海外教材中的鲁迅_人教版语文教材删掉鲁迅文章

2020-09-15 10:22:48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海外教材中的鲁迅_人教版语文教材删掉鲁迅文章https://www.sengzan.com/duhougan/25530.html

人教版语文教材删掉鲁迅文章

人民网 2013.9.4.

【导读】“《伤逝》、《祥林嫂》等文章,不是孩子们能感知的。”赵瑜认为,鲁迅是以一个成年人的价值观来评价世事,鲁迅的种种好,应该是成年后才能体味。

开学了,郑州市中小学生逐步进入正常的学习轨道。

不过,拿到人教版初一语文教材的老师们发现,课本出现了不小的变化:30篇课文中,9篇被更换,单元顺序也做了较大调整。

在一线教学者看来,新教材更接地气,有不少可圈可点的地方。

课文

更换9篇,改动1篇

今年新使用的人教版(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七年级语文教材中,30篇课文,有9篇被更换,一篇文章有改动。

删掉的课文:

沈复的《童趣》

流沙河的《理想》

《短文两篇》(张晓风的《行道树》、周素珊的《第一次真好》)

周国平的《人生寓言》(《白兔和月亮》和《落难的王子》)

玛丽·居里的《我的信念》

梁衡的《夏感》

蒲松龄的《山市》

鲁迅的《风筝》

郭沫若诗两首(《天上的街市》、《静夜》)

新增的文章:

史铁生的《秋天的怀念》

魏巍的《我的老师》

海伦·凯勒的《再塑生命的人》

丘吉尔的《我的早年生活》

马及时的《王几何》

贾平凹的《风雨》

选自《礼记》的《虽有嘉肴》

纪昀的《河中石兽》

吴承恩的《小圣施威降大圣》

改动的文章:

《论语》十则改成了《论语》十二章,节选内容略有变化。

结构

单元顺序大调整

“没有《风筝》了,学起来就简单多了。”八年级学生王浩然翻看过新教材后说。在他看来,鲁迅的《风筝》是七年级语文教材里最难懂的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需要放在特定的历史环境里去理解,对于七年级学生来说,确实不太好掌握。”郑州七中初中部语文组组长、郑州市教研室中心组成员张玉明说,新教材用史铁生《秋天的怀念》代替了这一亲情主题的文章。

张玉明说,以往的写作融合在“写作与综合性学习”中,新教材有了单独的写作板块,每个单元明晰了写作的主题。“文言文的分量也加重了。”整个初中阶段必考增加了11篇古诗词,“这传达了注重古文化的信息。”

旧版语文教材的开篇为王家新《在山的那边》,而新版调整为莫怀戚的《散步》,从单元上来说,由以前的人生体验转而为家庭亲情。

“第一单元讲亲情,第二单元讲学习生活,再到自然美景、人生体验,新版教材由浅入深,更符合学生的认知。”从事语文教学工作20余年的张玉明认为,新教材的章节顺序更接地气,“编排更紧凑,主题也更集中。”

分析

教材修订紧跟社会变化

2012年初教育部公布了义务教育阶段19个学科科目的新课程标准,部分学科新教材去年秋季投入使用,语文新教材今年才和师生见面。“去年用的是新课标,但语文教材还是老教材。”一位一线语文老师说,今年新修订的教材将更加有助于在教学过程中贯彻新课标的理念。

人民教育出版社对新教材的修订有详细的说明,其修订原则为落实2011版新课标要求,吸收合理化建议,实现平稳过渡。

修订内容主要是:框架微调、阅读单元的调整(撤并单元、调整次序)、课文调整、增加写作内容、减少综合性练习、明确单元学习目标以及课后练习的调整。 一般来说,教材每隔一个周期都要进行一次大的调整,一来吸收新的文学成果,二来紧跟社会变化。“七年级上册是变化的起点,第一轮教材修订中可能就会出现莫言的文学作品。另外,将来的说明文中可能会有中国航天科技的一些内容。”张玉明分析说。

观点

初中生的阅读不宜过于深刻

“删除鲁迅的一些作品,我认为是正常的编辑思路。”昨天,青年作家赵瑜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

赵瑜认为,初中的孩子,大部分还停留在语言的基础训练以及修辞训练上,接触的内容不宜过于深刻,重在接地气,有常识,且有趣味。

赵瑜说,鲁迅的很多文章是他40岁以后写的,内容不适合初中生阅读。

“《伤逝》、《祥林嫂》等文章,不是孩子们能感知的。”赵瑜认为,鲁迅是以一个成年人的价值观来评价世事,鲁迅的种种好,应该是成年后才能体味。 “让孩子过早接触鲁迅,不如让他们接触宫崎骏、自然科学以及课外活动。”赵瑜认为,初中生的阅读,不论是课内还是课外,都要多在知识、孩子气等浅表层面,“一定年龄进行一定的阅读。”

他说,别让孩子过早涉入思考、判断等阅读领域,要让他们逐渐积累自己的见识,渐次靠近思考边缘。他们的阅读,并不具有指令性或者强迫性,也不只是温暖和励志,还要有知识性和趣味性。

