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倒乾坤》经典影评10篇

2021-03-25 11:15:58 | 作者:散文网 | 点击: | 手机版
《颠倒乾坤》经典影评10篇https://www.sengzan.com/guanhougan/28763.html

  《颠倒乾坤》影评(一):每个人的人生是上帝和阎王打赌的吗

  这部电影是电影财经推荐的,国外财经十大电影之一。

  当艾迪墨菲坐在凳子上,我还没有发觉,直到他絮絮叨叨地站了起来,才发现是艾迪,既然很有艾迪,这部电影肯定也是喜剧片了,看到中间,没想到还是三级!

  人生中有很多巧遇,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碰到剧中那两对活宝,竟然以莫须有的罪名破坏了一个人“前程”。不过剧中表达,确实是环境造弄人,在好的环境中得到比在逆境中得到太多了,如果考验一个人,或者自己的女人,最好别打赌,如果你知道真相,会更伤心。当年你说,“梨而不离”的彭德怀和媳妇离婚,难道也是“上帝”打赌吗?

  1、如果你想考验一下自己的对象,可以装穷或者装着被诬陷。文革中的夫妻才是真正的夫妻。

  2、人生一定要学一项生存技能。期货在电影中的解释堪称经典,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期货的风险太大。但却是勇敢者的游戏。

  3、杰米·李·柯蒂斯,尤其她露点的时候,这身段怎么这么眼熟呢?哦!《真实的谎言》!经过10多年,身段还是没什么变化。

  4、丹霍姆·艾略特看着非常眼熟,百度了一下,没有详细的介绍。

  《颠倒乾坤》影评(二):典型的好莱坞喜剧片,亮点是黑人嬉皮

  凑活看看,跳过了很多情节,结局不出所料。演员表演确实不错,尤其是黑人,其他人略显生硬。黑人嬉皮带领着电影中的所有人过了一把人生过山车的瘾。大起大落也许是资本市场金融买办们的宿命,也许现实没有那么夸张,但至少从一个侧面让我们看到了钱的作用,物质的作用在当今社会呗膜拜的程度。有时候物质世界的所有泡沫真的是被这些梦的制造者们吹出来的,并不是物质的改变真能带给人什么,但这个梦,这个希望却让无数人为之堕落。

  所谓时尚界,娱乐圈,总是让人看到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其实只是一些表象,但无限夸大的希望在这里被无数人追捧,便制造了世界的空洞和无望。

  我不喜欢这种毫无实质的游戏,这种胡乱操纵的戏码,但它却是这个社会不可或缺的,在各种问题凸显,矛盾冲突日益加剧的今天,我想,这些梦醒来的日子也不远了。

  《颠倒乾坤》影评(三):原来是部喜剧

  我是听说这是一部金融片才去看的,看了才发现这是部轻喜剧。大概导演的目的就是搞部片子来挖苦一下华尔街的那些贪吃蛇们。

  一个白人,高富帅,一个黑人,屌丝。偏偏两老头充当了上帝,将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如此易如反掌的掉了一个头。然后他们的实验得出了结论:人的品质和能力主要是靠环境来决定的,和先天基因无关。假如这是部纪录片,我或许真接受了这个结论。可惜了这是部商业片,还是部喜剧。结论源自编剧,只是编剧的一家之言,没准还不是他的真实想法。当然这两个年轻人最后发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也通过杀人不见血的方式把两个老头搞得家破人亡。

  好吧,我觉得这电影的构思还算好玩,可惜前面有那个百万英镑的剧本,具体名字忘了,似乎还是高中英语课本上看到的。差不多就是这个思路。所以只能算是借鉴,换了一个场合,达到了不同的目的。当然乔布斯说最好的创新都是偷来的,只是需要不露痕迹。

  好吧,我建议如果你没多少时间就没必要去看这部片子了,意义不是很大。经典片子多了去了,假如你想把它当喜剧,笑点又不是很多,我是快看完才发现原来这是喜剧。。。

  《颠倒乾坤》影评(四):短评又写不下...

  investment analysis教授因为trading pit给我们看了一小段,终于自己看完全片了。原来前面都那么多露乳部分啊,一想到教授也看过就觉得好尴尬(你尴尬什么...)。不知道教授作为hedge fund manager,对里面的刻画是什么想法呢?电影用喜剧形式表达一个很残酷的现实,而且很厉害地做到了真的让人忘了这个残酷的现实,也许得益于最后的happy ending?我觉得最残酷的一点是valentine几乎是全片duke & duke里唯一的黑人吧,想起学校ib or consulting的career events or info session几乎从来不见黑人,真心挺唏嘘的。就如某位duke所说,“i will not let a negro run my business. ”过了几十年,美国还是老样子,也许这才是最根本的人性(不仅仅对于既得利益者,而是所有人成为了既得利益者可能都会变成这样)。

  《颠倒乾坤》影评(五):《交易所》电影剧本

  《交易所》电影剧本

  编剧:(美)梯莫西·哈里斯、海尔谢·文格罗

  导演:(英)约翰·兰狄斯

  编译:亦京

  〔译者的话〕:两个操纵市场、主宰行情的大资本家竟然异想天开,以1美元的赌注,来赌人的命运经历、人情世故是否在他们的操纵下起着极端的变化。他们以经济和权势作为手段,轻而易举地使一个深受他们信任的、能干的行政人员变得一贫如洗、卑下孤立;使一个原受他们蔑视的黑人成为干练的行政人员,转而受到了他们的信任。

  影片以喜剧的形式,巧妙地描绘了这段过程,也辛辣地嘲讽了资本家并且从人道主义的角度颂扬了被侮辱阶层之间的团结、联合。

  1

  城市大马路上。

  车辆像潮水般地涌向前去,似乎都朝着一个方向行驶。

  在对面逆行的车辆也不甘落后地朝这个方向涌来。

  有人在路边正拉开店铺的铁门准备营业。

  马路另一端的摊贩市场已经开张,有人在修饰要出售的卷心菜,有人正把大块的牛肉切成小块。

  路那一端的空地上,几个黑人青少年正在玩篮球。

  人群涌向公共汽车站。车站对面,是这座大城市的交易所。石砌的拱门显得严肃、堂皇,上刻“杜克兄弟公司”,让人一望就知,这不是一家普通的商号。

  不远的路边,已有乞丐在活动。

  2

  离开开始喧闹的商业街,这条街可显得平静而幽雅了。人们从房屋的模样和建筑风格看,就可以得出印象并肯定,这是一个高级住宅区。

  一座住宅的大门打开,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慢吞吞地取走放在门口的报纸,然后关门入内。

  他随即进入厨房,仔细地在微波炉前取出牛角面包,放入托盘中;然后,又挤榨鲜桔汁,倒入玻璃缸中,再检査托盘中放着的一切:面包、黄油、鲜桔汁、咖啡、鸡蛋,主人的早餐算是准备妥当了。

  3

  在厨房门口。

  他熟练地端着托盘,腋下夹着报纸,走上楼梯。

  这是高曼,他的仪态和步伐说明,他是一个高级管家,是主人充分信任的人。

  4

  高曼轻声进入卧室。

  卧室宽敞,房间中央的一张大床上,还躺着主人温路易。他还未醒,优美的睡姿说明,他很得意,并没有烦人的俗事,让他的睡眠受到干扰。

  高曼轻声来到床前,把早餐盘放在床边,细声喊道:“路易先生,你的早餐来了,请用吧!”

