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诗改写15篇

2021-07-04 19:08:53 | 作者:且听风吟 | 点击: | 手机版
木兰诗改写15篇https://www.sengzan.com/jiaoyu/35038.html 木兰诗改写15篇

  木兰诗改写(一):

  花木兰从军

  夜深人静,唧唧——唧唧——,花木兰正对着门织布。一声叹息,织机忽停,声声哭泣,夜空显得寒蝉凄切。

  她似乎在想着什么,或是在思念着什么?昨日晚上官兵已上门催促,又看到了街头官府的告示,边关告急,皇上不得不大规模地征兵。征兵的名册有很多卷,但每一个上头都有她父亲的名字。父亲已经老了,无法再去征战了。家里再无壮年的男子,仅有一个女儿就是花木兰,在那男尊女卑的时代,女子纵然有登天的本事,也只能待在家里养蚕纺织做衣裳。可怜的木兰,既要孝敬父母,又要报效国家,叫他怎样安心入睡?

  还没等到天亮,木兰早已踏上了去集市的道路。把东南西北的集市跑个遍,最终备齐了出征的战马和鞍鞯。她看看白发苍苍、举步维艰的爹娘,在听听街头催促父亲应征的叫喊声,只能叩拜在父母跟前,决定替父从军。马鞭响彻中原,骏马奔驰边关,爹娘呼唤声依然在耳边萦绕,不觉已到达黄河之边。看夕阳映照下的黄河,九曲连环挡不住奋勇向前,黄河母亲在哭泣在呐喊,短暂停宿便马不停蹄。告别黄河我心依旧在家乡,爹娘的呼唤声仿佛回荡在天边,看眼前黑山燕山已在跟前,马鸣声、喊杀声、刀剑声连成一片。

  她不远万里,就是为了杀敌报国,见此壮烈场面,浑身是胆。奔赴战场,忽生翅膀越山关;折戟沉沙,残阳如血染河山。冬去春来,北方的寒气传送着打更的声音,边关的冷月照在她威武的铠甲上。孤独寂寞时就是想家的时候,想家的时候难免淡淡忧伤。只想早日凯旋照顾父母,可眼前只能死守疆场。将士们有些出生入死不得复生,花木兰英勇无比得胜而归。

  可汗特意在朝堂召见木兰,各种金银珍珠玛瑙使得朝堂更加金碧辉煌。当皇帝问花木兰要什么时,花木兰不愿意做尚书省的官,只期望骑上一匹千里马,送她还乡。

  全村男女老少簇拥着木兰父母前来迎接,马蹄声声,铠甲闪闪,木兰带着凛凛威风逐步接近花镇小村。乡亲们敲锣打鼓,载歌载舞,迎接亲人。木兰父母自知女扒男装不可伸张,木兰简单行礼之后,迅速回到家中。姐姐早已满身绫罗等候在家,弟弟磨刀霍霍杀猪宰羊。木兰哪里在意这些,她一头扎进自我以往住过的闺房,找到自我原先穿过的衣裳,对着镜子梳妆打扮一番,一个转身,魔术般地又恢复了女儿模样!如此美丽动人,谁敢相信,这就是身经百战,英勇无畏的花弧将军!门外一群同行服役的伙伴正在敲门要见木兰,谁明白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如花似玉花枝招展的姑娘?啊!大家什么也没说,望着木兰羞怯的离开现场。

  是啊!雄兔两只腿容易动弹,雌兔双眼常眯着,雄雌两只兔子一齐并排着跑,谁能分得出来雄雌呢?

  木兰诗改写(二):

  在银白的雪山上,一支仅十几人的军队在夜以继日地走着。突然,不知是谁打响了大炮,他们的行踪被敌人发现了。敌人立刻躲在隐蔽的地方向他们发起攻击。军队为了消灭敌人,便发起了反攻。

  可是敌人众多,军队不得已用上了大炮。最终躲在隐蔽地方的敌人被消灭了,但军队只留下了最终一个大炮。

  正当他们感到高兴的时候,敌军队的主力向他们冲来。将军手脚忙乱地拿出了最终一门大炮。突然间,大炮被一位英武的小伙子抢去了;他扳开拉勾,对着雪山就是“呯呯……”打响了。

  “哗——”雪山骤然间崩塌了。雪像一块块巨石落了下来,可怜那十万敌人,包括单于在内,全部被大雪活埋了。

  可是,这支军队同样也处于危急之中。聪明的小伙子立刻骑上敌军的马,将剩下的战友扯上马,飞快地逃离了雪山。

  敌军全部消灭了,小伙子和他的战友们辞别了可汗,向家乡出发。

  小伙子快到家乡了,他远远望去,他的爹娘和乡亲们早就在村口等候他们多时了。

  这小伙子是谁?他就是立下赫赫战功的木兰将军!

  回到家后,木兰将军急急忙忙跑到卧室,脱下了征战时的袍子,换上了一身女孩子穿的衣服。出门一看,战友们个个大吃一惊:“呀,将军,我们同战十多年了,哪晓得你原先是个女孩子呀!”

  “是这样的。十二年前,点兵的名单上有我爹的名字;可当时,我爹卧病在床,我没有长兄,只好替父从军了……”

  听完木兰将军的陈述,大家都竖起了拇指。

  木兰将军笑着说:“谁说英雄必须是男孩。你们见过兔子吗?那雄兔总是脚扑朔,雌兔总是眼迷离,可是两只兔傍在地上一齐走,你们哪个认得他是雄兔还是雌兔?”

