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火把节

2020-09-04 16:37:16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家乡的火把节https://www.sengzan.com/gongzuozongjie/25122.html   家乡的火把节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寒露过后,金桂飘香,明月悄悄丰腴,秋风习习送爽。每当中秋临至,一股浓浓的思乡之情蔓延,记忆中又浮现出儿时过火把节的情景。

  我的家乡,位于颍上南部,淮河北岸。这里气候宜人,水源丰富,土壤肥沃,民风淳朴。当地居民以农耕为主,除种植麦子、水稻、大豆等粮食作物外,早些年还惯于种麻。七月盛夏时,人们将收割的麻浸于沟塘中进行发酵,待麻衣与麻秸分离后,将麻衣从麻秸上脱下, 再经晒干。洁白干脆的麻秸,一捆捆,一排排,斜靠在墙边屋角,静静的,等待一场火的欢喜盛宴。

  一轮圆月才刚上梢头,性子急的孩子们已经按捺不住,一边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一边三口两口吞着月饼和零食,一颗雀跃的心早已飞出窗外。院子里,堂屋前,大人们已经把麻秸用绳子扎成火把。火把粗细不等,五六根是一把,十几、二十几根也是一把,皆随个人喜好。吃罢中秋团圆饭,家家户户无论老少,或扛、或举、或抱着火把,朝镇子主街的方向涌去。

  这是一条横贯东西的街道,街很长,两头还带着弯儿。远望去,已有星星点点的火把燃起,趁着风势,时而灿烂夺目,时而内敛含蓄,似夜晚长空中忽明忽暗的星。银色的月光倾泻而下,打火把的队伍也越来越壮大。那“一点点”很快变成了“一簇簇”,“一簇簇”又迅速变成满街流动着的“火树银花”。燃烧的火把,映红了一张张微醉的笑脸,欢呼吆喝声,打趣逗乐声,追逐嬉闹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镇子东头的王二婶和镇子西头的李大娘,平日里各自忙碌,这会照了面,唠起了家常;学校院子南边的苏姐,遇见回家过节的钟同学,瞧她们那个亲热劲儿!丁家老大和张家老三,前天还因为耕地的事闹得不愉快,现在正在街角有说有笑,你一口我一口地吸着一个旱烟袋!卖菜的王大爷,儿子生病住院,家里积蓄快用光了,愁得好几日眉头不展,此刻竟也露出了笑颜……

  火的温暖,褪去人们整个夏天辛勤劳作的疲惫;火的活力,升腾起人们对秋天收获丰收的希望;火的气息,藏着醉人的寻常百姓家的生活味道;火的存在,以它独有的姿态,给人以信心,把人们紧密地融合在一起。

  夜深了,依依不舍的人们渐渐散去。整条街,进而整个镇子,都静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的桂花香,一阵一阵的,愈发浓郁。皎洁的月亮在孔雀蓝的夜空中,俯望这大地上的安宁与祥和,带着满足的微笑,缓缓躲进薄纱般的云里,也睡去了。

  随着乡镇农业结构调整,麻从种植的舞台渐渐退出。火把节,这一沿袭了百年的传统,就这样从家乡的民俗文化中消失,成为我不可磨灭的美好记忆。在我人生的旅途中,每当遇到困惑和挫折,那一支支燃起的火把,就像一盏盏明灯,给予我温暖和勇气,照亮我的内心,指引我前行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