  温路易蠕动了一下身体,显然是在暗示高曼:他知道了。

  高曼随即来到衣柜前,打开柜门,在悬挂着的几十套西服中,选择了一套,取出,来到床边。

  温路易已经起床。

  高曼正在仔细地替温路易刮胡子。温路易边看日报中的商业栏目。他突然面露笑容,低声说:“猪肚,猪肚的价格,我早就料到了。”话音未落,要起身,高曼低声说:“慢,快要刮完,你再打电话!”高曼知道他要给他的主人伦道夫·杜克和莫狄·杜克兄弟打电话。

  5

  一座房屋的正门前,两个佣人,一左、一右各持围巾,等待着。

  伦道夫·杜克和莫狄·杜克兄弟俩已六十多岁,但身体健康。两人趾高气扬地从正厅走向大门。两个佣人急忙替他们搭上围巾,帮他们穿大衣。

  大门开启,门口左右站立着男女佣人的队伍。见到伦道夫和莫狄露面了,微笑着齐声喊道:“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早!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早!”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俩脸部毫无表情地戴上围巾,穿上大衣走出门旁的汽车前,司机站在已打开的车门旁,恭候两人上车。

  汽车在大花园中滑行,快速地向园门驶去。

  6

  汽车在郊区疾驶。

  莫狄和伦道夫在看车内的小电视。

  莫狄对电视新闻报道不感兴趣,他打开身旁的报纸,翻阅。

  突然“社会新闻”栏目上的一则消息,使他感到了兴趣。

  他感慨地说:“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对一个‘白吃饭’的科学家授奖,这纯属浪费。”

  伦道夫:“为什么?”

  莫狄:“因为他研究的人性问题早巳解决。一个人的智意和才干不是天生的,而是由环境所造成……”

  伦道夫:“你的看法我坚决反对,一个穷小子,一个骗子永远成不了有才干的行政管理人员!”

  莫迪还要争,但汽车中的电话铃声响。

  伦道夫接电话:“是谁?是关于猪肚的问题?你决定吧!”

  莫狄:“到一定价格才卖出,一会儿在俱乐部再说。”说罢,他挂上电话,取出计算机,计算。

  莫狄(继续):“看来,能赚25万美元!”

  汽车在继续行驶。

  7

  市内的一条小街上。一个残肢的黑人乞丐朝前走来。他双腿不能行动,蜷坐在一辆自制的小车上,双手拄撑着土地,慢步驱动车辆。他戴着墨镜,边走,边喊道:“我是越南战争的受害者,但我不抱怨!”,“我踩了地雷,失去了双腿和双眼,我不埋怨谁,但希望大家看在上帝的份上,慈悲为怀!”

  这时,一个黑入妇女从他身边走过,乞丐一下就抓住了她的裙边:“我没有看到你,但是我感觉到了。这是缘份,望你慈悲为怀,同情一个瞎子、又断腿的乞丐!”

  那黑人妇女用力摆脱,乞丐还是拉着她的裙边。

  路的那一端,两个警察正在巡逻,盲丐像似有所发现,急忙摔掉黑人妇女,若无其事地向警察走来。

  警察挡住了盲丐的去路。盲丐急忙说:“你们好!我是越战的受害者,但我不抱怨政府和任何人!”

  两个警察中的一个有意说:“你是越战的受害者?你是什么部队的?你到过什么地方?”

  盲丐对着警察答道,但突然改变了自己的视线,面露笑容说:“我是特种部队的,是特种兵,我到过越南的差不多所有地方,一颗地雷炸摔了我的双腿,也让我永远看不到最美丽的太阳……”

  一个警察有意识地向另一个警察瞟了一眼。两人站到盲丐的左、右两旁。

  黑人盲丐还得意地在吹嘘,两个警察冷不防地一齐夹起盲丐,将盲丐悬在空中。他还缩着自己的双腿。一会儿后,才无可奈何地伸直双腿,踩在地上,他尴尬地微笑。

  警察又突然取走了他的太阳眼镜,他睁着两眼,怔惊地喊道:“嗨,我恢复原状,双腿可以站立,眼睛看得见世界了。感谢上帝。是上帝的力量!”

  原来他是假装的残疾人。

  他装得十分惊讶,肯定是上帝的奇迹,便若无其事地向前走去。两个警察笑着目送他远去。但是,走了几步,仍回头张望,似乎要证实,警察是否还在注意他。

  8

  伦道夫和莫狄·杜克的汽车驶近一座大搂前,停下。大楼门前,站立的司阍急忙来开车门,大楼的门旁,有一块锃亮的铜牌,上写“继承者俱乐部”,似乎是专门接待巨大财产的继承人的。

  伦道夫和莫狄走下豪华汽车的车门。伦道夫突然感到他的双腿被人拉住了。

  他低头一看,正是那个黑人假盲丐。原来,他是重演故技,再次当“越战的受难者”了。

  但是,假盲丐在央求伦道夫:“请做做好事,越南战争让我失去双腿,成了瞎子,但我并不抱怨!”

  伦道夫恼怒地竭力想推开假盲丐的双手,接着斥责道:“别指望我,我一个子儿也不会给你!”

  莫狄站在一边注视这场面,面带笑容,一言不发。

  黑人假盲丐还是不放,伦道夫只是打他、司阍一边吹警笛,一边跑过来,企图解救伦道夫。

  黑人假盲丐松了手。伦道夫趁势跑进俱乐部的大门。莫狄含笑走在伦道夫的身后,他一回头,发现跑来两个警察,架走了假盲丐。

  9

  俱乐部大厅内。空气平静,会员都安详地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细心地阅报、抽烟。

  伦道夫和莫狄大步进入大厅,众人瞟了他们一眼后,又忙于阅览报纸。

  伦道夫和莫狄在自己习惯的座位上坐下。

  伦道夫怒气未消,他不满地说:“你看见了吧,一个穷人,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生活和环境!”

  莫狄:“这是环境造成的。如果环境一变,他也要变。我认为一个有能力的行政管理人员,一旦失去了他的环境,他不仅失去了工作,甚至还会失去友情和一切!”

  伦道夫:“你的环境论让我不感兴趣,我认为像刚才那个青年,是永远成不了好的行政管理人员的!”

  莫狄不同意:“我认为温路易就是我们给了他好的生活和工作条件。他才拥有好的朋友和情人的……”

  伦道夫睁着双眼,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反正我认为不行,不行,因为他是一个……”

  莫狄:“不信,咱们打赌。怎么样!”

  伦道夫:“像往日一样,我奉陪,赌注呢?”

  莫狄:“照旧,一美元!”说着从口袋中摸出一美元钞票。

  伦道夫严肃地收起钞票,然后对莫狄说:“说清楚了,咱们是要让一位能干者变成一无所有,让一位穷小子成为能干者,对吧?”

  莫狄:“对!”

  这时,温路易正严肃地进入俱乐部大厅。他拎着公文包,衣冠楚楚,宛如一位大资本家。他路过众人时,彬彬有礼地同他们招呼:“你早!”

  他来到伦道夫和莫狄兄弟面前:“你们早!”

  伦道夫和莫狄:“你早。有什么事吗?”

  温路易:“猪肚的事我早已料到,已让人收进了。其次就是要过圣诞节了,有批工资单要你们签字、批准。”说着,从公文包中取出一摞单据,交给莫狄。

  莫狄翻阅单琚,发现了一张:“这是谁?年薪50万美元?毕加伦?这是谁?”

  温路易急忙说:“我也注意到了。我核对了全部工作人员,没有发现这个毕加伦是谁?”

  伦道夫犹豫地接过工作单,察看。很快他面色骤变,似有所发现,急忙说:“你别管了,这个人已替我们工作了好多年,是进行待殊工作的!”

  温路易:“特殊工作?”

  莫狄警觉地忙插话:“是研究性工作。”

  伦道夫急忙收起工资单:“他的事我们直接管吧!”

  温路易如释重负,急忙从莫狄手中接过其他人的工资单,放回公文包,准备告辞、出去。

  10

  俱乐部门口,司阍在来回走动。

  温路易得意地从门口出来,他拎着公文包。没有想到同正从警察局释放的黑人盲丐撞个满怀。那公文包不慎撞飞到黑人肓丐瓦朗汀的怀中。瓦朗汀灵巧地双手接住。

  温路易急忙喊道:“帮帮忙,他抢皮包!抢皮包!”

