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60则

2021-06-29 15:50:14 | 作者:风雨 | 点击: | 手机版
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60则https://www.sengzan.com/jiaoyu/34843.html 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60则

  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一):

  1、这一天打到了许多新奇类型的鱼,比如:海蛙鱼,这鱼的动作很滑稽可笑,所以被称为丑角鱼。黑色的噪噗鱼带有许多触须。带波纹的弯箭鱼有红色花纹围起来。弯月形馥鱼,这鱼有极端厉害的毒汁。好几条橄揽色的八目鳗。海豹鱼,这鱼身上满是银白的鳞。旋毛鱼,这鱼发电的力量相等于电鳗和电鱼。多鳞的纹翅鱼,这鱼身上有古铜色横斜的带纹。淡青色的鳖鱼。好几种虾虎鱼等。最终是些身材较长大的鱼,一条头部隆起的加郎鱼,好几条一米长的美丽的鲤鱼,身上带天蓝和银白相间的颜色,三条华丽的金枪鱼。不管它们行动得多快,可也没能躲过袋网,脱不了身。

  2、潜艇驶过被称为风暴之王的大西洋暖流,来到了一艘法国爱国战舰沉没的地点。尼摩满怀活力地讲述了这艘”复仇号“战舰的历史。这引起阿龙纳斯的注意,把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们关掉在诺第留斯号船壳中,并不是一种普通的愤世情绪,而是一种十分崇高的仇恨。那一夜在印度洋上,它不是攻击了某些船只吗?那个葬在珊瑚墓地的人,不正是诺第留斯号引起的冲突的牺牲者吗?而在所有的海面上,人们也正在追逐这可怕的毁灭性机器!

  3、不久,尼摩舰长向大家宣布,螺旋桨突然被大章鱼咬住了,无法转动,如果再照这样下去,大家的生命都会有危险。所以,必须立刻出去和这些怪物展开一场生死搏斗!

  4、太阳陆续上升,照得水底更加明亮了乙地下也渐渐起变化。细沙地之后,之后是突起的岩石路,路上铺着一层软体动物和植虫动物构成的地毯。在这两门动物的品种中间,我看到壳很薄的大小不一致的胎盘贝,这是红海和印度洋特有的一种牡蛎;介壳圆形的橙色满月贝;突锥形贝;一些波斯朱红贝,诺第留斯号的美丽色彩就由这种贝供应的;多角岩石贝,长十五厘米,在水底下竖起来,像要抓人的手似的;角形螺贝,全身长着尖刺;张口舌形贝,鸭子贝,这是供应印度斯但市场的能够食用的蝇贝;带甲水母,发出微弱伪亮光;最终还看到使人赞美的扇形圆眼贝,像很美丽的扇子,是这一带海中最易繁殖的树枝形动物之一。

  5、潜艇穿过桑多林岛火山区海域的沸腾的水流,从直布罗陀海峡出来,驶到大西洋,停在维多湾海底。那里是年时的海军战场,当时给西班牙政府运送金银的船只在此沉没,海底铺满了金银珠宝。尼摩派出船员,把千百万金银装进潜艇。阿龙纳斯对这许多财富不能分给穷人表示惋惜。船长听了激动地回答:“我打捞这些财物是为了我自我吗?你以为我不明白世上有无数受苦的人们,有被压迫的种族,有要报仇的牺牲者吗?”阿龙纳斯于是明白了尼摩船长那次途经康地岛时送出去的数百万金子是给谁的。

  6、当鹦鹉螺号到达南极时,打算浮上水面换气,谁知他们的去路被冻住了,无法换气,虽然鹦鹉螺号很先进,但还是无法自我制造氧气,没有氧气就无法存活下来,他们用冲角撞冰,用十字镐凿冰,可是他们凿冰的同时,冰层也在不停的加厚,之后,他们用高压水枪喷出热水将冰层融化,才逃出生天。

  7、我们在很细,很平,没有皱纹,像海滩上只留有潮水痕迹的沙上行走。这种眩人眼目的地毯,像真正的反射镜,把太阳光强烈地反射出去。由此而生出那种强大的光线辐射,透人所有的水层中。如果我肯定说,在水中深英尺的地方,我能够像在阳光下一样看得清楚,那人们能相信我吗?

  8、我们面前是一只船,上头弄断了的护桅索仍然挂在链上二船壳看来还很好,船沉下来至多可是是几小时以前的事。三根断桅从甲板上两英尺高的地方砍下来,证明这只遇难的船不得不把桅墙牺牲了。但船是侧躺着,内部装得很满,是向左舷倾斜的。这种落在波涛中的残骸的景象,看来实在是凄惨;更为凄惨的,是看见甲板上还有躺着挂在绳索上的尸体!我看见有四具尸体——四个男子,其中一人站在舵边一还有一个妇人手中抱着一个小孩,在船尾眺板格子上站着。这妇人还年轻。有诺第留斯号的电光的照亮,我能够看出她那还没有被海水所腐蚀的面容。她作最终绝望的努力,把小孩举在她头上,这可怜的小生命正把两只小手抱着妈妈的脖子呢!四个水手的姿态我觉得十分伯人,因为他们身躯抽搐得不成样貌,他们作最终的努力,摆脱那把他们缠在船上的绳索,然后才死去。唯有那个看航路的舵手,比较镇定,面貌很清楚很严肃,灰白的头发贴在前额,痉挛的手放在舵轮上,他好像是还在深深的海底驾驶着他那只遇难的三桅船。

  9、阿龙纳斯期望:“如果尼摩船长老是居住在他所选择的海洋中,但愿所有仇恨都在这颗倔强的心中平息!……但愿他这个高明的学者继续做和平的探险工作!”