  “哈哈,说得不错,女孩也能够当英雄啊!”人们都对赞叹着说。

  木兰诗改写(三):

  很久很久以前,在宋代时期,出现了一位流芳百世的女子,她就是花木兰——

  我名叫花木兰,有一个小弟和一个姐姐。我家没有长子,父亲是一名军人,但几年前,在大战中父亲的左腿受了永久性的伤害,只能依靠拐杖走路。生活是平凡而幸福的,可不久因战争再一次爆发,打乱了生活的平静,皇帝陛下大规模征兵,每家每户必须出一名男丁,否则满门抄斩。我家仅有父亲一个男丁,便被纳入新军范围了。我经过再三思考,决定代父出征。我偷偷地买了马和所需的一切,偷出了军帖。

  那天夜里,我穿上军装,准备出发,没想到竟被父亲发现,“你在干什么?回来!回来!”父亲大声喊着。我头也没回,怕心软。我飞快地骑着马走过黄河,经过黑山,最之后到军营,以花户主之名报效祖国,开始了军营生活。

  “你们站好了!立正!直起身子,象什么样貌!”这是我们的将军。他虽然很年轻,却十分严厉。光练习立正就要在阳光下站立一上午,每一天要在河流的木桩上提着两个水桶经过,负重练习、耐力练习……一天下来,全身酸痛,而军中又全是男子,戒备森严,生活十分不方便。这样艰难的日过了一年,我和新军们已成了真正的战士,不久我就参加了战斗。战争是异常残酷无情的,无数人死在战场,他们的尸体冰冷地躺在染血的土地上,眼睛无神地睁着,连亲人的最终一面也没有见到,就离开了。就这样在与死神拼搏的日子里,十几年过去了,我和剩余的战友重返国土。

  我还见到了皇上,并拒绝了封赏,由几位战友陪同回到了我一心想念的故乡,见到我的家人,泪水夺眶而出……可是当战友见到我的女子打扮时着实吓得不轻呀![由Www.SengZan.Com整理]

  我就是在历史上不输给男人的巾帼英雄花木兰。

  木兰诗改写(四):

  昨晚见到军队的文告,父亲要去征兵,木兰愿替父从军。做好一切准备后,奔赴战场。

  战场上已横尸遍野,木兰握紧了手中的兵刃,向将军请示后,加入战争。可是木兰初上战场,并无经验,只能勉强抵御敌人的猛烈进攻,无法攻击。这时,敌方军队中冲出一名将士,且看此人身高八尺,眼中闪着凌冽的的寒光,骑在战立刻,一股令人不敢接近的杀气。

  只见风中寒光一闪,木兰面前已有几名士兵倒地。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寒气,队伍中站出一人,低着头向将军请示:“小兵愿上前与此人对战!”将军点了点头,这位小兵虎背熊腰,看似力大无穷,他跨上战马,在尘土飞扬中,只听见兵刃清脆的碰撞声,一炷香未到,只留下了一摊血迹。那位将士毫发未损的在战立刻待着。众人大惊,这名将士怎如此厉害!又出一小兵,仪表堂堂,身体灵巧,三下五除二跳上马,直直迎着那名将士就冲过去,那名将士丝毫没有畏惧之意,手起刀落,小兵就与之前命归黄泉的战友做伴了。将军此时也无法平静了:“还有能人可上!”众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应,木兰看了看周围的人,握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冠,喊了一声:“将军,我去!”大伙目光齐刷刷往木兰这投来,且看木兰也是一脸正色,眼中闪烁着坚毅的光。众人打量着木兰,将军也有些犹豫,思索一会,便同意让木兰上去迎战。木兰紧握兵刃,跨上战马,迎上前去,敌方的那位将士也挥舞着大刀冲过来,木兰一个掉头,使他措手不及,木兰的长剑就刺了过去,那名将士一个翻身直扑而来,木兰一低头,闪过一招。一回合结束,双方皆没有占据什么优势。第二回合,将士先发制人,大刀直接砍来,木兰举起长剑挡住,双方陷入僵持状态。木兰一个转身,

  把那名将士踢下马,只听“嗖”的一声,那名将士就人头落地了。

  木兰凭此战,获得了众人的赏识,作战之前,总要先让木兰策划方案,渐渐地,咩打一场胜战,木兰就会得到将军的夸奖。多年过去,木兰已成为了将军,她常常望着明月,仿佛故乡的家人就在里面。最终,战争胜利了,木兰拒绝了可汗的赏赐,回到了故乡。家人都很高兴,等她穿回旧时的衣服,去看战友时,战友们惊慌失措,一齐打仗多年,不知木兰是女儿身。

  木兰诗改写(五):

  此时,正值边关告急。木兰在集市上看见了军队的文告,可汗大规模地征兵。征兵的名册里都有父亲的名字,木兰不愿年老的父亲再驰骋沙场,决心替父从军。木兰不分昼夜,日夜兼程地赶赴沙场。

  万里的路程,木兰一刻也不敢耽搁,关寨和山脉就好像从她身边飞过。最终,木兰赶到了。只见地上一片狼藉,硝烟弥漫,天空血红,好像用血水冲杀过一样,战士们伤的伤死的死。木兰见此,不禁打了个寒战。布兰沿着马蹄印找到了战后生还的将士们,他们正在一个简陋的帐篷里商议是否该退军了,正值这时,一名瘦小的脸上有个十字刀疤的探子来报:“报——将军,匈奴带着铁骑兵又来攻打我们了!已在前方不远处,正向将军此处进军!”只见坐在最上方的一位将军面露难色地问:“谁还敢去迎战?”帐篷里站着二三十个战士,个个面如土色,一名上将说:“将军啊,那些匈奴骑兵实在是太厉害了,不下三回合就能杀死我们的战士,我们实在是不敢出战了!”将军皱紧了眉头,面色土黄,叹气道:“哎,我堂堂将军部下,就没有人能与匈奴骑兵抗衡吗?”就在这时,木兰大步流星地走进营帐里,对将军说:“小人愿前往。”

  将军又惊又忙,慌乱地问道:“你是何人?怎敢出战?”木兰答道:“小人一介草民,听闻边关告急,可汗点兵,特来征兵,出一己绵薄之力。”“好,好,如此甚好!”将军的眉毛舒展开了。坐在将军左下方的一人说:“将军不可,此人万一是匈奴派来的卧底,可怎样好?”“将军不必担忧,小人绝对赤胆忠心。”将军思忖了良久,最终将剩下兵马的一半发派给木兰,并让木兰立下军令状,若有半点谋逆之心,军法处置。倘若真是赤胆忠心,又能打个胜仗,即刻封你为左将军。木兰领旨,即刻领兵迎敌。

