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是解决消费问题]论解决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

2020-09-15 10:23:24 | 作者:子不语 | 点击: | 手机版
[关键是解决消费问题]论解决中国的问题关键在党https://www.sengzan.com/duhougan/25669.html

  近期,以CBD和望京为主的一些跨国公司集聚的商业区,周五成了白领们既盼望又害怕到来的日子:每到周五,据说都是一些公司裁员的好时候。一些著名的跨国公司近期都已经公布了自己的裁员计划。在白领们看来,经济动荡让他们开始有了如履薄冰的感觉。   采访中杨少峰提到,经济衰退以及地产、金融、贸易以及制造行业的衰退引发大规模裁员减薪,会形成大规模的白领下岗――白领是社会消费中最重要的消费群体,也是规模最大的消费群体。因此他认为政府当前要做的是如何解决就业;如果白领不消费,相关服务行业也会受到很大影响。第二就是北京具有中国最大的高校群体,明年就业形势会非常严峻,整个教育体系会受到冲击,使很多人对高等教育失去信心。教育消费减少,政府也应该给予充分重视。第三,大量房地产减少开工面积和开发建设,使相关的产业如钢铁、建材、家电等会受到冲击,大量建筑工人下岗失业,造成巨大的社会问题。      加大政策性住房的力度      针对目前北京市推出的一系列加强保障性住房的举措,杨少锋认为是下了一场及时雨。“我认为加大保障性住宅建设一举多得。保障性住房也需要钢筋水泥,对经济发展的拉动和商品房是一样的,大力兴建可以取代商品房对经济拉动的作用。目的是为了挽救地产相关产业链的企业。政府如果直接为开发企业注资,在当前楼市低迷的状况下,即使资金到位房企也一样会减少开工面积,只有通过大力兴建保障性住宅才能实现对经济立竿见影的拉动作用。保障性住宅的大规模投资,不但能够拉动关联产业链的整体发展,解决民工就业,同时,还可以避免因为楼市低迷房企减少开工可能导致的2-3年后商品房供应量下降造成供不应求现象,从而稳定房价,避免房价进一步反弹。政府直接收购商品房用作保障性住宅则达不到以上目的。对于资金链出现问题的开发商,政府应当积极引导他们通过降低价格来实现销售回款,政府不应当也不可能替开发商承担市场风险。”   在保障性住房中,王小鲁认为特别应该加强廉租房建设。“投资如果不能带动消费,长此以往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目前消费不旺、储蓄率过高的一个原因是房价过高,只有解决了这方面的问题才能拉动内需,老百姓才敢花钱。一些发达国家对低收入居民的住房政策不是推行商品房,而是提供廉租房。目前各地廉租房建设还是象征性的,希望北京能有实际的内容出现。”他接着提到,北京市去年商品房施工面积为1亿平方米,经济适用房300-400万平方米,廉租房才几十万平方米,比例微乎其微。以这样的比例进行建设,如果要建成100万套廉租房,100年都难以实现,因此他认为认为扩大廉租房建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但现在看来情况不太乐观,因为不少地方政府对廉租房建设兴趣不高,缺乏利益驱动。他认为,扩大廉租房建设,应当提高到政策层回采考虑。      公共服务先行      采访中有人提到,北京市政府似乎对大规模的投资更感兴趣,而在他们看来,公共服务建设,尤其是医疗,教育、社会保障也应该是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沈明高就认为,让老百姓花钱就要增加他们的收入,改善他们的消费环境,让他们免除后顾之忧,敢于花钱。   沈明高认为北京的消费市场比较独特:现在北京人均GDP突破6000美金,消费结构不同于其他地方,应该是以服务业消费为主,比如教育、医疗等服务。这些服务行业对消费的需求非常巨大。可是目前北京的消费市场还不健全:比如针对富有人群,可以推出医疗方面的贵族服务,目前这方面的服务很少而这个市场潜力却是巨大;再如目前政府对民办大学也有一些限制,北京的一些消费行业应该利用当前经济放慢、减行,抢占服务业先机。比如应该推出服务业市场准入和市场改革试点,发展多层次的医疗服务体系。霍德明也提到,目前北京市对集散居民消费的具体措施推出不够,比如具体的的生活保障,健康、保险、养老退休、教育等这些政府关注比较少的方面。   “前几年,我曾经看到过全国有一个社会保障的排名,北京的排位比较靠后――以北京的条件看来,我认为它的排名不应该靠后。社会保障覆盖是促进消费的一个很重要的条件之一,如果相当一部分居民没有被覆盖进去,那么促进消费就是一句空话。”王德禄始终认为,北京应该有条件把社会保障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