  瓦朗汀在混乱中,想塞还给温路易。但温路易在瓦朗汀的喊叫声中也乱了阵脚,没有接。

  警察追来。瓦朗汀在混乱中,左右环顾,见围上来的人愈来愈多,便急中生智,拎着皮包,朝俱乐部大厅逃去。

  11

  俱乐部大厅内。

  大厅十分安静一片祥和的气氛。瓦朗汀不顾一切,跑了进来。他撞倒了家具,急切地想找条出路。无奈,竟跳上一张大会议桌。

  警察已围上来,人们高喊:“抓抢公文包的暴徒!”

  瓦朗汀眼见已无生路,便从会议桌上跳下,灵活地转入桌下。

  警察立即持枪,对准瓦朗汀的脑袋。

  瓦朗汀睁着双眼,笑嘻嘻地对警察说:“警官先生,我什么地方不对啦?”

  警察:“你抢劫,危害他人!”边用手铐铐住了瓦朗汀的双手,将他从桌下拉了出来。

  温路易指着瓦朗汀:“我要控告你抢劫我的公文包、袭击他人!”

  瓦朗汀大声申辩:“我没有抢,我是要还给你!”

  莫狄来到他面前说:“你肯定出身贫寒……”

  瓦朗汀:“我是出身贫寒,但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我要一位律师,这里有当律师的吗?”

  他环顾周围,发现……

  人人都保持着沉默,像似没有听到一样。

  瓦朗汀还想申辩,但警察还是把他带走了。

  莫狄:“是环境,是环境造成他卑下、邪恶,令他去干一些不法勾当!”

  伦道夫不同意:“你又来了,你这套理论。我坚持认为,这是天生的,你别忘了,他是个黑……人!”

  莫狄不服,他指着得意的温路易说:“我敢说,像温路易这样的人,只要我们把他放在另一个环境中,他也会变得痛苦、卑下、贫困……”

  伦道夫:“他会失业,失去地位,但是,他……”

  莫狄:“会比失业更坏,他会失去一切,友谊、爱情和其他人际关系……”

  12

  傍晚。温路易正与情人彭妮在高曼伺候下,在公寓中用晚餐。高曼在旁准备甜食。

  彭妮(对温路易):“你真勇敢,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还同他斗。要是我,我早就跪下求饶了!”

  温路易有意谦逊地说:“这没有什么,当时是本能压倒了一切。”

  彭妮转身对高曼:“高曼,温路易同你谈了他的事情吗?”

  高曼淡淡地微笑:“温路易先生与我共享了!”

  彭妮带着充满情欲的眼神,凑近温路易,轻声说:“我现在就需要你!”

  温路易领会她的意图,对高曼:“高曼,你把咖啡送到起居室吧!”

  高曼:“那么,甜食呢?”

  温路易:“你吃了吧!”

  13

  厨房中。

  高曼不愉快地推开厨房门。进入后,立即把他刚做的甜食,扔入垃圾桶,边骂道:“丢人!”

  这时电话铃响。高曼拿起话筒:“喂,是我,我是高曼!我在你们家中工作,我当然要听你们的。我明白,这是一次实验,我完全同意!照你们的旨意做,腾出房子和一切,好,我明白了。”

  14

  早晨,伦道夫和莫狄·杜克俩兄弟已站在开会的楼上窗户前,俯瞰开始拥挤的人行道。

  一个侦探模样的中年男子,站在一家商店前,像在等待什么人,温路易走过他身前。

  侦探朝搂上窗前的兄弟俩暗中指温路易。

  伦道夫和莫狄在窗后微微低头,表示正是温路易。

  15

  会议开始了,代表们彬彬有礼地进入会议室。

  侦探毕加伦站在会议入口处旁,警觉地注视进入会议室的每位代表。温路易也进入。

  毕加伦顿时上前一步,一手挽着温路易,一手往温路易的口袋中放进一样东西。然后,面露笑容,对温路易致意:“噢,对不起!”似乎是搞错了。温路易毫没觉察。

  会议开始了,主席庄严地来到主席台的讲台前,对大家宣布:“开会了。首先要宣布一件事:我们俱乐部出现了丑闻,有人在俱乐部内部进行盗窃,我们已邀请毕加伦警官来参加侦査。现在请他发言。”

  毕加伦来到讲台前,严肃地说:“眼下我们已经有了线索。我们在钱上做了记号,今天就可以找到作案者。请各位合作,按我们的要求做。先请大家起立!”

  与会代表顺从地各自在座位上站起。毕加伦带着两个警士朝会议桌走来。他们似乎是有意识地站在温路易身后,不走了。

  毕加伦:“现在,我请代表们将左手搭在右侧代表的肩上,将手插入右侧代表的口袋中,取出他口袋中的东西!”

  众人都这样做了。毕加伦有意识地注意温路易的反应:别人从他口袋中掏出一摞美元钞票,票面上竟划有红色记号,虽然很显眼,但温路易始终未觉察。

  “先生们,”毕加伦大声减道,引起了人们的注意。“钱在啦,就在温路易先生手中!”

  温路易大怒,他愤愤然为自己申辩:“我从没有见过这钱。这是有人陷害!”

  莫狄有意来到他面前说:“我真为你的亡父害羞,幸好他早去世了!”

  两个警士挟着温路易的双臂,架出了会议大厅。

  16

  警察局讯问室。

  一位警官正在检査温路易的物件。

  警官:“一只钱包,几张信用卡……”

  突然,他从钱包中取出一个玻璃纸小包。内装白色粉末。他打开口袋,用食指挑出一点,尝了一尝。

  警官:“……还是P.C.P.‘天使尘’,私藏毒品!”

  站在他对面的温路易:“你胡说。我从未见过这东西。这是陷害。我知道是谁了!这是陷害!”

  警官示意。警士立即带走了连叫带嚷的温路易。

  17

  翌日。警察局。

  彭妮坐在长凳上,精神沮丧,一言不发,她左、右身旁坐着形如酒鬼的壮汉,其中一个十分健壮,甚至还把头倒在彭妮肩上。彭妮不安地坐着。

  通往拘留所的门打开,温路易身穿一套形似流氓常穿的古怪衣服,脸肿、眼伤,显然是遭人殴打过的样子,步出监狱栅门,强笑着朝彭妮走来。

  他想同彭妮拥抱,但彭妮厌恶地拒绝了。她不偷快地冲着温路易说:“你怎么会成这个模样?而且还私藏毒品,让人失望!”

  温路易:“这是有人陷害,而且我知道是谁!”

  彭妮,我不管是谁!但我讨厌你这个流氓模样!”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温路易:“彭妮,你不能走,我能证明我是清白的!”

  彭妮转了一下身,厌恶地瞪了他一眼,即离开了警察局。

  毕加伦站在一旁,默默地注视着一切。突然,一个妓女模样的女子从栅栏门出来。毕加伦主动冲着她走去,拉住她。

  妇女:“别麻烦我了,我刚出来。”

  毕加伦只是同她耳语。妇女指了指呆立着的温路易:“就是他!”

  毕加伦微微点头。

  18

  警察局门外。

  彭妮不愉快地走出警察局,朝等着她的豪华汽车走去。

  温路易快步走出警察局大门,边喊:“彭妮,彭妮,你不要走,我是清白无辜的!”

  彭妮暂停。温路易来到她身前,双手握住彭妮的双肩,准备同彭妮亲吻。彭妮紧闭双眼,准备接受。

  突然,一只妇女的手遮住了她的嘴唇。彭妮怔怔地张开双眼。她发现妇女竟拉走温路易,主动同他亲吻,还不断说:“宝贝,没什么,我永远爱你。我等你!”

  彭妮十分气愤,边骂温路易,边登上汽车,最后还通过车窗,对温路易喊道:“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温路易急忙推开妓女,企图叫回彭妮。但汽车已经开远了。

  19

  警察局门前的大街上。

  妓女眼见温路易去追彭妮的汽车,便要了一辆刚驶过的出租汽车,不顾温路易,她轻快地上车了。

  温路易转身发现她要走,急忙喊道:“喂,你怎么走啦?我怎么办?”