  10、我于是躺在地上,正好躲在藓苔丛林的后面,当我拾起头来,我看见有巨大无比的躯体发出磷光,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我血管中的血都凝结了!我看见逼近我们的是十分厉害的鲛鱼,是一对火鲛,是最可怕的鲨鱼类,尾巴巨大,眼光呆板阴沉,嘴的周围有很多孔,孔中喷出磷质,闪闪发光。真是大得怕人的火鲛,它们的铁牙床,能够把整个人咬成肉酱!我不明白康塞尔是不是正在留心把它们分类,在我说来,我与其说是拿生物学者的身份,不如说是拿将被吞食的人的身份,很不科学的观点来观察它们的银白的肚腹,满是利牙的大嘴。

  11、诺第留斯在沿着又黑又深海底地道直冲过去。随着地道的斜坡,潜艇像箭一般随急流而下。地道两边狭窄的高墙上,只见飞奔的速度在电光下所画出的辉煌纹路,笔直成条。令我们心跳不止。

  12、我们走下相当陡的斜坡,我们的脚踩踏了一种圆形的井底地面。到那里,尼摩船长停住了,他手指一件东西,但我还不能看清楚那是一只身量巨大的珍珠贝,一只庞大无比的车渠,一个盛一池水的圣水盘,一个超过两米宽的大钵,所以这只贝比诺第留斯号客厅中放着的还大我走近这出奇少有的软体动物面前。它的纤维带把它钉在花岗岩的石板上,附着这石板,它就在这石洞的平静海水中单独成长起来。我估计这只贝的重量有三百公斤。而这样一只贝能够有十五公斤的净肉,那就必须有一位卡冈都亚的肚子才能眷食几打这样巨大的贝了我想他带我们到那里来只是要给我们看一件天然的奇物。我搞错了。尼摩船长有异常目的,是为了解这车渠的情景而来的。

  13、尼摩船长并不答话,他对我做个手势,要我跟他到客厅中去。诺第留斯号潜入海水下几米深,嵌板打开了我急急走到玻璃隔板面前观看,只见珊瑚礁石的基地盖满了菌生植物管状植物翡翠海草石竹小草,在它下头,在成千成万物十分可爱的鱼类《鲍鱼雕纹鱼卿筒鱼裂骨鱼金鱼)中间,我认出了打捞机无法打捞的一些残废物品,如铁马磴锚炮炮弹绞盘架船头废料等等,全是遇难船只留下的东西,此刻都披上活生生的花朵了。

  14、令人惊奇的事还有很多呢!教授和康塞尔很快就发现,尽管此刻是在海面下米的地方,阳光仍然能照射下来。光线投射在宁静的海底,仿佛是透过光谱被曲折分析的光线一般,色彩纷呈美不胜收。连海底的生物草木贝壳和珊瑚,也都染上了阳光的七彩,令人目不暇接。

  15、我们踩着明亮的沙层走动,足足有一刻钟,它是贝壳变成的粉未构成的。像长长的暗礁一样出现的诺第留斯号船身,已经渐渐隐没不见了;但它的探照灯,射出十分清楚的亮光,在水中黑暗的地方,能够指示我们回到船上去。人们只在陆地上看见过这种一道道的十分辉煌的白光,对于电光在海底下的作用,实在不容易了解。在陆地上,空气中充满尘土,使一道道光线像明亮的云雾一样:但在海上,跟在海底下一样,电光是十分透亮的,一点也不模糊。

  16、远处是一座火山。山峰下头,在一般的石头和渣滓中间,一个阔大的喷火口吐出硫磺火石的急流,四散为火的瀑布,没入海水里,照着海底下的平原,一向到远方的尽头,我的眼下是一座破坏了的城市,倒塌的房屋,破损零散的拱门,倒在地上的石柱。远一点,是一些小型工程的废墟。更远一些,有一道道倒塌下来的城墙,宽阔无人的大陆,整个水下淹没的亚特兰蒂斯,此刻都复活过来,出此刻我眼前了。

  17、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见的海底森林,生长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树上丛生的枝权都笔直伸向洋面。没有枝条,没有叶脉,像铁杆一样。在这像温带树林一般高大的各种不一样的灌木中间,遍地生长着带有生动花朵的各色珊瑚。美丽极了!