  匈奴们坐在铁骑之上,木兰不能硬碰硬,心生一计:“不如来个空城计吧。”木兰即刻让将军们后退三十里路,在原处留下人马的痕迹,骑兵追来,看到如此一般景象,荒无人烟,得意洋洋地想:“想必是明白我匈奴大兵袭来,吓得落荒而逃了吧!”于是令骑兵们放下武器,在将军的帐篷里大吃大喝起来,把军中仅存的军粮吃了个精光。骑兵们吃饱喝足了,便开始酣睡。木兰瞅准时机,在匈奴们睡得正香的时候,领兵出战,匈奴们猝不及防,还没上马就已经被一刀砍死,木兰更是威风,直击匈奴单于大本营,原先单于认为骑兵此去必胜,已提前吃上了庆功酒,此时正欢哩,木兰的到来使他们大吃一惊,损失惨重。死了不少战士,连单于也身受刀伤,节节败退。

  木兰凯旋,将军大喜,乐得喜不自胜,允诺封木兰为左将军。木兰从此踏上了数十年的战争生活。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一眨眼,数十年光阴转瞬即逝,边关最终平定。木兰被召回京面圣,可汗询问木兰想要什么赏赐,当个尚书可好?木兰不慕荣华,一心只想回乡与亲人团聚。可汗便允了她,赐木兰千里马,准许回乡。

  听闻木兰归来,父母亲,姐姐还有弟弟都出来迎接她。木兰兴奋地换上往昔的服饰,出门看伙伴,伙伴又惊又忙,同行数十年,竟然不知木兰是女郎。

  木兰诗改写(六):

  "唉……唉……"花府内传来一阵叹息,是谁为何事叹息呢?她就花老爷的小女——花木兰。

  花木兰从小跟着花老爷习武,花老爷是朝廷的将领,因花甲之年而还乡养老。木兰从小好学,玩枪弄棍,当是强身练体,织布、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木兰为何事叹气呢?"花姐问。

  "姐姐,我是担心昨夜军贴上有爹爹的名字,如今爹爹岁数已高,如何能与敌军打战呀?"

  "是呀,我也挺担心的,你看咱家也没长子,小弟又太小,如何能替爹打战呀?"花姐忧愁地说。

  因朝廷将领不足,花老又曾带兵打战百战百胜。所以点名让花老去。

  木兰左思右想。"咦!"我明白该怎样做了!"木兰高兴地笑着说。

  "妹妹有何高见哪?"花姐说。

  "待会接你就会明白的。"木兰神秘兮兮地说。

  "好,木兰还不肯说,那姐姐我就拭目以待喽!"花姐笑着说。

  "老爷,外面来了位身穿铠甲的将军,说要见您。"下人说。

  "让他进来吧!"花老爷说。随着,那位将军跟着下人进来。

  "请,将军。"下人说。

  "好"将军说。

  "花老爷,您老不认我了吗?"那位将军说。花老爷左看右看,上下打量了将军一番。

  "这位壮士,老夫真的不认识你,请问你尊姓大名呀?"花老爷说。

  "哈哈,爹,是我呀,我是木兰呀!"花木兰笑着说,随手摘下头盔。呀!木兰,真是木兰,呀!"花府人吃惊地说。木兰,你怎样穿成这样?"花母问。"对呀,怎样回事?"花父又问。"哎呀,我想去打战,保卫国家。"花木兰说。"荒唐,简直荒唐至极!不可理喻!你一个女孩子怎能打战呢?!"花父气急败坏的说。"是呀,木兰哪,听娘的,不要去。"花母劝道。你该不会是想替父从军吧?"花姐说。"哦!木兰姐变成哥哥喽!"花弟笑着说。"爹,如今年势已高,不适打战,就让木兰我替你出征吧,一是代您出征,二是保家卫国啊!"木兰昂搜挺胸地说。"可是你是女孩子呀,军营不是你女孩子进去的。"花父花母异口同声说。"我穿成这样,连你二老都认不出来,其他人就更难知晓了。"花木兰说。"既然木兰决心已定,爹娘就答应了吧!"花姐替木兰说道。花父冥思苦想了很久。"好吧,那就去吧,从军艰苦,可得保重身体啊!花父定叮叮嘱说。

  "木兰,敌军来势凶猛,万事可要但心,娘只能盼你凯旋归来。"花母说着,泪水模糊了眼睛,满是不舍。

  "妹妹,你这一去,不知多少年才能回来,这是姐姐绣的荷包,想家了,就拿出来看看。"花姐说着就掏出一个荷包递给木兰。

  "木兰姐,你要当大英雄啦,弟弟会想念木兰姐的。"花弟笑着说。

  "好,爹娘多保重,姐,你要照顾好爹娘和小弟。木兰走了。"木兰跪下给爹娘磕完头,上马走。

  "木兰啊!保重啊!——"花姐和花父母向木兰背影喊。木兰快马加鞭地赶往军营。路上遇到两位将领。"请问兄台这是去哪儿?"花木兰问。

  "我们是赶往军中的士兵。看兄台你这身装扮,也是军中将军吧?"其中的一位说。

  "我姓花,叫木——"木兰心想:要说我叫花木兰的话,他们肯定会怀疑我是个女的。

  "怎样了,花兄叫什么?"另一位说。

  "哦,我叫花木棣。"花木兰说。

  "花兄名字果然与众不一样,好,我叫赵斌。"赵兄说。

  "我叫陈晋元。"陈兄说。

  "那我们就一齐同行吧!"陈兄说。

  "既然这样,我们就结拜兄弟吧。我是大哥。"年龄更大的陈兄说。"花弟,那你就年龄最小,我俩就叫你花弟吧!"