  妓女在出租车上笑着对温路易说:“我已完成任务,我要回家了!”

  温路易:“完成任务,是谁让你干的?”

  妓女:“是那位先生委托的!”说着指不远处的马路。

  温路易和她本人都转身。但没有发现有什么人。

  温路易:“我去哪儿?我身无分文。”

  妓女富于同情心地:“那上我的车吧,我送你一段,可是要付钱的。我花25元,你要还50元!”

  温路易:“可以,你叫什么?”

  妓女:“我叫奥菲莉亚,是莎士比亚取的名,同哈姆莱特纠缠不清,我可同你说清楚,你要给钱的。”

  温路易:“没问题。”

  温路易上车后,出租车疾驶而去。

  20

  出租车上。

  温路易取出信用卡夹,对奥菲莉亚说:“你看,我有全世界通用的各种信用卡,还有25万美元的现款存银行,你不用担心。只要到我家,找到高曼,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出租车转弯。

  21

  出租车沿人行道慢驶,然后停住。

  车门打开,温路易跳下汽车。

  他上台阶,取出钥匙,插入锁孔,但就是无法开启。

  他敲门。无人应声。

  他焦急地用力敲门。门缝半开,露出高曼的脸。他板着脸问道:“你找谁?”

  温路易:“高曼,是我,快给我几十元钱。我好付出租车费,我的钥匙坏了。”

  高曼:“你走远一点,我不认识你!”

  温路易:“高曼,我是温路易,让我进去。”

  高曼:“你快走,要不我要报警了!”说着,就紧闭大门。

  温路易沮丧地呆站着,不知所措。

  22

  热闹的街道。一辆出租车沿人行道停下。

  温路易和奥菲莉亚下车,朝大门走来。

  温路易信心十足地对身旁的奥菲莉亚说:“我有现钞存款,有世界各国的信用卡,这可保证我的偿还能力!”

  来到柜台前,温路易填了表格,交给一位女职员时,说:“我要2千现钞!”

  女职员看了一下表格,又注视了一下温路易,然后冷静地对他说:“请稍候,对不起!”转身走入室内。

  一会儿,一位中年职员走近温路易,严正地对他说:“请你把信用卡交给我。我奉命冻结你的全部存款!”

  温路易要辩解,但他发现,两个银行警察就站在他身旁。奥菲莉亚见状机警地拉走了温路易。

  23

  青年俱乐部。

  几个青年正在歌唱,旁边有张桌子,坐着彭妮和其他几个姑娘。

  温路易穿着长皮毛大衣,进入俱乐部内,他看到众人,便很有自信地朝着他们走去。

  几个年轻人已看见温路易,但佯装陌生,照旧高歌。

  温路易来到一个青年前,面带笑容说:“我知道我让你们厌恶。但我知道是谁在陷害我,我要斗到底!我是清白的。我相信你们都了解我。”

  彭妮看到温路易在借钱,一言不发。温路易来到她面前:“彭妮,你是了解我的,我完全是清白无辜的……”

  彭妮生气地说:“你这副模样令人恶心。我告诉你,这里没人要买你的海洛因……”

  温路易(加以纠正地):“是‘天使尘’。可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东西,我是清白的。我想你们是否能向我贷点款,直到事情搞清楚。”

  一个青年:“我可以代表在场的人表达他们的心情,你的来到确实使我们难堪,你还是走吧!”

  温路易被冷落在一旁。

  24

  警察局大门。

  瓦朗汀从警察局大门出来。他步下台阶,左右环顾,不知该往何处去。

  一辆豪华汽车在离他不远的行人道旁停下。车门打开。莫狄露出身影,微笑着招呼他:“喂,上车吧,我们有事找你!”

  瓦朗汀闪着双眼,不解地说:“找我?我不上去。要不你们又要说我袭击私人车辆、偷窃,我才不上当哩!”

  莫狄:“我们为什么要控告你?你还是我们保释出来的!”说着,下车同伦道夫一起推拉着瓦朗汀上了汽车。

  在行进的汽车中,莫狄进一步对瓦朗汀说:“我们不仅让你自由,还要给你一辆车,一套住宅……”说着,取出一盒名贵雪茄要瓦朗汀取用。

  瓦朗汀边抓了一把雪茄,放进衣袋,却又犹豫地问:“是真的?”

  莫狄:“是真的。你若怀疑,你就下车,你是自由的!”

  瓦朗汀:“不,我还要在车上多坐一阵哩!”

  接着,他又去问驾车的黑人司机:“你说,是真的吗?”

  黑人司机不置可否,还是只顾自己驾驶汽车。

  25

  在一条杂乱的马路上。

  温路易和奥菲莉亚走来。奥菲莉亚不时同酒鬼和黑人、贫苦的穷人打招呼。

  温路易:“你都认识?”

  奥菲莉亚:“邻居吆!”

  两人转入一座简陋的搂房,踩上破旧的楼梯,上楼,进入房内。

  奥菲莉亚脱去蹩脚的裘皮大衣,温路易放下手中的食物纸袋说:“你是一个好人,我不知我要怎样感激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奥菲莉亚:“我不要你谢,我关心的只是我的投资!”

  温路易:“我保证没有问题。我要报复。我知道陷害我的是谁了。他也可能已经抚摩着我未婚妻的细润皮肤了……”

  这时,敲门声传来。

  奥菲莉亚整了整衣服,朝房门走去。

  她半开了门,挤出室外,见是一位手捧鲜花的老顾客,便笑嘻嘻地说:“这鲜花是给我的?谢谢。不过我母亲从家乡来了,我得陪她,我们原来的约会不能不改期了,对不起!”说着,给了她一个轻吻就关门了。

  26

  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家。

  兄弟俩人带着瓦朗汀进入大门。高曼迎接他们。

  莫狄指着富丽堂皇的房子对瓦朗汀说:“这就是你的房子,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你的!”

  瓦朗汀反问:“这里的一切都是我的?”边说,边大把抓雪茄烟,塞进口袋,同时又带走一只银烟灰缸。

  莫狄按耐不住,他边从瓦朗汀口袋中掏出雪茄和烟灰缸,边说:“这里一切是你的了,你还藏什么?”

  瓦朗汀抓起一只中国瓷花瓶,边说:“都属于我的了,那就是说,我可以随便玩这啦?”说着,像抛球一样左、右手来回抛着。

  不知是否是故意,瓦朗汀失手,瓷花瓶落在地上,碎了。

  “噢,对不起。还好,这是一件赝品!”瓦朗汀盯着兄弟俩说。

  伦道夫:“赝品?我们是花了3万5千美元买的!”

  莫狄:“不过我们向保险公司保了5万。你看,瓦朗汀一下就为我们赚了1万5千美元!高曼,这是你的主人,你带他去洗一个澡,换上衣服!”

  高曼领着局促不安的瓦朗汀上楼。

  27

  在原是温路易的卧室中。

  高曼让瓦朗汀脱衣服洗澡。瓦朗汀眼看高曼取走了他的旧衣,急忙说:“别扔,说不定还要用的!”

  瓦朗汀坐进漩涡浴缸。他好奇地观看流水像漩涡一样向他喷来,他高兴地唱起了小曲。

  28

  翌晨,起居室。

  瓦朗汀穿着整齐,准备出门,上班。但是他还是问高曼:“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高曼只是说:“你第一天上班,我相信你不会希望迟到吧?”

  瓦朗汀只顾穿上大衣,出门了。

  29

  杜克兄弟公司办公室。

  瓦朗汀走进办公室,发现杜克兄弟已在那里,还让人送来了丰盛的早餐。

  瓦朗汀:“不必了,我已吃过了!”