  18、林中地上并没有生长什么草,小树上丛生的枝权没有一根向外蔓延,也不弯曲垂下,也不向横的方面伸展。所有草木都笔直伸向洋面。没有枝条,没有叶带,不管怎样细小,都是笔直的,像铁杆一般。海带和水藻,受到海水强大密度的影响,坚定不移地沿着垂直线生长。并且这些水草叉是静止不动的,当我用手分开它们的时候,一放手,它们立即回复原先的笔直状态。这林子简直就是垂直线的世界。

  19、潜艇向康地岛驶去。这时,又发生了一件蹊跷事:随着凌晨潜艇窗前一个潜水人的出现,尼摩船长从橱内取出数百万黄金,写上地址,派人用小艇送走。这么多金子送到哪里呢?阿龙纳斯觉得,神秘的尼摩与陆地仍有某种联系。

  20、那名船员喘着粗气,凄厉地大声呼救,但随即就昏厥过去了。他的身体此时正被大章鱼的吸盘吸住,悬在半空中。尼摩舰长大喝一声,立刻跳出舱盖外,其他人也尾随其后,毫不退却。大家手持斧头,拚命挥舞,想营救那名不幸的伙伴。然而,就在大家正要联手对它同时展开攻击时,它却突然从腹部喷出大片墨汁,众人眼前立刻一片漆黑。等到墨汁散尽,负伤累累的大章鱼和那名不幸的船员,早已失去了踪影。

  21、尼德自告奋勇参加了这次的任务。于是,尼摩舰长率领十多名勇敢的水手,手持斧头,走向中央楼梯,准备出击。“鹦鹉螺”号浮上海面,最接近楼梯上端的船员,将舱盖的锁轻轻放松。可是才松到一半,舱盖竟然立即自动弹开,显然是被大章鱼的吸盘吸起来的。同时,两只章鱼触手立即快如闪电般地缠住站在最前面的一名船员。

  22、这时是早晨十点。太阳光在相当倾斜的角度下,投射在水波面上,光线由于曲折作用,像经过三梭镜一样被分解,海底的花石植物介壳珊瑚类动物,一接触被分解的光线,在边缘上显现出太阳分光的七种不一样颜色。这种所有浓淡颜色的错综交结,真正是一架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色缤纷的万花筒,总之,它就是十分讲究的水彩画家的一整套颜色!看来实在是神奇,实在是眼福!我怎样才能把我心中所有的新奇感觉告诉康塞尔呢!怎样才能跟他一齐发出赞叹呢!我怎样才能跟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一样,利用一种约定的记号来传达我的思想呢!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我只好自我对自我说话,在套着自我脑袋的铜盒子里面大声叫喊;虽然我明白,说这些空话消耗的空气恐怕比预定的要多些。

  23、可是期望在人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我们又是两个人。最终,我还要肯定一点——这看来像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即使我要”绝望“,此刻也办不到!战舰跟那鲸鱼冲撞的时间是在夜间十一点钟左右。所以到太阳升起,我们还得游泳八个小时。我们替换着游,游八小时必然能够做到。海面相当平静,我们还不至于过度疲劳。有时,我的眼睛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么也看不见,仅有那由于我们游泳动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点闪光来。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点缀在镜子般闪闪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块块青灰色的金属片。

  24、这时候,我看见船长的枪急急顶在肩上,对着丛林间一个正在走动的东西瞄准。枪响了,我听到轻微的啸声,那个动物在离几步远的地方被击中倒下来了倒下来的是一只很好看的水獭,一只水兽,它可能是住在海中的唯一的四足兽了。这水獭有一米半长,价值必须十分大。它的皮,表面是栗褐色,底面是银白色,能够制成十分好看的皮筒,在俄国和中国的市场上,是十分罕见的皮料。皮毛的柔软精细和它的光滑色泽决定它的价格至少也是二千法郎。我很赞美这新奇的哺乳类动物,圆突的头,上头有短短的耳朵,圆圆的眼睛,像猫须一般的白色瓮须,掌形带甲的脚,团簇的尾巴。

  25、在大西洋海底,阿龙纳斯随尼摩船长去做了一次新奇旅行;他们脚踩在沉没了的大陆——一大西洋洲的一座山峰上,观赏一座火山的海底喷火口喷出硫磺火石的奇景。眺望山脚下一座破坏了的城市—一整个沉没水底的庞贝城。书中描述传说中的海底古城:亚特兰蒂斯。

  26、尔后,潜艇经历了搁浅土人围攻等危险,安然驶向印度洋。这时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尼摩船长从海面上望见了什么,突然充满了愤怒和仇恨。他粗暴地把阿龙纳斯及其同伴们禁闭在小房间里,并强迫他们人睡。翌日,阿龙纳斯醒来,尼摩船长请他治疗一个身受重伤的船员。船员不治身亡。尼摩船长哀痛地带着送葬队伍,把死者埋在海底光彩夺目瑰丽无比的珊瑚树林里。他说:在那里,珊瑚虫会把死者永远封闭起来,不受鲨鱼和人的欺负!