  赵兄说。三人一齐赶往了军中。

  "花将军,敌军向我军发起强烈进攻,我军快顶不住了。"战士甲急切说明。

  "走,我去会会敌军!"木兰胸有成竹地说。

  "杀呀——,弟兄们,上!"木兰视死如归的左一刀右一枪得和敌军展开生死搏斗。

  "花弟,刚才在战场上,你功夫不凡呐,把敌军杀得落花流水,仓皇而逃。陈某佩服,佩服!"陈兄说。

  "是呀,花弟果然厉害!"赵兄称赞说。"大哥,二哥严重了,只是我练的一些三脚猫的功夫哪比的上你们武艺高强呐!"木兰说谦虚地说。

  战斗十多年,我军已将敌军打退,我军凯旋入朝。皇上赏赐木兰等人后,恩准回乡。陈兄与赵兄陪同木兰去花家做客。走到城门。花府上下都来迎接。

  "花伯父花伯母好。"陈兄赵兄一同向花父花母行礼。

  "爹,娘。我回来了!"木兰流着泪说。

  "好,回来就好。"花父花母说。木兰跟姐姐走进房间,换回女装。出来见大家。

  "这位是——。"赵兄和陈兄说。

  "我是花——木——兰——。"木兰说。

  原先木兰是个女孩,同行二人惊得呆立着。

  木兰诗改写(七):

  天灰蒙蒙的,乌云替代了白云,风婆婆使劲地吹打着树枝,看样貌要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了。听,“唧唧唧……“的声音从不远处阵阵传来。哦,是勤劳的木兰正对着大门织布。可是,她的叹息声却要掩盖了织布机的声音,她为何如此心烦?是为天气而烦恼,还是……母亲见女儿心事重重,边走过来问道:“女儿啊,你如此心烦意乱,是为何啊?”孝顺的木兰不想让母亲担心,说:“母亲,没什么,只可是这种天气扰乱了心境。”然后她勉强一笑。

  睡觉时,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心里总是挂念着一件事:昨夜看见军队的文告,皇上要大规模的征兵。征兵的名册很多卷,每卷都有父亲的名字。父亲虽然有战斗经验,可他已年老体弱,弟弟年幼不能参军。怎样办呢?不参军吧,可皇上的话是圣旨。木兰最终决定代父从军。

  第二天,木兰做了出征前的准备“去东市、西市、南市、北市买骏马、垫子、马笼头和长鞭。早上去告别父母,可父母一万个不答应,因为她还没上过战场,不明白战斗经验。可木兰去意已决,为了父亲,她毫无怨言。木兰头也不回地走了,她怕回头看见父母悲伤的眼神,骑啊骑,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黄河边,她听不见父母呼唤她的声音,只听到黄河流水的声音。此时,木兰感到无比的孤独,她只能向黄河倾诉思乡之情。

  战场上,木兰带领军队冲锋陷阵,可敌人的实力也不分上下,所以许多回合以后都分不出胜负。木兰想: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战友们总有一天会疲惫,那时,敌军来袭,我们必须会败得很惨。”以后的那几天,木兰茶不思饭不想,一心想怎样才能打败敌军。不久,木兰向将军献了以计:让我军的一人去当内应,那时我们拿下敌军,岂不是轻而易举吗?这个想法被采纳了,并且那个人立刻被敌方重用,之后不久,木兰便战胜了敌军,那个人,便是木兰。

  凯旋归来后拜见皇上,皇上欣喜若狂。颁发了许多的奖赏给木兰,还问她要不要做官。木兰回答说:“多谢皇上的好意,我心领了。保卫国家是我的职责,我不想要做官,只期望骑上一匹千里马,回到故乡和家人团聚。太多年的分开,不知家人怎样。”皇上一口答应,他亲手挑了一匹皇宫里最好的千里马,送给木兰。木兰写过皇上后,便骑上千里马,飞奔回家。

  再说木兰的父母,听说女儿今日回来,早早地在城外准备迎接她。姐姐听说妹妹回来,对着大门化妆,也准备迎接木兰回来。弟弟呢,杀猪宰羊,准备和姐姐吃一顿团圆饭。一会儿,从远处传来马蹄声。近了,近了,啊!木兰最终回到思念已久的家乡,看见父母和家人,不禁流下相思泪。吃了团圆饭后,木兰恢复女儿身,去看战友。战友都很吃惊:在一齐并肩作战那么多年,却不明白木兰是个女孩子。

  木兰诗改写(八):

  昏黄的烛光把一个憔悴的影子印在花堂竹墙上,从影子显示的动作看来,织布女的疲倦、愁劳另有原因。

  "吱呀"——花姐身穿一袭白睡衣,出此刻木兰房门。"木兰"姐姐轻柔地说,"还不睡呀?都已经三更了。"便走来想要扶起木兰:"再不睡老母父可要生气了。""唉!"木兰深深地叹了口气,抬起那朦胧的眸子,"姐,您请过目,这可如何是好呀?"花姐接过木简,细心地打开——原先是军书。"你也别愁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快睡吧!"木兰微弱地点点头,轻轻卧躺在木席上,花姐微笑一下,那微笑蕴藏着苦——她也为这事担心。随后,她为木兰熄了灯,闩了门。

  第二天,花姐早早起来,去看看木兰。呀!木兰不见了!而她的衣服、头饰、花黄全留在床头呀?!裸着身子能跑到哪去?花姐正焦急时,"哎呀!"老父房内,又传来一声惊叫,花姐急忙跑去。发现父亲衣柜上钉着黄蜡纸:

  父亲,望借一套您少时的战甲和衣服,请原谅!

  ——木兰

  家人都愣住了。木兰一个女孩,借男装干什么?