  莫狄:“不是让你吃早餐,而是要把我们的工作情况告诉你。”

  伦道夫:“我们是日用农产品的经纪人。所谓日用农产品就是同日常生活都有关的农业产品,从粮食、水果,直到做薫肠的肠衣,我们都做,连黄金、银子或白银,只要需要,也做。比如有的人认为黄金的价格要上涨,他们要买进,有人则相反认为要跌,我们便替他们卖出。我们的业务有一个好处,就是不管谁赚,谁赔,我们一概收费。”

  瓦朗汀:“这就像是专门收赌注的人,不管输赢,光收!”

  伦道夫(对莫狄):“你看,我说过,他是灵犀一点通嘛。”

  莫狄:“你认为今天的肠衣的价格如何。可以进吗?”

  瓦朗汀:“如果你们愿赔,可以进。以我看,价格不会涨。眼下是圣涎节,人人都需要钱。有肠衣的也不敢立即卖出,怕价格还会下降,无利可图,以致无钱给孩子买玩具,老婆也不同他做爱。何况,早晨肠衣价格一直在跌。到62.40再购进也不迟。”

  伦道夫同莫狄对侃,认为言之成理。

  莫狄打开电视机,荧屏上显示肠衣价格还在跌,到62.40时,瓦朗汀沉着地:“可以购进了!”

  莫狄立即打电话;稍后,取出电子计算机,一算,对伦道夫说:“你看,瓦朗汀一下就让我们赚了27万5千4百美元!”

  30

  圣诞节前夕。在一家豪华餐厅里。

  瓦朗汀在一张大圆桌前,衣冠楚楚地谈笑着同一批大资本家在吃饭。他身边坐着一个妖艳浓妆的妇女,不时向她媚笑。

  资本家们不断从瓦朗汀口中探询货物价格的起落。一个资本家想大量购进春小麦,便问瓦朗汀的意见。

  其他人默不作声,侧耳旁听,有的人甚至拉了一下座椅,以便听得更真。

  瓦朗汀笑着说:“我认为你不会投资收购春小麦,原因是苏联的小麦收成预计不会太坏。”众人对他的发言感到困感。

  瓦朗汀有意无意望着他的女邻座说:“从你的女伴的项链看,你要节省每分钱来讨她的欢心。”

  瓦朗汀的话显然是刺伤了大资本家的。但是大家故意当作瓦朗汀的笑谈一样,笑了起来。

  女伴特意凑近瓦朗汀,像似亲吻,也像似耳语一样。

  31

  马路旁,室外,正在下小雨。

  温路易在雨中独行,他神情沮丧。

  他情不自禁地观看灯光透亮的餐厅。他偶然发现瓦朗汀像个明星一样受到众资本家的注意。他想,这地位原是他的。

  他一言不发,默默地走开了。

  雨还在下,行人愈来愈少了。

  32

  一家旧货商店。

  温路易递给店主一只表,问店主能典多少钱。

  店主不客气地:“说不收!”

  温路易不愉快地:“为什么?这是一只瑞士名表!”

  店主瞟了一眼温路易:“这是贼赃!”

  温路易:“什么贼赃?这是我自己在瑞士买的!”

  店主接过表,仔细地观看,然后说:“25美元!”

  温路易:“什么?25美元。我是5000美元买的!”

  店主:“我多一分也不出!”

  温路易犹豫了一阵,接着说:“就25元!”

  他看到货柜中的旧手枪,便说:“用钱买这支!刚好。”

  33

  一条小巷。

  一家小酒店的灯光还亮着。

  温路易跄踉着步出店门。他左顾右盼,不知该往何处去。突然一辆公共汽车驶过。他像回忆起街名一样,向右走去。

  34

  公共汽车站。

  站上空无一人。温路易手持酒瓶,靠在站杆上等车。他被雨淋湿着,却没有感觉到似的。

  一辆公共汽车开来。温路易踏上台阶,上车。

  35

  公共汽车上。

  疏落的几位乘客,默默地坐着。

  公共汽车开行。几位女乘客看到温路易醉醺醺地朝他们走来,纷纷起立,转到其他空座上。

  温路易一人占了两个座位,闭着眼睛,在喃喃自语。

  36

  奥菲莉亚的房间。

  温路易躺在床上,头上敷着冷毛巾,奥菲莉亚在照料他。

  温路易醒来,看到奥菲莉亚亲切的脸庞、便拉着她的手,含着深情说:“奥菲莉亚,你真好,我真不知道如何感激你的好意?”

  奥菲莉亚:“别以为我是关心你。我只关心在你身上的投资!”说着看了温路易一眼。

  温路易明白,这并不是奥菲莉亚的真心话了。

  温路易看到床上有一份日报,他便抓起来,翻阅。他看到经济版上,有一幅照片,是报道瓦朗汀将出席圣诞慈善晚餐会,与商贾共聚的消息。

  温路易认出了瓦朗汀,便大声喊道:“就是这个家伙,就是他夺走了我的房子,我的汽车和职务,我要同他斗到底。出席圣诞晚宴,好啊,我要送他一份让他一生都忘不了的礼物!”

  37

  圣诞节慈善晚餐会会场。

  餐桌上满摆食物、美酒,绅士、淑女不时来回走动。

  一个圣诞老人正将熏肉、冷鱼塞进自己肥大的口袋中。这是人扮的圣诞老人,他的胡子盖住了他的脸,看不清是谁。只是从他拿取东西的劲头,使人不能不怀疑,他是否是个小偷。他取了熏肉和香肠后,趁客人不注意,溜进了瓦朗汀的办公室。

  38

  温路易进入办公室。

  他熟练地来到瓦朗汀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从自己的大袍中取出一包包塑料袋装的海洛因,放进抽屉,边说:“我叫你过圣诞节!我叫你过圣诞节!”说着狠狠地上关上抽屉,接着又打开左侧的抽屉,翻找着什么。

  这时,办公室门打开,瓦朗汀穿着整齐,进入办公室。他惊讶地发现温路易正在他的办公桌前翻动。

  他怔怔地问:“你是谁?你在我办公桌前干什么?”

  温路易见是瓦朗汀,不禁出现了慌乱。匆忙想夺门逃去,瓦朗汀没有拦住,只听到温路易还在喊:“原来毒品贩是你!是你陷害我。”

  瓦朗汀想出门去追温路易,不料莫狄和伦道夫来到办公室,拦住他,对他说:“噢、瓦朗汀,你怎么现在还在办公室,晚餐会都开始了!”

  瓦朗汀忙岔开说:“我手头还有一些事!”

  莫狄:“连圣诞节也不休息,真是不错。今年我到斯德哥尔摩去开会颁奖,一定提你的名!”

  瓦朗汀拿出工资单,请杜克兄弟签署。他也像温路易一样,在杜克兄弟翻阅时,提出在职职工中找不到毕加伦。

  伦道夫立即说:“此人的工资单由我个人自行处理。他工作不错。”

  莫狄怕瓦朗汀再追问毕加伦的情况,便挽着瓦朗汀说:“来,瓦朗汀,去喝一杯吧!”

  瓦朗汀只得随杜克兄弟去宴会厅。

  39

  宴会厅。

  宴会厅内,温路易还混在客人中间,连喝带拿。他看到瓦朗汀随杜克兄弟进入时,便猛地欲跑,引起了混乱。

  他睬上宴会的食品桌,推倒了酒瓶、餐具,慌忙向大厅正门冲去。

  温路易边跑边喊:“我不是毒贩,你才是毒贩!”

  瓦朗汀见状,便去打电话报警。

  温路易慌忙中掏出手枪,想借此冲出大门,也扯去了自己的假胡子,露出了自己的真相。

  莫狄见是温路易,乘机对伦道夫感慨地说:“你看,是温路易,他竟然如此潦倒,一贫如洗,最后只能靠化装圣诞老人挣口饭吃了,多么卑下!”