  27、这些形形色色的植虫动物和软体动物分类,不停地分类。满地都是腔肠动物和棘皮动物。变化不一的叉形虫,孤独生活的角形虫,纯洁的眼球虫,被人叫作雪白珊瑚的耸起作蘑菇形的菌生虫,肌肉盘贴在地上的白头翁……布置成一片花地;再镶上结了天蓝丝绦领子的红花石疣,散在沙间像星宿一般的海星,满是小虫的海盘车,这一切真像水中仙女手绣的精美花边。朵朵的花彩因我们走路时所引起的最轻微的波动而摆动起来。把成千成万散布在地上的软体动物的美丽品种,环纹海扇,海槌鱼,当那贝——真正会跳跃的贝,洼形贝,朱红胄,像天使翅膀一般的袖形贝,叶纹贝,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无穷无尽的海洋生物,践踏在我的脚底下,我心中实在难受,实在惋惜。可是我们不得不走,我们继续前进,在我们头上是成群结队的管状水母,它们伸出它们的天蓝色触须,一连串的飘在水中。还有月形水母,它那带乳白色或淡玫瑰红的伞,套了天蓝色框子,给我们遮住了阳光。在黑暗中,更有发亮的半球形水母,为我们发出磷光,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由Www.SengZan.Com整理]

  28、印度半岛南端的锡兰岛在面前了。阿龙纳斯理解尼摩船长的提议,步行到海底采珠场。忽然,有条巨鲨向采珠人扑来。尼摩船长手拿短刀,挺身跟鲨鱼搏斗。在尼摩船长被鲨鱼的巨大躯体所压倒,危在旦夕时,尼德·兰迅速投出利叉,击中鲨鱼的心脏。船长救起那个穷苦的采珠人,又从自我口袋里取出一包珍珠送给他。由此,阿龙纳斯感到在尼摩身上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他无比勇敢,二是他对人类的牺牲精神。看来,这个古怪的人还没有完全斩断他爱人类的感情。

  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二):

  1、地球上海水占的面积共计为三百八十三亿二千五百五十八万平方公里。海水的体积共有二十二亿五千万立方米,它能够成为一个圆球,这圆球的直径为六十里,重量为三百亿亿吨。想了解上头这个数目,必须设想这个数目对十亿之比,同于十亿对单位之比,即是说,在这个数目中所有的十亿数,等于十亿中所有的单位数。而这个数目的海水也就等于地上所有的河流在四万年中所流下来的水量。

  2、在地质学的纪元中,火的时期之后为水的时期。首先,处处都是海洋。“然后,在初期志留纪中,山峰渐渐露出来了,岛屿浮现,又在部分发生的洪水下隐没,重又现出,连接起来,构成大陆,最终,陆地才固定为地理上的各大陆,跟我们今日所看见的一般。固体大陆从流体海水所取得的面积为三千七百万零六百五十七平方英里,即一千二百九十一万六千公亩。

  3、太平洋从北至南,是在南北两极之间,从西至东,是在亚洲和美洲之间,共有经度145度的宽广。太平洋是最平静的海,海潮阔大缓慢,潮水中常,雨量丰富。我的命运要我在最奇异的情景下首先走过的,就是这个海洋。

  4、海上风平浪静,天空清朗无云。长长的船身差不多感不到海洋的阔大波动。一阵轻微的东风吹皱了洋面。夭惭全无烟雾,能够望得很远。

  5、尼摩船长带了他的六分仪,测量太阳的高度,所以能够。明白船所在的纬度。他等待了几分钟,让太阳跟地平线相齐。当他观察的时候,他的肌肉没有一处颜动,仪器也像握:在铁石的手中一般,绝对平稳。

  6、就在当天,我把这次谈话的一部分告诉了康塞尔和尼德·兰,这使他们立即发生兴趣。当我让他们明白,两天时我们就要进入地中海的时候,康塞尔高兴得拍手,尼德·兰耸一耸肩,喊道:”一条海底地道!一条两海之间的通路!谁曾听说过呢?“

  “尼德好朋友,“康塞尔回答,”您曾听说过诺第留斯号吗?没有,可是它是存在的。所以,就是轻轻的耸肩也用不着,不要以为您从没有听说过,您就来反对说没有了。”

  尼德·兰摇摇头,立即答道:“我们瞧着吧!我巴不得相信有这条地道,相信这位船长,并且愿苍天让他把我们带到地中海。”

  当天晚上,在纬度21度30分,诺第留斯号浮在水面上,挨近阿拉伯海岸。我望见奇达,这是埃及、叙利亚、土耳淇和印度之间的重要市场。

  不久,奇达在晚间的阴影中看不见了,诺第留斯号潜入微带磷光的海水中。

  7、当诺第留斯号慢慢回到海面上来时,便有爆炸声发出:有艘战舰正向诺第留斯号发动攻击。尼摩船长决心把它击沉。阿龙纳斯试图劝阻,但船长说:”我是被压迫,瞧,那就是压迫者!由于他,所有一切我热爱过的,尊敬过的,所有一切我热爱过的,尊敬过的,祖国、父母、爱人、子女他们全死亡了!所有我仇恨的一切,就在那里!“船长不愿这艘战舰的残骸跟”复仇号“的光荣残骸相混,他把战舰引向东方。第二天,可怕的打击开始了!诺第留斯号故意让敌人接近,再在推进器的强大推动下,用那厉害的冲角对准战舰浮标线以下的薄弱部位,从它身上横穿过去!瞬间,战舰船壳裂开,继而发生爆炸,迅速下沉。它的桅樯架满挤着遇难人。然后,那黑沉沉的巨体没入水中,跟它一齐,这群死尸统统被强大无比的漩涡卷走……

  8、当鹦鹉螺号到达南极时,打算浮上水面换气,谁知他们的去路被冻住了,无法换气,虽然鹦鹉螺号很先进,但还是无法自我制造氧气,没有氧气就无法存活下来,他们用冲角撞冰,用十字镐凿冰,可是他们凿冰的同时,冰层也在不停的加厚,之后,他们用高压水枪喷出热水将冰层融化,才逃出生天。

