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熬一夏

2020-07-28 18:11:22 | 作者:刘成友 | 点击: | 手机版
煎熬一夏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20157.html

  坦率地说,一年四季中,我不喜欢夏天。

  尽管满目葱茏,草木葳蕤,花儿绚烂,万物都在激情澎湃蓬蓬勃勃地生长,但我不喜欢!

  不喜欢他暴烈任性的脾气,忍受不了他反复无常的变脸。漫漫长夏,几时不是在烦躁、焦虑、郁闷和恐惧中度过?又何时不在自相矛盾地祈祷:快下雨吧!快天晴吧!

  或许正是凭借着其他季节不可比拟的力量吧,风雨雷电和似火骄阳便如蹩脚导演拍摄的武打剧中,交替出现的打打杀杀的血腥桥段,以为这样就能掀起扣人心弦的高潮,结果只是招人讥笑和厌烦。

  和春天相比,夏天是直率的莽汉。多情的春天总是于和风细雨中半掩芳容,手牵弱柳,沉醉于粉红色的梦幻。因为她坚信世界是如此美好,只要把梦想播种进苏醒后的土地,就一定能收获姹紫嫣红的诗意和浪漫。

  在秋天的眼里呢,夏天显然过于肤浅和急躁。瓜熟蒂落,天高云淡。一脸谦和,雍容大度的秋,如无所不知的智者,轻描淡写地评说刚刚过去的夏天。他说,所有的风雨其实都只是一种必不可少的铺垫,所有的结果都是自然而然的顺延,何必如此慌不择路的瞎摸乱闯,又那里需要在煎熬之中梦绕魂牵?到头来所有的结果远没当初想象的那么重要,即使也有那么一点儿心有不甘吧,几缕绵绵秋雨,就能把它洗得云散烟消……

  冬天没有春天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梦想,也不象秋天那样志得意满或多愁善感。他是饱经沧桑的老人,少言寡语,性情平和,在千帆过尽的解脱里,在一杯清茶或淡酒中,在一册大字印刷的线装书的字里行间,品咂岁月的无常和随意。

  夏天与他们全然两样。个性鲜明,热情似火,轻信梦想,鲁莽行事,喜欢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你看,春天还没有转身,他就急不可耐地赤膊上阵。他太想有一个精彩的亮相,太想展示自己强大的存在!一露头,他就捧出炽烈的太阳,仿佛要一下子贡献出万物生长所需的全部热量,并驱散天地间一切湿气、瘴气、雾气和晦气。夏天的太阳总是这样豪横,既不心软,也不退让,直到烤化天上所有的云彩,直到逼出大地体内最后一丝潮气,直到目光所及的所有地方,都闪烁着飘飘忽忽的白焰!

  人都躲到屋子里去了,吹着空调,打着蒲扇,光着臂膀,恹恹思睡;只有那些躲在屋子里就生计无着的人,还在烈日下挣扎奔忙,挥汗如雨。小河干枯,江海消瘦,大树低头,禾苗枯萎。凶猛的狗不叫了,躺在树荫下呼呼喘着粗气,蚊子和苍蝇也都藏了起来,等到晚上才在萤火虫的指引下,委委琐琐哼哼唧唧地露面。此时,知了也才开始有气无力的长一声短一声的呼唤着同伴。夏天的夜晚真好啊,因为它赐给了人一丝丝清凉!那一丝丝清凉,在春天和秋天是多么微不足道,可是在夏天却让人如此难忘!