  40

  马路上。

  温路易握着手枪,在马路上疯狂地奔跑。他带着醉意想自杀,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却是又下不了决心,慢吞吞地放下了枪,在飘落的雪花中蹒跚地走着……

  41

  宴会厅。

  瓦朗汀撵走了温路易,来到厕所。他取出一种装有少量麻醉品的香烟,躲进恭桶间悄悄地抽着。

  杜克兄弟来厕所洗手,以为厕所无人,便讲起了知心话。

  莫狄对伦道夫说:“你看,我们已经让一个聪明、有才干并有社会地位的人沦落为潦倒的穷人,而把一个肮脏、卑微的穷人培养为一个能干的高级管理人员。我们的‘实验’取得了成效,我赢了,你给钱吧!”

  伦道夫不太甘心地取出1美元,交给莫狄。

  莫狄慎重地将美元放进口袋,边说:“现在该设法让温路易回来,把瓦朗汀送回黑人区了。”

  伦道夫冷静地答道:“我不想让温路易回来了!”

  莫狄:“难道你要留下瓦朗汀!”

  伦道夫:“你认为我会让一个黑人来掌管我们的事业?”说罢,笑了起来,并离去。

  瓦朗汀从恭桶间推门而出。他睁大双眼,似乎是难以相信他刚才意外地听到的一切。

  42

  奥菲莉亚家。

  温路易拿着枪,躺在床上,头上敷着冷毛巾。他是陷入连气恼带病痛的境地。

  奥菲莉亚为他请来了医生。这医生是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的私人医生,是由高曼带来的。

  医生检査病人完毕,起身对高曼说:“不碍事,休息一、两天就可以恢复!”

  温路易仰起身来,发现瓦朗汀就坐他前面的沙发上,气愤地强要扑到瓦朗汀身上,要扼死他。瓦朗汀急忙告诉他:“真正的骗子是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

  温路易激动地举着手枪,大喊:“我要去杀死这兄弟俩!”

  瓦朗汀泠静地说:“你不能拿着手枪去找他们。他们会控告你以暴力袭击他人的。”

  温路易:“那怎么办?”

  瓦朗汀冷静地说:“对付富人的最好办法是让他们一贫如洗!”

  温路易、高曼和奥菲莉亚对视,最后微笑,都表示同意。

  43

  伦道夫和莫狄·杜克兄弟办公室。

  电话钤响,莫狄接电话,是毕加伦打来的,他说:“我今晚乘车去华盛顿。明天午夜12时在市内汽车库第二层D段交货。但酬劳要一次付清,要现钞!”

  莫狄说:“同意!”说完,同伦道夫微笑示意。

  伦道夫:“这一次就全仗他了!”

  莫狄:“毕加伦没问题!”

  44

  瓦朗汀办公室。

  瓦朗汀放下电话机。显然,他把通往杜克兄弟的电话,秘密地连结在自己的耳机上,因此,他完全掌握杜克兄弟的阴谋。他知道毕加伦的任务,是去华盛顿窃取农业部部长关于当年柑桔的收成报告,这一报告将直接影响柑桔和速冻桔汁的行市,当然也影响杜克兄弟的收入。

  45

  火车站。

  卧铺车厢。毕加伦泰然地进入车厢,打开自己的包厢。将皮包扔在空无一人的座席上;然后脱去自己的风雨衣,坐下。

  他不耐烦地透过车窗,看到一头猩猩关在笼内,注视着他。他同猩猩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打开一本小说,心不在焉地随手拥阅。

  包厢门打开。一个非洲黑人打扮的青年,愉快、爽朗地进入厢内,坐在毕加伦对面。

  “新年幸福!”非洲青年同毕加伦招呼。

  “我们这儿说新年快乐!”毕加伦纠正他。

  “噢,谢谢,你纠正了我的蹩脚英语!我是喀麦隆留学生。”说着文从包中取出非洲食物,请毕加伦吃。

  黑人青年:“请尝尝非洲牛肉干!”

  毕加伦傲慢地谢绝。

  黑人青年还是愉快、爽朗地在谈他在美国的学习生活。

  车厢门又打开。一个微醉的牧师进入。他自称是爱尔兰人,拿出一只扁金属瓶,请毕加伦品尝著名的爱尔兰威士忌。

  毕加伦(摇头):“不,谢谢。我不喝酒。”说罢,又重新翻阅小说。

  这时,一个女郎推门而入。她穿着皮短裤,扎着辫子,背着背囊。

  牧师问道:“这位是奥地利人吧!”

  “不!我是瑞——典——人!”女郎回答。

  “噢,瑞典人也穿皮短裤!”牧师表示惊奇地说道。

  女郎转过身去,将解下的背囊请毕加伦放到行李架上去,她离毕加伦太近,以致毕加伦乘势偷看女郎高耸的胸沟。他没有注意,黑人青年竟以一个相同的暗码箱,换走了毕加伦的。

  毕加伦兴高彩烈地转身替女郎放背囊。黑人青年乘机溜出了车厢。毕加伦没有看到黑人青年带走了他的暗码箱。

  46

  车站上。

  两位行李装运工,开着电瓶车,来到行李车厢前。他们嘻笑着看着行李中的一只笼子,内装一头猩猩。

  运输工人甲:“据说这趟车要雌雄两头合运,看他们创造纪录吧!”

  运输工人乙:“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今晚车上宴会吃什么?我还没有吃饭呢!”

  运输工人甲:“我也是!先装上车!”

  说着,开动电瓶车。

  47

  火车上。

  火车已开动,黑人青年爽朗地喊道:“火车开动了。火车开动了。”

  他边说,边走到厕所前,敲了四次门。

  厕所门半开,一个人从门里伸出一只手,收下了黑人青年的暗码箱。

  黑人青年愉快地转身离去。

  48

  黑人青年回到包厢,谈笑风生。

  毕加伦冷眼观看着他和牧师。感到这些人都似曾相识。但是,他却被瑞典女郎高耸的胸部吸引了。

  这时,包厢门打开,又进来一位黑人。

  黑人青年一见这位黑人旅客就叫了起来。

  “啊!是你!”黑人招呼他的同胞。

  黑人旅客:“啊。是你,想不到这儿碰到你。你还在那里?”

  黑人青年:“对。我记得我们一起搞业余文艺时的美好时光。那环境,那天气,真是一生难忘!”

  毕加伦仔细地察看两人。他对他们产生了怀疑,他认为青年就是瓦朗汀,那个中年黑人旅客是温路易。

  那个瑞典女郎发现毕加伦的疑虑目光,急忙走到毕加伦面前,以自己的胸部挡住了毕加伦的视线。

  瑞典女郎:“先生,请你带我把背囊取下来,我请你们吃瑞典肉丸!”

  毕加伦摇了摇头,但是,仍然站起替她取行李。

  突然,毕加伦熟练地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手枪,猛地抓掉那个化了装的“黑人”旅客的发套,喊着:“别装假了,你是温路易,瓦朗汀……乖乖地跟我走。谁要吃你们的非洲牛肉干,苏格兰白兰地和瑞典肉丸了!”

  他用枪顶着温路易的背部,要其他三人在他前面走。

  这些人被他逼着,朝行李车厢走去。

  49

  行李车上。

  两个行李押运工坐在行李车中已经喝得醉醺醺的。

  不远处的木笼中,一头大猩猩望着正鱼贯进入车厢的这一群人。但是,行李押运工不加过问,却仍在兴致勃勃地谈论。

  运输工人甲:“瞧那猩猩,在等伙伴哩。要是还不来,我担心得用麻醉枪了。你会用吗?”

  运输工人乙:“从来没有用过,不过好像不难!”

  那头猩猩开始骚动起来,引起了人们注意。温路易转身扑向毕加伦。

  瓦朗汀趁势将毕加伦一推,推向木笼。笼中的猩猩以为毕加伦要向它攻击,从笼的间隙缝中伸出长臂,用力地击毕加伦的脑袋。毕加伦昏倒下去。

  奥菲莉亚看到身边有化装用的猩猩头盔,抓起来,就套在毕加伦的头上。

  瓦朗汀:“放进空笼中,让他和猩猩解闷吧!”