  9、”救命!救命!“我喊着,两手拼命划着向林肯号泅去。我身上的衣服十分碍事。衣服湿了贴在我身上,使我的动作不灵。我要沉下去了!我不能透气了!……”救命!“这是我发出的最终呼声。我嘴里满是海水。我极力挣扎,我就要被卷人深渊中了……忽然我的衣服被一只很有力的手拉住,我感到自我被托出水面上来了,我听到,我的确听到在我耳朵边响着这样的声音:”如果先生不嫌不方便,愿意靠着我的肩膀,先生便能更…

  10、潜艇驶过被称为风暴之王的大西洋暖流,来到了一艘法国爱国战舰沉没的地点。尼摩满怀活力地讲述了这艘“复仇号”战舰的历史。这引起阿龙纳斯的注意,把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们关掉在诺第留斯号船壳中,并不是一种普通的愤世情绪,而是一种十分崇高的仇恨。那一夜在印度洋上,它不是攻击了某些船只吗?那个葬在珊瑚墓地的人,不正是诺第留斯号引起的冲突的牺牲者吗?而在所有的海面上,人们也正在追逐这可怕的毁灭性机器!

  11、当诺第留斯号慢慢回到海面上来时,便有爆炸声发出:有艘战舰正向诺第留斯号发动攻击。尼摩船长决心把它击沉。阿龙纳斯试图劝阻,但船长说:“我是被压迫,瞧,那就是压迫者!由于他,所有一切我热爱过的,尊敬过的,所有一切我热爱过的,尊敬过的,祖国、父母、爱人、子女他们全死亡了!所有我仇恨的一切,就在那里!”船长不愿这艘战舰的残骸跟“复仇号”的光荣残骸相混,他把战舰引向东方。第二天,可怕的打击开始了!诺第留斯号故意让敌人接近,再在推进器的强大推动下,用那厉害的冲角对准战舰浮标线以下的薄弱部位,从它身上横穿过去!瞬间,战舰船壳裂开,继而发生爆炸,迅速下沉。它的桅樯架满挤着遇难人。然后,那黑沉沉的巨体没入水中,跟它一齐,这群死尸统统被强大无比的漩涡卷走……

  12、不久我便看惯了这种古怪的形状,同时也习惯了我们四周的相对的黑暗环境。林中地上随处有尖利的石块,很不容易躲开。海底植物,据我看,在那里是应有尽有了,比产量较少的南北两极地带或热带区域,可能更为丰富。可是,在几分钟内,我不知不觉地把动植物两类混淆起来,把植虫动物当做水产植物,把动物当做植物。本来,谁能不弄错呢?在海底下,动物界和植物界是十分接近的:我观察到,所有那里的植物界产品,跟土壤只是表面上连接起来。它们没有根,支持它们的不管是固体、是沙、是贝、是甲壳或石子,都没有什么影响,它们所要求的只是一个支点,而不是借以生长购力量。这些植物只是自我发展起来,它们生存的唯一资源就是那维持它们和滋养它们的海水。它们大部分不长叶子,只长出奇形怪状的小片,表面的色彩很有限,仅有玫瑰红、洋红、青绿、青黄、灰褐、古铜等颜色。我在那里又看到的,不是像在诺第留斯号船上风干的标本,而是恬生生的、似乎迎凤招展地作扇子般展开的孔雀彩贝,大红的陶瓷贝,伸长像可食的嫩笋一样的片形贝。细长柔软,一向长到十五米高的古铜藻,茎在顶上长大的一束一柬瓶形水草,以及其他许多的海产植物,通通没有花。一位很风趣的生物学家曾说过:“动物类开花,植物类不开花,

  大海真是奇异例外的环境,古怪新奇的自然!”在这些像温带树木一般高大的各种不一样的灌木中间,在它们的湿润的荫影下头,遍生着带有生动花朵的真正丛林,植虫动物的篱笆行列,上头像花一般开放出弯曲条纹的脑纹状珊瑚,触须透明的黑黄石竹珊瑚,草地上一堆一堆的。

  13、到了距离这鲸科动物还有几盲米远的时候,小艇就慢慢地走,奖没有声息地放到平静的水中去。尼德。兰手拎鱼叉,站在小艇前端。用来打鲸鱼的鱼叉,通常是结在一条很长的绳索一端,受伤的动物把叉带走的时候,绳索就很快地放出去。但此刻这根索仅有二十米左右长,它的另一端结在一个小木桶上头,小木桶浮着,指示海马在水里面走的道路。

  14、林中地上并没有生长什么草,小树上丛生的枝权没有一根向外蔓延,也不弯曲垂下,也不向横的方面伸展。所有草木都笔直伸向洋面。没有枝条,没有叶带,不管怎样细小,都是笔直的,像铁杆一般。海带和水藻,受到海水强大密度的影响,坚定不移地沿着垂直线生长。并且这些水草叉是静止不动的,当我用手分开它们的时候,一放手,它们立即回复原先的笔直状态。这林子简直就是垂直线的世界。