  下点雨吧,下点雨吧!所有的生灵都在哀哀求告。

  ……没有任何征兆,天上霎时堆积起厚厚的乌云,一阵无声的晦暗和沉闷之后,滂沱大雨就山呼海啸般从天而泻,并裹挟着惊心动魄的雷声、席卷一切的狂风和面目狰狞欲把天地撕裂的闪电。那风声雨声和雷声呵,如万千匹狂奔的野马呼啸而来,如千万只战鼓同时擂响,如丧心病狂的魔鬼歇斯底里地长嗥:避我者生,挡我者死!在这欲吞噬一切毁灭一切的咆啸声中,平静的海面揿起万丈狂澜,娴雅的小河变成发疯的泼妇,房屋倒塌,大树摧折,山崩了,地裂了,路断了,天宇满目混沌,大地一片汪洋,人们呼天抢地,四处奔逃!渴盼已久的甘霖,霎时成了灭顶的灾难……夏天,就用这种“野蛮其体魄”的极端方式,一遍遍刷新和提升自己承受灾难的极限!他在拯救自己、成就自己的同时地否定自己和毁灭自己;他清除了自已表面的污垢,却又冲激出沉淀深深的渣滓和垃圾……

  风停雨止,天空明净,大地一片清爽。强悍的禾苗和大树抖掉污泥浊水,傲然挺立,病弱的枯枝、朽木、倾斜的房屋、松软的山石、淘空的堤岸……一切经不起风吹雨打的什物,被无情的淘汰和清洗!

  人们树们草们鸟兽虫鱼们刚长舒一口气,可谁知比暴雨前更炽烈的太阳又已高高升起,扑面的热浪早已悄悄地包围了大地;在太阳远远的身后,上帝又在密谋着下一场更加猛烈的暴风雨!人们也似乎忘记了刚刚过去的劫难,望着白花花的太阳,期盼着下一个雨季。

  夏天,就这样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酷暑和风雨的游戏。除了这两种极端的方式,他好象别无新意。即使偶尔有一两天没有太阳也没有风雨,其闷热却又无与伦比。人们仿佛如食物置入锅底——虽然看不见火焰,但酷热却比直接烘烤更加难以忍受。他有时还同时祭起两样法宝,一手举着太阳,一手泼洒暴雨,“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并在阳光辉映的雨幕中,架起虚幻的七彩虹霓,让弱小的人们在双重煎熬中膜拜他无边的法力!他就这样一遍遍地将大地放在高温中炽烤,然后又毫不怜惜地用洪水对其浸泡和冲洗。他把世间万物变成了矿石,把天地变成了无情的炼狱。无助的生灵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在骄阳下祈求风雨,在风雨中苦等天气“转好”的消息,在反反复复的煎熬中,宿命的跌跌撞撞的捱过这漫长的夏季。

  ……

  今年的夏天更加不同寻常,除了难耐的高温和前所未有的洪水,还有席卷全球的瘟疫,此起彼伏的地震、磨牙吮血的虎狼环伺……自然和社会都在酝酿和密谋着惊心动魄的暴风雨!这难熬的夏天啊,不知将带给我们怎样的命运?

  昨天,我正躲在空调房里,看着窗外白花花的太阳发呆。一位年青的朋友来找我诉苦。生活真的太艰难了!他说,孩子还小,不听话,成绩让人担忧……父母身体不好,自己工作压力大,而且好象看不到尽头……就象这难熬的讨厌的夏天!

  还能怎样?熬吧,也许,熬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明知道这话毫无意义,并不能给他以指点和安慰,但除此之外,我实在没有更好的经验。

  ……好在,你还年青,正是人生的夏天,而夏天正要经受磨难。这是上天的安排,四时如此,人也一样。你现在的状况,让我羡慕呢!……因为我已经老了……

  我自相矛盾地安慰着他,自己的心却一下子变得灰暗,并真正嫉妒起他来。此时,我忽然觉得窗外的阳光并不那么刺眼,夏天也并不是特别令人讨厌。因为我突然悟到:夏天的性格正是青年的性格,夏天的境遇也正是青年绕不过的经历;天人合一,万物同理,只有经过煎熬,才会变得成熟。

  天之夏季,必多灾难,人之夏季,必多磨难,国之夏季,必多危难。或许,这正是上帝用心良苦的安排,只有经历过了,经受住了,一切都会柳岸花明,迎来金风送爽硕果飘香的秋天。

  刘成友,重庆人,国企职工

Tags: 煎熬一夏

  • 上一篇: 一滴水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