  温路易和高曼将化装用的猩猩服穿在毕加伦身上,然后,将他推入空笼中。

  另一个笼中的活猩猩以为毕加伦是雌性猩猩,不断骚动,表示欢迎。

  50

  午夜,市内汽车库。

  杜克兄弟跳下自己的豪华汽车、来到车库。他们走了一段,然后轻声招呼毕加伦。

  莫狄:“毕加伦!毕加伦!”

  一个人影灵活地在转角处显露,然后朝杜克兄弟打着手电照射。

  莫狄以手遮眼,边说:“带货来了吗?”

  人影:“先打开你们的箱子,让我看到东西,我才给你们货!”

  莫狄和伦道夫打开带来的暗码箱盖。一箱齐整平放的美元钞票显露在手电光柱下。

  人影显示自己的暗码箱。

  莫狄和伦道夫急忙朝人影走去,交换各自的暗码箱。

  51

  热闹的大街。

  一辆出租汽车沿人行道停下,打开车门。温路易和瓦朗汀衣冠楚楚地,俨然如两个商人走下出租车。

  瓦朗汀左顾右盼,在端详这巨大的建筑物。

  温路易推着瓦朗汀,要他前进,朝交易所走去,边说:“别怕,只要把握方向朝前看,低价收进,高价卖出,在这儿,记住,在这儿只有坑人和被坑,别无选择!”

  瓦朗汀向他微笑,表示没问题。

  52

  大厅。

  高曼和奥菲莉亚在温路易和瓦朗汀身后。温路易和瓦朗汀站定,向高曼和奥菲莉亚告别。

  高曼:“我把个人储蓄先交给你们了!”

  奥菲莉亚微笑着对温路易说:“我把血汗钱一分不剩地给了你,希望你们成功,然后找个好地方去休息。”

  瓦朗汀:“找个我们说了算的地方,对!”

  说罢,温路易向瓦朗汀示意。温路易双手握着奥菲莉亚的双肩,轻轻地吻了她,然后,同瓦朗汀朝前走去。

  这是下楼的自动楼梯。瓦朗汀和温路易踏上楼梯,转身注视还站在原地目送的高曼和奥菲莉亚。

  自动楼梯下降,温路易和瓦朗汀的人影逐渐消失。

  53

  交易所业务大厅。

  人群熙攘。但人人都带着严竣、紧张的神情在来回走动。

  现在时钟正好是8:55,还有5分钟才开始正式营业。但人们,包括客户和经纪人边神情关注地看着时钟的长、短针,边注视着行情表上的电动数字,尽管目前是纹丝不动。

  9时整。大厅内传来一阵清脆的电铃声。人们开始紧张起来。

  莫狄和伦道夫在一间大厅内端坐着。一个中年男子以杜克公司的经纪人正在聆听杜克兄弟的指示。

  莫狄:“你稳住,往下就看你的了。柑拮的行情要下跌,合适时再抛出,别担心!”

  伦道夫:“我们像往常一样,是有把握的。”

  经纪人离开办公室。他神情平静地混进股票经营者之中。

  莫狄和伦道夫兄弟站在玻璃前,得意地俯视营业大厅。

  柑拮的价格在跳动,由56上涨到60。

  营业厅内开始骚动。有人连记笔记;连带做手势,表示自己的意向。有人窃窃私语,提出疑问。

  经营者:“看来,像是杜克兄弟要垄断市场!”

  杜克公司的经纪人被经营者包围在人群中,人们企望从他的动作的手势中获得点滴信息。

  经纪人一言不发,面带笑容,仰望着莫狄和伦道夫,等侯他们的旨意。

  伦道夫和莫狄仍然毫无表情地站立着。显然,他们认为价格还会上涨,但以后会怎样?

  行情表上的电子号码在翻动,由60降到58,然后又迅速翻动到56.70。

  经营者开始再度出现骚动。人们惊异今天的行情何以会变动得这么快,而幅度又如此之大。

  伦道夫和莫狄依然强作精神在看经营者的表情和电动行情表的转动。

  瓦朗汀和温路易站在人群中,谁也没有注意两人。

  电动行情表还在迅速翻动:价格还在下降。人心开始骚动。

  温路易和瓦朗汀暗示:价格再降就收购。

  电动行情表再次翻动:价格还是跌。

  营业厅的电视机荧屏上出现美国农业部长的影像,他平稳地申明:“今年的气候和全苏联的收成看来,柑拮的总产量还是可以的……”

  这一消息的出现在农业部长的报告中等于说明,柑桔的价格还要下跌,因为天气与收成说明全世界的柑桔储存量不是下降而是增长,价格当然要下降。

  温路易和瓦朗汀连声大喊,他们鼓动他人快卖。

  经营者把两人团团围住,他们成了注意的中心。

  电动行情板还在迅速的翻动,价格一个劲儿下降,一直到42这个数字。

  然后,又出现一个牌子:“柑桔停盘”,就是说,已经跌到底,不再进行交易了。

  温路易和瓦朗汀的手中捧满了纸条,两人笑逐颜开。说明他们成功了。

  莫狄和伦道夫慌乱。他们难以相信,但这却是事实。莫狄知道这个事实使他们惨败。莫狄昏倒了。

  人们急忙去找急救人员。

  54

  莫狄躺在担架上,被抬出办公室,伦道夫在担架旁伺候着。

  走到门口时,瓦朗汀和温路易出现在看热闹的人群中。

  伦道夫看到两人后,惊呆了。

  莫狄强仰起身来,冲着两人说:“是你们?”

  “是啊!”瓦朗汀笑着说。

  伦道夫和莫狄:“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瓦朗汀说:“温路易同我打赌,看你们能否穷得像我们一样,我们又是否能像你们一样富有?结果是我赢了!”

  温路易说:“赌注是1美元,我输了,我付现款!”

  说着从衣服中取出1美元,交给瓦朗汀。

  瓦朗汀:“谢谢!”

  这时,交易所经理来到莫狄身边,对两兄弟说:“我们结了总帐,你们杜克兄弟公司赔五亿,要现钞。”

  伦道夫大声叫道:“我的天哪,我哪儿有这么多现钞,我们申请破产保护!”

  莫狄:“这是欺骗,我要求把所有的经纪人找来,重新交易,重新来!”

  交易所经理:“根据规定,如不能现场结清,我们将通知法院封闭全部财产,撤除你们在交易所的地位!”

  伦道夫:“这不公正。交易所是我们杜克家创办的,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

  交易所经理耸耸肩膀,表示不能改变原决定。

  莫狄:“这事怎么会这样,这全是毕加伦干的。毕加伦呢?这混蛋毕加伦上哪儿啦?!”

  55

  轮船码头。

  一架起重机正吊起一只木笼,里面装着一只“猩猩”。它乱叫,乱嚷。但是谁也没有听见。

  笼子被吊进货舱。

  起重机又吊起另一个笼子。这是一头真猩猩。它睁大着眼睛,看着这劳动场面。

  码头工人甲:“两头雌雄猩猩同时装一条船,而且要到非洲,这是少见!”

  码头工人乙:“但愿它们能和睦相处!一路平安!”说罢,同下降到货舱的猩猩挥手告别。

  56

  巨轮在海洋中前进。

  远处是一个海滩。可以望见海滩上有人在休息。

  在不远处有一艘快艇停在平静的海面上,船上有一男一女在向岸边挥手。

  瓦朗汀惬意地坐在躺椅上,闭着眼睛,在休息,他身旁是一个穿游泳衣的当地姑娘。

  瓦朗汀半张开眼睛,喊道:“高曼,今天中午吃什么?”

  正搂着一个姑娘在散步的高曼转身对瓦朗汀说:“你想吃什么?”

  瓦朗汀:“你是总管,你决定吧!”

  高曼:“龙虾和奶油鱼,怎么样?”

  瓦朗汀:“很好!”