  15、可是期望在人心中总是根深蒂固的!并且我们又是两个人。最终,我还要肯定一点——这看来像是不可能的——即使我要打破我心中的一切幻想,即使我要“绝望”,此刻也办不到!战舰跟那鲸鱼冲撞的时间是在夜间十一点钟左右。所以到太阳升起,我们还得游泳八个小时。我们替换着游,游八小时必然能够做到。海面相当平静,我们还不至于过度疲劳。有时,我的眼睛想看透深沉的黑暗,但什么也看不见,仅有那由于我们游泳动作激起的浪花透出一点闪光来。在我手下破碎的明亮的水波,点缀在镜子般闪闪的水而上,就好像一块块青灰色的金属片。

  16、这些形形色色的植虫动物和软体动物分类,不停地分类。满地都是腔肠动物和棘皮动物。变化不一的叉形虫,孤独生活的角形虫,纯洁的眼球虫,被人叫作雪白珊瑚的耸起作蘑菇形的菌生虫,肌肉盘贴在地上的白头翁……布置成一片花地;再镶上结了天蓝丝绦领子的红花石疣,散在沙间像星宿一般的海星,满是小虫的海盘车,这一切真像水中仙女手绣的精美花边。朵朵的花彩因我们走路时所引起的最轻微的波动而摆动起来。把成千成万散布在地上的软体动物的美丽品种,环纹海扇,海槌鱼,当那贝——真正会跳跃的贝,洼形贝,朱红胄,像天使翅膀一般的袖形贝,叶纹贝,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无穷无尽的海洋生物,践踏在我的脚底下,我心中实在难受,实在惋惜。可是我们不得不走,我们继续前进,在我们头上是成群结队的管状水母,它们伸出它们的天蓝色触须,一连串的飘在水中。还有月形水母,它那带乳白色或淡玫瑰红的伞,套了天蓝色框子,给我们遮住了阳光。在黑暗中,更有发亮的半球形水母,为我们发出磷光,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

  17、阿龙纳斯期望:“如果尼摩船长老是居住在他所选择的海洋中,但愿所有仇恨都在这颗倔强的心中平息!……但愿他这个高明的学者继续做和平的探险工作!”

  潜艇驶过被称为风暴之王的大西洋暖流,来到了一艘法国爱国战舰沉没的地点。尼摩满怀活力地讲述了这艘“复仇号”战舰的历史。这引起阿龙纳斯的注意,把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们关掉在诺第留斯号船壳中,并不是一种普通的愤世情绪,而是一种十分崇高的仇恨。那一夜在印度洋上,它不是攻击了某些船只吗?那个葬在珊瑚墓地的人,不正是诺第留斯号引起的冲突的牺牲者吗?而在所有的海面上,人们也正在追逐这可怕的毁灭性机器!

  18、我站起来,很清楚地看见加拿大人的对手。这海马又名为儒良,很像海牛。它的长方身体后边是拉得很长的尾巴,它两侧的绪尖端就是指爪。它跟海牛不一样的地方是它的上颚有两枚很长很长的牙齿,作为分在两旁的防御武器。

  尼德·兰准备攻打的这条海马身躯巨大,身长至少超过七米。它在水面上躺着不动,好像睡着了,这种情景就比较容易猎取。

  小艇细心地挨近海马,仅有五六米远了。所有的桨都、挂在铁圈子上不动。我身子站起一半。尼德·兰全身有些往后仰,老练的手挥动鱼叉,把叉找出。忽然听到一声呼啸,海马沉下不见了。龟叉用力过猛,可能是打在水中了。“鬼怪东西!”愤怒的加拿大人喊道,“我没有打中它!”

  “打中了,”我说,“那东西受伤了,瞧,那不是它的血?

  可是你的叉并没有钉在它的身上。”

  “我的鱼叉!我的鱼叉!”尼德·兰喊。

  水手们又划起来,小艇艇长让小艇向浮桶划去。鱼叉收回来,小艇就追赶那海马。

  海马时时浮出海面上来呼吸。它受到的伤没有使它的……

  气力削弱,因为它跑得十分快。小艇由健壮的胳膊划着,迅速追上去。好几次只相距儿米了,加拿大人就要投叉了,但海马立即沉下,躲开了,简直不可能打中它。

  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三):

  1、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见的海底森林,生长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小树上丛生的枝权都笔直伸向洋面。

  没有枝条,没有叶脉,像铁杆一样。

  在这像温带树林一般高大的各种不一样的灌木中间,遍地生长着带有生动花朵的各色珊瑚。

  美丽极了!

  2、这一天打到了许多新奇类型的鱼,比如:海蛙鱼,这鱼的动作很滑稽可笑,所以被称为丑角鱼。

  黑色的噪噗鱼带有许多触须。

  带波纹的弯箭鱼有红色花纹围起来。

  弯月形馥鱼,这鱼有极端厉害的毒汁。

  好几条橄揽色的八目鳗。

  海豹鱼,这鱼身上满是银白的鳞。

  旋毛鱼,这鱼发电的力量相等于电鳗和电鱼。

  多鳞的纹翅鱼,这鱼身上有古铜色横斜的带纹。

  淡青色的鳖鱼。

  好几种虾虎鱼等。

  最终是些身材较长大的鱼,一条头部隆起的加郎鱼,好几条一米长的美丽的鲤鱼,身上带天蓝和银白相间的颜色,三条华丽的金枪鱼。

  不管它们行动得多快,可也没能躲过袋网,脱不了身。

  3、这些形形色色的植虫动物和软体动物分类,不停地分类。

  满地都是腔肠动物和棘皮动物。

  变化不一的叉形虫,孤独生活的角形虫,纯洁的眼球虫,被人叫作雪白珊瑚的耸起作蘑菇形的菌生虫,肌肉盘贴在地上的白头翁……布置成一片花地;再镶上结了天蓝丝绦领子的红花石疣,散在沙间像星宿一般的海星,满是小虫的海盘车,这一切真像水中仙女手绣的精美花边。