  "咚咚咚"——有人敲响了花堂门,五岁的小弟弟蹦跳地去开了门——一位身穿战甲,手拿着长鞭,头发盘得高高的英俊青年站在门外,身后跟一匹千里俊马,马背上安着漂亮坚固的马鞍,马头上顶着漂亮的铜制马笼头。

  小弟见了,好奇地扯扯小伙子手里的长鞭,瞪大眼睛问:"哥哥,我们家的木兰姐姐不见了,您是来帮忙找她的吗?"小伙子听了,不禁笑了起来:"小弟呀,你真认不出我?"小弟听了,觉得声音好熟悉,再仔细一瞅——木……木兰姐?小弟欢呼起来,大伙"唰"地围了过来。

  "呀,真是木兰!一个女孩子家穿这些干啥?"老母用苍老的手抚摸着木兰。

  "是呀,还东奔西跑去买这些。"姐姐关切地说。

  "是这样的,父亲已年过半百,木兰也没有长兄,我只能……"木兰深情地望着家人,把目光投向远方,眼里满是坚定,"替父从军!"

  "胡闹!真是胡闹!女孩子上前线打仗,自古以来哪有这等事!咳,咳咳……"父亲被气得直咳嗽。

  "爹——"木兰急忙冲上前,为爹捶背。"我明白你的武功不逊于男子,我也明白你是对我们好,但前线是危险的,你去不了。""可是,爹,不去全家都要遭受满门抄斩的酷刑!同样是死,不如去拼一拼!""咳咳……好,但你必须要细心,不能轻敌!"

  木兰出征了。她跋山涉水,快马加鞭地赶去战场。远离家乡,一切都是那么陌生。木兰明白,要想恢复以往的生活,她只能咬咬牙,不顾一切向前冲!

  战场上,木兰不顾自身危险,身经百战,为故乡、为国家的安危奋战到底!

  由于木兰战功赫赫,天子赏赐她很多财物,问她还想要什么,木兰说:"部下不敢当,只望天子借部下一匹千里马送我回到故乡。"天子舍不得人才,再三挽留却留不住,只好答应了。

  一路上,木兰飞驰于乡,她拼命按住那颗激动得要跳出来的心,兴奋地想着与父老乡亲们团聚的欢乐情景。

  "嘶——"万尘飞扬,千里马停下来,用头噌噌木兰。"爹!娘!"木兰翻身下马,一头扎进日思夜想的亲人温暖的怀抱!

  姐姐找出她最漂亮的衣服、头饰,高高兴兴地打扮一番,提着裙子找到了木兰,"哎呀,最终把你给盼来了,真是急死我了!""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咦?小弟又调皮到哪去?""你用不着担心他,他已经长大了,成英俊小伙了,不调皮了!这不,他在花堂后院忙着为庆你回乡的酒宴呢!对了,赶快进房把衣服换了吧!"

  木兰仔细地挑了一套最漂亮的女儿装,柔情地坐在床边,细心地梳妆打扮,对着铜镜左照右照……梳妆完毕后,胭脂白粉凝成的脸显得更加美丽。

  她迈着碎步走到正堂中央,战友为木兰的美貌而齐声惊叹:"想不到花将军还有这么个美丽的妹妹,怎样没有跟我们提到起过呀?""各位战友,"木兰一双汪汪秋水眸凝视着他们,"我就是木兰呀!""啊!"战友们连声惊呼!"我明白了!"李将军反应最快,"木兰替父从军,不畏艰险,本身我们就应当更加肃然起敬!"堂内顿时笑声、欢呼声、掌声连成一片,响彻云霄!

  木兰,世界为你而肃敬,立正!敬礼!

  木兰诗改写(九):

  木兰花开

  夜,格外沉静,皎洁的月光洒在中原大地上,空旷而凄寒。一阵阵织布机的声音打破的商丘小镇的沉寂,声音越来越急促,俨然古筝急促得让你绷紧神经的琴弦。戛然而止——沉默,唯一还亮灯的窗户里传来女孩哽咽,哭泣。星星还同往常那样在天空上闪烁,寒风吹起的沙尘迷漫在商丘古镇的街巷里,却迷漫不住花家窗前灯下花木兰那瘦弱而倩秀的身影。

  其实,她的父亲也在辗转反侧,恨年过花甲不能报国戍边。可怜的父亲,枯颜白发,髯须飘飘。蹒跚地走近女儿跟前:“女儿啊,你在想些什么呢?大不了老夫随他们而去,只要是为国戍边,吾今生死亦足也!”木兰收住泣气,长叹了一口气,一头扑到父亲的怀抱:“爹,我恨我为什么不是八尺男儿身,不能替我花家应征,驰骋疆场,奋勇杀敌啊!”

  是的,昨日深夜一纸军队的文告打破了家中的宁静:军书连下十二道,每一道都在催促父亲重新披挂出征。木兰拭干眼泪,凝望父亲的风烛残年的白发,瞅瞅拿着羊鞭蹦跳的弟弟,最终郑重向父亲宣告:“爹,我决定女扮男装,替父从军。”“啊?这可是史无前例的欺君之罪,使不得啊!”花老人贴着房门的缝隙听了听外面的动静,战战兢兢也泣不成声。

  第二天清早,花木兰就出门到街头上,在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马鞍、南市买马笼头、北市买马鞭。忙乎了好一阵子,备齐了战装,然后在女扮男装后,辞别父母,日夜兼程,奔赴战场了。早晨辞别了父母,晚上就到达了黄河边。万丈狂澜似千军万马杀向胡骑,远方的家乡仿佛传来父母呼唤我的声音;朝起晚归告别涛涛黄河,向着战场马不停蹄。黑山、燕山依稀可见,父母呼唤声已在遥远天边,马鸣萧萧,残阳如血的场面就在眼前。

  为了父母,为了国家,哪怕山高路远,木兰早已经将生命置之度外。“杀啊——”战场上炮火连天,刀光剑影。战马的嘶鸣声、战士的呐喊声、急促的号角声、以及刀、剑撞击声响彻整个大地,黄沙满天,血流成河。敌人的尸体横七竖八漫山遍野,木兰和将士们欢呼声此起彼伏。夜深人静,花木兰与男战士一道站岗放哨,严阵以待。漫长黑夜瀚海阑干百丈冰,天寒地冻唯我木兰英武。你听,无边的旷野上传送阵阵打更的声音,清冷的月光照着木兰坚硬的铠甲。多少次折戟沉沙将士身经百战,为祖国而死;英勇的花木兰过关斩将冲破敌阵幸存凯旋。