【新闻回顾】

莫言作品入选语文选修教材 评论称教材应稳定

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有关莫言作品是否该入选中学生教材的话题引起热议。前日从语文出版社中学语文教研组了解到,目前该社已确定将莫言作品收录在高中语文选修课程中。

语文出版社中学语文教研组张夏放介绍,该社目前正在编写高中语文选修教材,为短篇小说选读,作为语文教材的配套读本。这两天,刚刚确定了该教材收录的40篇作品书录,中外作品各20篇。在中国作品中,除了中学生们熟悉的鲁迅、沈从文、老舍等作家作品外,莫言的《透明的红萝卜》也被确定收录。

张夏放称,莫言作品的入选和他这次获得诺奖有关系,因为莫言这次得奖是中国文学界的大好事,将被载入历史,对于中学生来说也有了解其作品的需要。他透露,明年春季该读本就有望进入校园。

张夏放认为,对于中学生来说,理解莫言的作品确实存在一些难度,因为过去对于他们来说接触更多的是现实主义的作品,对现代主义作品的接触较少。但他认为,中学生完全可以去阅读一些先锋作品,在语文出版社出版的高中语文必修教材中,已经收录了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和西方魔幻现实主义作家马尔克斯的作品《巨翅老人》。

在选择莫言的作品时,他们也考虑到了作品的贴近性。由于《透明的红萝卜》是从一个孩子的角度去描写,在心理上和中学生更有贴近性,所以中学生理解的难度会相对低一点。莫言通过《透明的红萝卜》里描写的那个没有姓名的黑孩子来诉说他少年时代吃过的苦,生活环境的寂寞荒凉,无人理睬却又耽于幻想的那一段时光。

日前,身在山东省高密的莫言在连续举行两次媒体发布会后,宣称不再接待任何人。对于由诺奖引发的关注,他也恳切表示:“我不希望引起莫言热,如果不幸引起来了的话,我希望这个‘热’尽快冷却。顶多一个月,让大家赶快忘掉这个事情。”

新闻背景

如今,各教材出版社对于教材的编写有了更大的自主空间。在国务院刚刚发布的第六批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中,确定中小学国家课程教材编写核准不再需要教育部审查。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什么人编写教材,选择什么样的教材,主体应该是最熟悉学生成长规律的教师,但长期以来却被认为是政府的职权。”储朝晖建议,国家取消教材编写核准权后,要进一步严格教育大纲标准,推动中小学教材优胜劣汰。

专家解读

《人民文学》杂志主编李敬泽选编的一本中学生课外读物中,就曾选入了莫言、余华等当代作家的作品。前日,他接受采访时称,讨论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现在的中学生都读些什么,不要去低估他们的理解能力,“现在的中学生见识很广,涉猎也很多,我相信现在的中学生完全消化得了莫言,现在的中学生不会胃口那么弱,消化一下莫言就受不了了”。

在李敬泽看来,笼统地去争论莫言的作品适不适合入选中学语文教材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莫言的作品种类很多,“入选有争议的地方可能涉及莫言的部分作品,现在大家有争论的是《红高粱》《蛙》《丰乳肥臀》等作品,但实际上莫言还有很多作品,他的很多短篇小说非常出色,这些短篇小说编入中学语文课本是没有问题的”。

李敬泽认为,莫言早期的短篇小说大都充满诗意,能给人丰富的联想空间,很适合中学生去读,他说:“比如《透明的红萝卜》学生看就非常好,文字很绚丽,能让十几岁的年轻人体会到中国文字之美。”

教师说法

北京五中高三语文组的徐淳老师认为,莫言的作品可以选入中学课本,他说:“像《变形记》《百年孤独》节选这样的作品已经出现在教材或者选修教材中,莫言的作品有什么不可以?也许每个学生不一定读得懂,但是可以让大家去试着欣赏。”

他表示,“不管是诺贝尔文学奖作品还是国内的茅盾文学奖作品,必定有一定的认知度和很高的评判标准,我觉得在选修课本里可以涉及,开阔学生的眼界和思路。”

徐老师还透露,莫言获奖当晚他就收到了很多高三学生的短信,他认为莫言的作品即使不选入中学课本,也会有很多学生去追着读,因此放不放在课本中不必有那么大的争议。徐老师称,他回复学生们不要单单为了莫言获奖一事高兴,更要有高兴之后的思考。

北师大二附中语文老师何杰认为,莫言的作品本身是非常优秀的,但不能简单地因为他获得了诺贝尔奖,就决定将其作品纳入中学教材。具体而言,何杰老师认为,一位作家的作品是否应该选入教材,哪些作品适合选入教材,都需要经过教材编写专家慎重的研讨和论证。“就教学需要而言,语文教材应该保持适度稳定,不应随意改动,也不应过分时尚化、新闻化。”何杰说。

“鲁迅先生是伟大的作家,但并不代表他的每一篇作品都适合选入中学教材。”何杰认为,教材的作品选择应该有严格的标准,要看作品是否具有典范性,是否符合教学需要,是否对中学生语文能力的提升有所帮助。同时,也要考虑中学生对其作品的接受程度。“把优秀的文学作品作为读本推荐给学生是可以的,但是决定将其纳入教材则需要慎重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