  朵朵的花彩因我们走路时所引起的最轻微的波动而摆动起来。

  把成千成万散布在地上的软体动物的美丽品种,环纹海扇,海槌鱼,当那贝——真正会跳跃的贝,洼形贝,朱红胄,像天使翅膀一般的袖形贝,叶纹贝,以及其他许许多多的无穷无尽的海洋生物,践踏在我的脚底下,我心中实在难受,实在惋惜。

  可是我们不得不走,我们继续前进,在我们头上是成群结队的管状水母,它们伸出它们的天蓝色触须,一连串的飘在水中。

  还有月形水母,它那带乳白色或淡玫瑰红的伞,套了天蓝色框子,给我们遮住了阳光。

  在黑暗中,更有发亮的半球形水母,为我们发出磷光,照亮了我们前进的道路!

  4、太阳陆续上升,照得水底更加明亮了乙地下也渐渐起变化。

  细沙地之后,之后是突起的岩石路,路上铺着一层软体动物和植虫动物构成的地毯。

  在这两门动物的品种中间,我看到壳很薄的大小不一致的胎盘贝,这是红海和印度洋特有的一种牡蛎;介壳圆形的橙色满月贝;突锥形贝;一些波斯朱红贝,诺第留斯号的美丽色彩就由这种贝供应的;

  5、这时是早晨十点。

  太阳光在相当倾斜的角度下,投射在水波面上,光线由于曲折作用,像经过三梭镜一样被分解,海底的花、石、植物、介壳、珊瑚类动物,一接触被分解的光线,在边缘上显现出太阳分光的七种不一样颜色。

  这种所有浓淡颜色的错综交结,真正是一架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色缤纷的万花筒,总之,它就是十分讲究的水彩画家的一整套颜色!看来实在是神奇,实在是眼福!我怎样才能把我心中所有的新奇感觉告诉康塞尔呢!

  怎样才能跟他一齐发出赞叹呢!我怎样才能跟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一样,利用一种约定的记号来传达我的思想呢!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我只好自我对自我说话,在套着自我脑袋的铜盒子里面大声叫喊;虽然我明白,说这些空话消耗的空气恐怕比预定的要多些。

  6、在大西洋海底,阿龙纳斯随尼摩船长去做了一次新奇旅行;他们脚踩在沉没了的大陆——一大西洋洲的一座山峰上,观赏一座火山的海底喷火口喷出硫磺火石的奇景。

  眺望山脚下一座破坏了的城市—一整个沉没水底的庞贝城。

  书中描述传说中的海底古城:亚特兰蒂斯。

  7、远处是一座火山。

  山峰下头,在一般的石头和渣滓中间,一个阔大的喷火口吐出硫磺火石的急流,四散为火的瀑布,没入海水里,照着海底下的平原,一向到远方的尽头,我的眼下是一座破坏了的城市,倒塌的房屋,破损零散的拱门,倒在地上的石柱。

  远一点,是一些小型工程的废墟。

  更远一些,有一道道倒塌下来的城墙,宽阔无人的大陆,整个水下淹没的亚特兰蒂斯,此刻都复活过来,出此刻我眼前了。

  8、潜艇驶过被称为风暴之王的大西洋暖流,来到了一艘法国爱国战舰沉没的地点。

  尼摩满怀活力地讲述了这艘“复仇号”战舰的历史。

  这引起阿龙纳斯的注意,把尼摩船长和他的同伴们关掉在诺第留斯号船壳中,并不是一种普通的愤世情绪,而是一种十分崇高的仇恨。

  那一夜在印度洋上,它不是攻击了某些船只吗那个葬在珊瑚墓地的人,不正是诺第留斯号引起的冲突的牺牲者吗而在所有的海面上,人们也正在追逐这可怕的毁灭性机器!

  9、潜艇向康地岛驶去。

  这时,又发生了一件蹊跷事:随着凌晨潜艇窗前一个潜水人的出现,尼摩船长从橱内取出数百万黄金,写上地址,派人用小艇送走。

  这么多金子送到哪里呢阿龙纳斯觉得,神秘的尼摩与陆地仍有某种联系。

  海底两万里精彩片段(四):

  1、在那边,距战舰一海里半左右,一个长长的黑色躯体浮出水上一未来。

  它的尾巴,激动着水,搅成很大的一个漩涡。

  任何东西的尾巴都不能这样有力地击打海水。

  这个动物走过,尾后留下一行巨大、雪白耀眼的水纹,并且描成一条长长的曲线。

  2、在收到何伯逊部长的信之前三秒钟,我还像不愿意去北冰洋旅行一样不愿意去追逐海麒麟。

  读了这位海军部长的来信,三秒钟之后,我才理解到我的真正志愿,我生平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捕捉这样捣乱的怪物,把它从世界上清除出去。

