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蝇王》读后感

2021-07-22 12:27:09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蝇王》读后感https://www.sengzan.com/duhougan/35848.html 《蝇王》读后感

  1983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戈尔丁的代表作《蝇王》,虽然有着奇怪的书名,但却是一本深度挖掘人类天性,同时让人极致看清放纵皮囊下灵魂秩序的好著作。这本书的剧情相当精彩,人物设定只是一群涉世未深的无知少年,在残酷战争的背景下,被迫置身于热带荒岛上的与世隔绝,为生存和营救而展开了一场正与邪、善与恶、美与丑、人性与天性、救赎与罪恶、期望与堕落、和平与战争演变的野蛮生长。

  说说书名《蝇王》。人们大凡被这本书的名称所吸引,并不都是源于欣赏病态文学、喜欢追求阴暗色彩、类似苍蝇爱好一般的吸腐特性,就比如像我这种充满求知欲,好奇心爆棚的“科普少年”。因为我们都明白,苍蝇并不是群居动物,在苍蝇所能构建的“社会群体”特性里面,并没有苍蝇头领和苍蝇王这一说,而且对苍蝇这种白昼活动频繁的趋光性昆虫,大多数人是深恶痛绝的,种种原因无需深研,这种变态昆虫唯一值得让人欣慰的,最多也就源于那放大无数倍后“勉强”算得上美丽的复眼。而正是对于这种“独居”害虫蝇营狗苟漫天乱飞情景的了解,让人对“蝇王”这个名词情有独钟,充满好奇,想要刨根问底。

  “蝇王”是什么?是科幻大片中吸人脑髓的恐怖存在?是一只不停蠕动的一辆卡车那么大的蛆?抱着这些问题,饶有兴趣地翻开书页,我最后在少年们渐渐扭曲的党派之争、极致尖锐的人性蜕变、还有“蝇王”在少年西蒙耳边的喃喃细语中找到了答案。虽然与想象中硕大无朋的丑陋怪物“大苍蝇王”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谁还在乎那些细节。书中的秩序分化和性格成长,或者是说人性中的“野蛮”生长,已经深深地吸引了我。

  “人类制造罪恶就像蜜蜂制造蜂蜜般自然”。发人深省的猎兽,成人世界般老辣的争斗,让我见识到了这座不大的小岛上的“人类战争”。人性深处的残暴、专政、恐惧情愫渐渐与年纪无关,荒岛黑夜探索中腐烂的“怪兽”,秩序的建立和生死游戏中权力的变更,被逐渐孤立以至无助的绝望逃亡。“野人”和“暴君”、友谊和屈服、拉尔夫和“猪崽子”、还有那些原本该天真无知的孩子,呈现却是一整个黑暗时代的社会特性和非死即伤的生存法则。

  在没有健全社会秩序的背景下,人性的泯灭只是时间问题。这不得不让我们深入地去思考藏在每个人心灵深处那个“腐烂的猪头”,那种饥荒、恐惧、权力、求生欲支配下渐渐蜕变的灵魂,在不断映射我们与这社会密不可分的关系和斩也斩不断的羁绊。有一句话说得个性好:人类是顺应发展演化宏观规律的社会性群居物种。当远离了社会,逃避了秩序,我们便抛弃了祖先1400万年的漫长的进化历史,人和动物的本质区别是什么?答案诸多,如劳动、语言、制造工具、社会性……,不可置否,但正是因为有了这些,我们才和动物,乃至昆虫,有了本质上的区别,而不至让心中的“蝇王”占据肉身。

  《蝇王》中有一段描述:“关于野兽的想法虽然隐藏在孩子们意识的暗处,但在有着嗜血、残忍与疯狂心理的孩子心中,个性是猎手心中,这种想法却日渐强大,正如猎手们的疯狂而又激烈的舞蹈所表露的一样。”同样兼具战争和教育双重色彩的戈尔夫,用笔墨把这种少年人性的细致变化渲染到了一种境界,脱离了社会和制度的框架,失去了教育和人性的成长,都将是一种扭曲的放纵。

  最后,想明白“蝇王”如何猎杀了拉尔夫的友谊和“猪崽子”的生命的朋友们,请到原著中去找寻答案吧。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