  庆功宴席上,皇上举着一杯酒对花木兰说:“你伤痕累累,九死一生,捍卫了边疆,巩固了中原,应当重赏啊!”木兰叩拜天子:“战争烽火连天,壮士都战死沙场,最终换来我们的凯旋,应当奖赏那些为国捐躯的人血男儿。”“木兰不必谦让,你的功劳很大,朕愿赐予你一个尚书郎,怎样样?”皇上话音未落,花木兰笑着摇摇头:“多谢皇上的好意,为祖国付出,这是应当的。我不需要做尚书,是否能给我一匹千里马,送我回家?”皇上用赞赏地看着花木兰:“好,那么朕就不强迫你了,把朕的御马送给你,让你回家。”说着,叫手下从皇宫里牵出一匹自我最喜欢的千里马赏赐给花木兰。花木兰拜谢皇上,骑上马朝着家乡的方向驰骋而去。”“嗒—嗒—嗒,嗒—嗒—嗒”,花木兰快马加鞭,马蹄声声,尘土飞扬。此时,归心似箭的木兰心里好不兴奋,恨不得立刻飞到家。

  父母得知花木兰回家的消息,欣喜若狂,他们相互搀扶着蹒跚地走到城外外,眼巴巴地看着一匹又一匹骏马飞驰而过,远处传来“爹、娘———”。循声望去,花木兰骑在立刻,飞奔而来,正在向他们招手。老人家顿时激动得两手发抖,先是一惊,后是蹒跚的迎了上去。木兰来了一个“悬崖勒马”,纵身跳下马,张开双臂,紧紧地拥抱住爹和娘。花木兰一家以及陪同她回家的战友们,一路说说笑笑地走在回家的路上。花木兰感到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和完美。

  “姐回来了,姐回来了!”弟弟欢呼着,紧之后年少的弟弟操起刀,忙着霍霍地磨刀杀猪宰羊招待姐姐。回到家的花木兰推开东屋的闺门,坐在西屋的床上,脱掉作战时的战袍,穿上我原先的旧衣裳,一切都是如此熟悉。花木兰笑吟吟地走出来:“让大家久等了。”边说边坐了下来。“什么?”战士们纷纷看着花木兰,目瞪口呆:“十几年的战场生活,却不知你原是女儿身!”“哈哈哈……”花木兰家中传来了一阵阵笑声……整个中原大地,木兰花开,漫山遍野,遍野满山!

  木兰诗改写(十):

  秋天。很冷。

  风不是很大。

  叹息声,一阵、一阵的从院子里传出。其中,还夹杂着几声机杼的声音。走进一看,才发现原先是一位少女在叹息。秋风吹过他两鬓的头发,两片红落下,飘在她的头发上,落在她的肩上。她仍在叹息,她在沉思,她很忧伤,她仍在想着昨日的那一幕。

  她叫花木兰,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昨夜走过父亲的房间时,看见征兵文书,得知单于大犯边疆,君王在很多征募兵士,那么多卷征兵文书,每一卷上都有父亲的名字。父亲没有长大成人的儿子,木兰没有什么兄弟,她隔着窗子,看着父亲脸上那股神情,木兰仿佛随时都感觉到,她会随时失去她的父亲,她的心在痛。

  “不,我不想失去父亲,我要待父从军。”木兰在心里默默叹道。

  自从有了这个信念,她就从没有放弃过。她站了起来,跑到各个市集去买了一些必要的装备,她买了马,买了马鞍,买了辔头,买了长鞭。回到家,盘起自我的长发,换上男装,留下了一份信,又悄悄地拿走了那把,昨晚父亲擦拭了好久的陪伴了他多年的宝剑。

  这时,天色已经晚了,谁知又下起了大雨,但她什么也不顾,骑着马,冒雨冲了出去。

  风很大,雨点就像石子一样,打落在她的脸上,身上。但他的脸庞,总会露出那份毅然的面孔。她能够想象到,想象着父亲看到那封信时,会是什么样的心境,那是一股悲伤。能够想象到自我的母亲,是如何含着泪,呼唤自我的。但她也是为了自我的父亲。为了整个家庭。一想到这些,她便会抬起头来,毅然向前。

  大约奔了两天,她抵达了军营。在这军营里,可能有人是为了国家而战,可能有人是为了自我的荣耀而战,但她却是为了自我的父亲。

  时间很快。

  十年过去了。

  花木兰已经打了大大小小上百场战役,她也真正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回想起与敌人交战的场面,回想起行军万里奔赴战场作战的劳累,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有时晚上还会做恶梦。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她都挺过去了。因为他们胜利了。此刻的花木兰,正率领着全军,前去面见圣上。她此刻可不再是什么无名小卒,她已经是鼎鼎大名的花将军。

  皇上给人的感觉,都是威严,肃穆的。可是这一位,说话间,却带着几分激动,因为他实在是太感激花木兰了。“你说,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朕有的,统统都给你。”花木兰笑了笑,说道:“下官一无所求,只因辞乡多年,劳家中父母挂念,甚是不孝,故欲辞官回乡。”虽然皇上再三恳求,但还是被木兰婉谢了。

  风吹过,红叶落下。此刻木兰以站在家门口。望着家园中的那棵树,已经变红了,又是秋天吗?又是十年前的那个离走时的那个秋天吗?她有点感伤,可是她不会落泪,因为军旅生涯,让她变得坚强了。

  此刻她已换完女装,她推开院门,看见父母亲正坐在院中,个个深思熟虑,低着头。似乎自从她走的那天起,就在那里等,等她回来。她再也忍不住了,扑上去紧紧地搂住爹娘,两行泪不知何时已经流到了嘴角。在坚强的人,也无法忍受青亲情带给他们的折磨。此时,三个人互相看着,离别了十年,此时见了面,什么也没说。自然,他们也不知从何说起好,仅有默默的泪水。

  但这样就足够了。

  让大幕落下,让这一家人去享受离别后的欢聚吧!