  3、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等人们决定要追赶这怪物的时候。

  怪物再也不出现了。

  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谁都没有得到怪物的消息,也没有海船碰见它。

  好像这条海麒麟已经得到了人们准备进攻它的情报。

  因为大家说得大多了,甚至于用大西洋的海底电线来说!所以,喜欢说笑话的人说,这个精灵的东西必须在中途偷听了电报,此刻它启己有了防备。

  不再随便出来。

  4、所以,我们的命运是完全由指挥这机器的神秘的领航人的意思来决定了。

  如果他们潜入水中,我们便完了!除了这种情形,那我并不怀疑跟他们取得联系的可能性。

  正是,如果他们不能造空气,他们必须要常常到洋面上来,更换他们呼吸的空气。

  所以,船上层必然有一个孔,使船内部能够跟外间的大气互相交流。

  5、可是,这种无益的搜索再也不能拖得过久。

  林肯号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实在丝毫没有能够责备的地方了。

  美国海军部派到这只船上的人员,从没有表现过这么大的耐心和热情;失败并不能怪他们;此刻除了回航没有什么可做了。

  6、半个钟头过去了,我们的情形一点没有改变,就在这时候,我们眼前的黑暗忽然转变为极度的光明。

  我们的牢狱突然明亮了,就是说,房中突然充满了十分强烈的发光体,我起初简直受不了这种光亮。

  看见这雪白、强烈的光,我认出,这就是发生在潜水艇周围,很美丽的磷光似的电光。

  我自然而然地闭了一下眼睛,一会儿又睁开,我看见光线是从装在舱顶上的一个半透明的半球体中发出来的。

  7、安德生船长吩咐立刻停船,并且命令一个潜水员下水检查船身的损坏情形。

  一会儿,他明白船底有一个长两米的大洞。

  这样一个裂口是没法堵住的,斯各脱亚号尽管机轮有一半浸在水里,但也必须继续行驶。

  当时船离克利亚峡还有三百海里,等船驶进公司的码头,已经误了三天期,在这三天里,利物浦的人都为它惶惶不安。

  8、可是康塞尔还拖着我。

  他有时抬起头来,直往前看,发出呼喊,回答他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我几乎没有听见,我的气力尽了,我的手指都僵了,我的手再不能支持我了:我的嘴抽搐着,一张开就灌满海水:冷气侵袭着我。

  我最终一次抬起头来,一会儿又沉下去了……

  9、法拉古舰长是一位优秀海员,完全配得上他指挥的这:只战舰。

  他的船跟他融为一体,他是船的灵魂。

  关于那条鲸鱼类动物的问题,他心中并不存在什么疑问,他不许在船上讨论有无这只动物的问题。

  他相信这动物的存在就像许多老实妇女相信有海怪一样,完全是出于信仰,而不是由于理智。

  这怪物是有的,他发誓要把它从海上清除出去。

  他像罗得岛的骑士,像杜端尼。

  德·哥森去迎击骚扰他海岛的大蛇。

  不是法拉古舰长杀死独角鲸,就是独角鲸弄死法拉古舰长,没有什么中间路线。

  10、战舰以惊人的速度,沿着美洲东南方的海岸行驶,7月3日,我们到达麦哲伦海峡口上,与童女峡在同一个纬度。

  但法拉古舰长不愿意经过这曲折的海峡性质分为两类的是古希腊德谟克利特。

  洛克作了明确阐述,认,要从合恩角绕过去。

  11、这时候,法拉古舰长正要人解开布洛克林码头缆柱上拴住林肯号的最终几根铁索。

  看来如果我迟到一刻钟,半刻钟,船就会开走,我也就不能参加这次出奇的、神秘的、难以相信的远征了。

  这次远征的经过,虽然是真实记录,将来可能还会有人怀疑的。

  12、由于天生就的动摇性,容易从一个极端跑到另一个极端。

  当初最热诚拥护这次远征的人,此刻却变成最激烈的反对者了。

  这次反响从舱底发生,从仓库看守人的岗位传到船参谋部的军官餐厅。

  毫无疑问,如果不是法拉古舰长异常坚持,这艘船早就掉头往南开了。

  13、可是,在他准备投叉的时候,这条鲸鱼立即逃开了,它行动敏捷,照我来看,它的速度每小时至少是三十海里。

  甚至在我们的船以最快速度航行的时候,它竟然能够绕船一周,似乎跟我们开玩笑呢!愤怒的喊声从大家的胸膛中迸发出来!

  14、大家一向警戒到天亮,每个人都在准备战斗。

  各种打鱼的器械都摆在船栏杆边。

  二副装好了大口径短铰,这短铣能把鱼叉射出一英里远,又装好了打开花弹的长沧,一击中就是致命伤,哪怕最强大的动物也不能例外。

  尼德·兰本人只是在那里磨他的鱼叉,鱼叉在他的手里就是件可怕的武器。

  15、看到最怪诞、最荒唐、甚至神话式的生物,也不会使我惊骇到这种程度。

  造物者手中造出来的东西怎样出奇,也容易了解。

  此刻一下子看到那种不可能的事竟是奥妙地由人的双手实现的,那就不能不使人感到十分惊讶了!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