  57

  海面上。

  游艇在慢速前进。温路易和奥菲莉亚穿着游泳衣,站在艇首,向海滩上的瓦朗汀挥手招呼。

  瓦朗汀愉快地挥手。他笑了起来,爽朗地笑着。

  游艇在向岸边靠近。海风吹动了温路易和奥菲莉亚的头发。两人亲切地搂抱着。

  (全剧终)

  《颠倒乾坤》影评(六):补一个期货的金融知识

  不是我写的,是copy自知乎:请看一下 这个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372653

  “作者:铉斌Dirk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3372653/answer/4554522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这个问题非常的简单,只要操作过期货的人都能明白。

  期货交易有两个特点,一个是高杠杆,一个是双向交易(做多做空)

  这个冷冻橘子汁,开盘价位在130多,这个时候杜克兄弟因为拿到的橘子产量减少的假报告,断定橘子汁价格会变高(供需原理),于是大量买入,而其它交易商看到他们买入,断定他们有内部消息,于是跟风买入,将橘子汁泡沫炒到145的高位。这是第一部分。

  由于win和val事前知道橘子产量事实上并没有收到影响,所以未来价格并不会升高,所以他们在145的高位卖出橘子汁,吸纳市场上的多头。此时,价格下跌对他们有利。这是第二部分。

  农业部长公布了橘子产量没有收到影响,于是所有人都明白了未来橘子汁价格并不会上涨,他们手中的合约价格都是偏高的,因此他们急于将手中的多单平仓。因为之前他们是“buy”做多,所以他们平仓就要喊出"sell"做空。但是由于市场上此时看空的已经多于看多的,因此价格急剧下降。当价格很低的时候,win和val再通过“buy”来平仓他们之前的空单,实现利润。

  我不是很清楚那个年代美国的期货合约规则如何,我们按照中国市场的假设来算,现在商品一般杠杆在1比10左右,保证金也假设是百分之10。win和val在高位买入一手橘子汁的成本为14.5美元,平仓成本为2.9美元,那么每手他们就赚得了145-29=116美元。收益率高达800%。在一日内,他们得资产翻了八倍。这也就是他们最后变成了富翁的原因。

  但是电影,说到底还是有一些艺术成分和夸张在里面。以当时穷困潦倒的win和val来说,哪来的本金???要知道,赚取119美元的前提是要有14.5美元成本。如果按照他们能买得起游艇的节奏,我YY下假设他们赚了1190万美元,那么他们起码得有145万美元的成本。当然如果他们在日内不断的浮盈加仓那就另说了,不过成本也要有一定量的,可是他们当时不应该有那么多钱。

  其次,win已经失去工作,被取消了交易所资格,他最后站在交易所内进行交易显然是违法的。

  然后日内出现那么大的震荡,肯定会引起美国的监管部门注意,而且win和val涉及内幕交易,如果被调查出来也是属于违法的。

  再然后,在中国的期货市场不可能出现上述的情况,因为中国有涨跌停板的限制,商品期货普遍在4%-5%,也就是说如果按照132美元的开盘价,在中国跌到125.4就会封板停止交易,不可能让价格跌到29这个位置。

  所以,电影看则看已,不要有任何不应当有的幻觉~”

  《颠倒乾坤》影评(七):这不过是让人一笑了之的影片,谈不上沃顿商学院推荐的高度

  一、温索普为什么会住在莫迪模两兄弟的家里?而且这两兄弟还提供了一个仆人给他。也正因为有了这个基底,才会导致温索普最后无家可归。可是这个太匪夷所思了。记得在《华尔街》当中那个经纪人也是住在自己租的曼哈顿的房子里,虽然很贵;

  二、报告会对价格产生这么大的影响么?两兄弟对行情的了解只会通过报告?他们没有自己的调研团队?不会自己去搜集这方面的数据?我很怀疑这一点。如果你是散户,ok,没问题,你可以依赖这些报告。可是你是交易所的会员,你是大户,你还会完全依赖报告来做决策?

  三、温索普和瓦伦丁最后在交易所的时候貌似是做市商的地位。别人通过他来进行交易。可是他们怎么会有这个地位?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多钱?片中特别交代了是那个仆人的所有家当加在一起。那能是多少?100万?你怎么跟人家上亿的家当对抗。

  四、一天定输赢,这个太匪夷所思了。我也很难想象橙汁的价格在一天之内居然可以跌去那么大的幅度。美国期货没有涨跌停板制度?

  网上说这是沃顿商学院推荐的片子。虽然我没有依据,但我还是要表示怀疑。这部片子充其量是一部喜剧,一部让人看了一笑了之、快意江湖的痛快。与真实的期货交易恐怕还有相当的距离。交易员哪有那么容易的就能学会买卖?你让一个人先学会下围棋试试看?事实上做交易远远难过下围棋啊。可是下围棋已经是非常难了。

  《颠倒乾坤》影评(八):颠倒乾坤

  1.信息是可以被操纵。

  2.只要有平台,有这个位置并激励他,很容易就能让人在这个岗位发挥才能。所以对于一个人的事业来说,平台很重要。同理,一个人失去了那个平台,很难发挥自己的潜力。

  3.合作,通过准确的信息,加上优势的合作。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4.少数决定多数,通过下面的谈话就会明白,资本家的心态:

  以下是精彩对白:

  258 00:20:41,460 --> 00:20:46,554

  我们成功将瓦伦丁那样无用的疯子

  259 00:20:46,618 --> 00:20:51,165

  变成出色的管理人

  260 00:20:51,231 --> 00:20:53,439

  与此同时

  261 00:20:53,505 --> 00:20:57,308

  我们将一个诚实努力工作的人

  262 00:20:57,382 --> 00:21:02,377

  变成狂暴危险的潜在杀人犯

  263 00:21:03,883 --> 00:21:07,052

  现在,我们该怎么说服温索普回来

  264 00:21:07,151 --> 00:21:09,326

  再把瓦伦丁送回贫民窟呢?

  265 00:21:09,393 --> 00:21:12,628

  温索普都变成这个样子了,我可不想要他回来

  266 00:21:13,525 --> 00:21:18,203

  你是说让瓦伦丁当执行总监?

  267 00:21:18,267 --> 00:21:20,989

  你认为我真的会让一个黑鬼

  268 00:21:21,053 --> 00:21:23,228

  掌管我们的家族生意吗,伦道夫?

  269 00:21:23,296 --> 00:21:26,597

  当然不会,我也不愿意

  270 00:21:26,660 --> 00:21:30,081

  不过,我认为我们不应该把他们换回来

  271 00:21:30,151 --> 00:21:33,091

  直到我们拿到除夕的农产品报告

  272 00:21:33,162 --> 00:21:36,014

  当然,没必要在那之前另生枝节

  273 00:21:36,108 --> 00:21:39,889

  如果比克斯先生成功完成我们交给他的任务

  274 00:21:39,954 --> 00:21:42,806

  这一年我们会过得非常愉快

  275 00:21:42,868 --> 00:21:44,758

  确实如此!

  《颠倒乾坤》影评(九):金融入门级电影!!

  看了下豆瓣各位的问题。

  然后在这里集合的梳理下思路。

  首先,电影的前大段部分都是在围绕资本主义和道德讲,讽刺一些资本主义家的愚昧贪婪冷酷无情,俩主角win和val的人生互换也是从资本家的一个一美元赌开始的。

  然后,小后半部分才真正开始讲交易,主角俩win和val的命运也是从这里开始改变,掌握自控权,通过期货市场(橙子)…搞垮了对方最后报复了回去。

  最后,我说下他们是怎么赚到钱的:首先,win和val在先前就用管家的全部积蓄,以投资人的角色去做空。后来,去了期货市场,等着橙子期货价格已经被推至高处时,win 和val做起交易员的角色,大肆做起卖单,一方面可以赚取中间交易费用,二方面可以推动市场价格下跌,从而使自己可以赚取大笔投资做空的钱

  • 上一篇: 《十二国记》好看吗?经典影评10篇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