  木兰诗改写(十一):

  夏夜,一片漆黑。在这寂静的夜里,忽听有人在微微叹息。是谁在叹息呢?过了一会儿,叹息声又响起,掺夹着浓浓的惆怅。仔细瞧,原先是木兰姑娘正对着门织布。怪!怎样听不见织布声,只听见木兰的叹气声呢?猜想木兰必须是有心事。问一声闺女你在想些什么?思念些什么?来,告诉为娘的。木兰静静地说:“娘,儿既不是在想些什么,也没有思念些什么。昨日夜里在城门看到军队所张贴的文告,说是皇上要征兵,攻打匈奴。征兵名单上有很多卷,木兰我仔细看了看,几乎每一卷上都有爹爹的名字。哎......我爹他没有大儿子,木兰我没有长兄,爹爹毕竟年岁已高,不宜再出征了.儿愿为此买鞍马,替爹爹去出征!'娘沉默了好久,抬起头,久久地望着木兰,沉重地说:'木兰啊!你代父从军,处处要细心啊!

  第二天,刚刚拂晓,木兰就辞别爹娘出发了。木兰东奔西走做好了出发前的准备工作,唯一不舍的,还是爹娘啊!“爹,娘!多保重啊!儿未能在身边照顾二老,是儿的不孝啊!”木兰应对着滚滚黄河水,一座座高山,不禁失声呐喊。

  木兰不远万里奔赴战场,象飞一样地跨过一道道关,一座座山。边疆严酷的气候,使木兰那嫩白细致的肌肤变得沧桑。生活中诸多的不便与困难,并没有让木兰倒下。她记得父亲的嘱咐:“儿啊!要好好地报效祖国啊!全国的父老乡亲们都盼着你与战士们胜利归来啊!”“为了年迈的双亲,为了父老乡亲们,为了国家,我必须要打赢这场仗!!”

  一阵阵凶杀,一场场战役,木兰运用智慧和勇气过关斩将。十年的战役,虽艰辛,但也值得-----木兰与将士们胜利归来了!!!

  木兰胜利而归,使皇上开心不已,使全国百姓兴奋不已----祖国最终能够恢复和平了!皇上当即策封木兰为尚书郎。木兰笑而不接。皇上笑问木兰想要些什么奖励。木兰说:“论行赏,论官职,都不及臣一颗思乡心。愿皇上恩准,送臣还故乡,与家人团聚!”“钦此!”

  木兰骑着千里马,威风凛凛,心急如焚地赶回家乡。城门外,爹娘互相搀扶着来迎接十年未见的心肝女。姐姐细心装扮了一番,也在迎接队伍里。小弟拿起锋利的菜刀去宰杀猪羊,准备为姐姐洗尘。木兰回到闺房,屋里的一切既是那么熟悉,又是那么陌生。初中续改作文kt250.Com穿上自我的衣裙,恢复女儿身。

  装扮妥当,照照镜子:镜中的自我已不再是十年前那闭月羞花的小姑娘了,而是一个历经风霜的女人啊!“十年啦!!我已老了十岁了!真是‘岁月不饶人’啊!”木兰心中一阵失落。出去看看同行的战友们,他们都在饮酒作乐。见木兰一身女儿装,甚是惊讶。与木兰一齐生活了许多年,竟未察觉木兰是女郎?众人在惊讶之余,不禁感慨:木兰果真是女中豪杰,令人钦佩啊!!

  雄兔的两只脚不停地爬搔,雌兔两只眼睛则时常眯着,因而容易辨认。可当雄雌两兔在一齐贴地而跑时,谁又能辨认出哪只是雄兔,哪只是雌兔呢?

  木兰诗改写(十二):

  一个女子勤劳勇敢、坚韧质朴、不贪功名,替父征战、离家保国的巾帼英雄。大家明白这个女子是谁吗这个女子就是鼎鼎大名的花将军——花木兰。

  织布机的声音唧唧又唧唧地响着,我对着门在织布,忽然间听不到了织布机的声音了。只听到自我的声声叹息,我在想什么,我在思念什么,我什么都没有想,也没有思念什么。昨日晚上我看到了军中的文告,原先是皇上大规模的征兵,征兵的名册上有很多卷,可是卷卷都有父亲的名字,我对这件事感到很为难,父亲又没有儿子,我又没有长胸(所以认不出是女的)。想了很久,还是愿意为此去买马鞍,从这一刻起我替父亲征战。

  于是我就来到东边的集市,去挑选比较买一匹骏马来,又到西边的集市买马鞍和垫子,又到南边的集市买马嚼子和缰绳,又到北边的集市去买长鞭。早晨我告别了父母,离开了家乡,晚上就到达了黄河边,宿营下来了。听不到父母呼唤我的声音,仅有黄河流水的声响。早晨我告别黄河,离开了。晚上到达黑山边,听不到父母呼唤我的声音,仅有听见燕山的胡马嘶叫声。

  经过我的努力,不到万里,奔赴战场,像飞一样地跨过一道道的关,越过一座座的山。北方的寒气,传送着打更的声音。清冷的月光照着我的铠甲。经历了许多年,许多战争,我们的将军和有的壮士都战死沙场了,换来我们的胜利。我们归来拜见皇上,只见皇上坐在高高的明堂上。皇上给我记了很大的功劳,赏赐很多的财物,皇上还问我想要什么,我不愿意做尚书郎,期望骑上千里马,送我快点回到故乡。

  年事已高的父母听到我要回来,都互相搀扶着到城外迎接我;姐姐听到我要回来,就对着门梳洗打扮;弟弟听到我要回来,磨刀霍霍杀猪宰羊。推开我东屋的闺门,坐在我西屋的床上,脱掉我作战时的战袍,穿上我原先的衣裳,对着镜子细心地梳妆打扮起来,还贴着装饰物,梳理完毕。我就去看我那同伍的士兵,同伍的士兵对我感很惊讶:“我们同行作战这么多年,都不明白你是个姑娘”。

  木兰代父征战的故事,便传为佳话。从此,花木兰也成为了人们心中的英雄楷模。

  木兰诗改写(十三):

  在寂静的夜里,唯独木兰家的灯还亮着。从屋子里传出一遍又一遍的叹息声。猜想肯定是木兰有心事。娘走过来看了看木兰说:“孩子,你在想什么呢?”木兰摇摇头答道:“没什么,只是昨夜见到军队的文稿,征兵栏上有爹的名字。爹爹年迈,又体弱多病,我们家里没有成年的男子,这可如何是好呀……”忽然,她眼里闪过一道兴奋的光芒。木兰看着娘说:“娘,女儿愿意替父从军!”娘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和木兰的手紧紧握在一齐。  

  出征这天,木兰把自我的头发盘了起来,穿上了男儿装,再望望远处,心中不免有些留念。  

  与爹娘分手后,木兰没回头望一眼。直至渡过黄河,翻过黑山,才回头,此时早已听不见爹娘的呼唤,也看不到故乡了,战马的嘶鸣却在耳边回荡。  

  战场十年的厮杀,对于木兰是那么漫长。战争最终结束了,一切又恢复和平。对立大功的木兰,皇上欲封她为尚书郎。木兰对着皇上说:“木兰不要当什么官,只要还乡见爹娘,请皇上恩准。”皇上说了一句:“朕答应你,让你还乡见爹娘。”  

  木兰骑着马回到了家乡,只见到爹娘和乡亲们都出来纷纷欢迎木兰还乡。木兰一见爹娘,姐姐仔细打扮一番,木兰的弟弟磨着刀,准备杀猪羊呢。木兰笑笑,走进了闺房。  

  脱去战袍,穿上了旧衣裙,拉下头巾,披起了长发,木兰细心梳理着长发,戴上发饰,出去见她的伙伴。伙伴们一个个目瞪口呆[注:形容因吃惊或害怕而发愣的样貌。原先木兰是女郎。

  木兰诗改写(十四):

  在银白的雪山上,一支仅十几人的军队在夜以继日地走着。突然,不知是谁打响了大炮,他们的行踪被敌人发现了。敌人立刻躲在隐蔽的地方向他们发起攻击。军队为了消灭敌人,便发起了反攻。

  可是敌人众多,军队不得已用上了大炮。最终躲在隐蔽地方的敌人被消灭了,但军队只留下了最终一个大炮。

  正当他们感到高兴的时候,敌军队的主力向他们冲来。将军手脚忙乱地拿出了最终一门大炮。突然间,大炮被一位英武的小伙子抢去了;他扳开拉勾,对着雪山就是“呯呯……”打响了。

  “哗——”雪山骤然间崩塌了。雪像一块块巨石落了下来,可怜那十万敌人,包括单于在内,全部被大雪活埋了。

  可是,这支军队同样也处于危急之中。聪明的小伙子立刻骑上敌军的马,将剩下的战友扯上马,飞快地逃离了雪山。

  敌军全部消灭了,小伙子和他的战友们辞别了可汗,向家乡出发。

  小伙子快到家乡了,他远远望去,他的爹娘和乡亲们早就在村口等候他们多时了。

  这小伙子是谁他就是立下赫赫战功的木兰将军!

  回到家后,木兰将军急急忙忙跑到卧室,脱下了征战时的袍子,换上了一身女孩子穿的衣服。出门一看,战友们个个大吃一惊:“呀,将军,我们同战十多年了,哪晓得你原先是个女孩子呀!”

  “是这样的。十二年前,点兵的名单上有我爹的名字;可当时,我爹卧病在床,我没有长兄,只好替父从军了……”

  听完木兰将军的陈述,大家都竖起了拇指。

  木兰将军笑着说:“谁说英雄必须是男孩。你们见过兔子吗那雄兔总是脚扑朔,雌兔总是眼迷离,可是两只兔傍在地上一齐走,你们哪个认得他是雄兔还是雌兔”

  “哈哈,说得不错,女孩也能够当英雄啊!”人们都对赞叹着说。

  木兰诗改写(十五):

  很久很久以前,在宋代时期,出现了一位流芳百世的女子,她就是花木兰——

  我名叫花木兰,有一个小弟和一个姐姐。我家没有长子,父亲是一名军人,但几年前,在大战中父亲的左腿受了永久性的伤害,只能依靠拐杖走路。生活是平凡而幸福的,可不久因战争再一次爆发,打乱了生活的平静,皇帝陛下大规模征兵,每家每户必须出一名男丁,否则满门抄斩。我家仅有父亲一个男丁,便被纳入新军范围了。我经过再三思考,决定代父出征。我偷偷地买了马和所需的一切,偷出了军帖。

  那天夜里,我穿上军装,准备出发,没想到竟被父亲发现,“你在干什么回来!回来!”父亲大声喊着。我头也没回,怕心软。我飞快地骑着马走过黄河,经过黑山,最之后到军营,以花户主之名报效祖国,开始了军营生活。

  “你们站好了!立正!直起身子,象什么样貌!”这是我们的将军。他虽然很年轻,却十分严厉。光练习立正就要在阳光下站立一上午,每一天要在河流的木桩上提着两个水桶经过,负重练习、耐力练习……一天下来,全身酸痛,而军中又全是男子,戒备森严,生活十分不方便。这样艰难的日过了一年,我和新军们已成了真正的战士,不久我就参加了战斗。战争是异常残酷无情的,无数人死在战场,他们的尸体冰冷地躺在染血的土地上,眼睛无神地睁着,连亲人的最终一面也没有见到,就离开了。就这样在与死神拼搏的日子里,十几年过去了,我和剩余的战友重返国土。

  我还见到了皇上,并拒绝了封赏,由几位战友陪同回到了我一心想念的故乡,见到我的家人,泪水夺眶而出……可是当战友见到我的女子打扮时着实吓得不轻呀!

  我就是在历史上不输给男人的巾帼英雄花木兰。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