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回家

2020-09-16 17:25:21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原创散文:回家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25787.html

  秋日的村庄显得格外热闹,人们都在忙着收获庄稼,一些外出打工的也陆续回家帮忙。

  小龙到外地打工有好多年了,一直没有回家,父母亲也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没有合眼了,尤其是母亲已经习惯了每晚躺着想儿子,想像着儿子哪天突然回来了。昨天晚上母亲梦见小龙回来了。

回家

  母亲照例起了大早,去村口转了一圈,照例在通向村外的路口眺望了很久,失望地回到了家。照例收拾一家人的早饭。说是一家人,其实也就她和老伴,还有大儿子和儿媳妇。小龙是家中的老小,姐姐前些年远嫁他乡了,哥哥今年才结婚。

  正准备吃饭呢,母亲听到大门外有小车的声音,让老伴和儿子儿媳先吃,他出去看看。

  母亲走出大门,看到一辆白色小车停到了自家门口,正准备走过去问问是怎么回事,可能是找人的吧。车门开了,从车里走出一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戴着一幅墨镜,径直向母亲走来。

  “小伙子,你找谁呀?”母亲疑惑不解地问向她走来的小伙子。

  小伙子没有回答,而是摘下了墨镜。

  “妈,妈,我是小龙呀”说着就上前抱住了多年没见的母亲。

  母亲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晕了,半天没愣过神来,在小龙抱住她的时候也情不自禁地伸出双手搂住了小龙。

  “妈,我回来了”小龙有些哽咽。

  “小龙,我的儿呀……”母亲已经泣不成声。

  母亲泪眼婆娑地双手抚摸着小龙的脸,几年不见,儿子黑了,瘦了,她好心疼呀,赶紧拉儿子进家门。

  “你们看谁回来了”母亲一进大门就向屋里喊开了。

  大家听到喊声,大龙跑出了门。

  “小龙,你回来了”。

  “哥,我回来了”。

  说着一起进了门。

  “爸,我回来了”,小龙向站在桌前正准备走过来的父亲问好。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父亲激动地说。

  见过还有没见过面的嫂子,一家人算团聚了。母亲又做了几道菜,大家一起吃了早饭。

  小龙这几年在外打拼,虽然吃了不少苦,但总算出人投地了,母亲悬了多年的心终于可了放下了。母亲别提有多高兴了,围着儿子问这问那,问东问西,恨不能知道儿子这些年的一切。但小龙只是呵呵一笑,对母亲说,一切都好。

  小龙这么多年没回家,现在终于回来了,感觉心里愧疚,欠父母的太多,就张罗着要请父母及全家人吃顿饭。母亲一开始说什么都不同意。认为在饭馆吃饭家在是太不值了,都是一家人没有必要去外面吃,就在家里做了吃就行了。认为是儿子在外面时间长了,吃不惯她做的饭了。

  小龙知道母亲活这么大岁数从来没有去饭馆吃过饭。一个是不习惯,关键是以前家里穷怕了,怕花钱。就动员哥哥和姐姐劝说母亲。母亲最终答应了一家人去镇上最好的饭馆吃顿饭,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小龙开车把父母拉到了镇上的饭馆,姐姐姐夫,哥哥嫂子,还有外甥都到齐了。饭馆装修的也不算多豪华,但收拾的很干净,看上去还是很有档次的。母亲是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地方,和父亲仔细端详着包厢里的所有陈设,摸摸这儿,看看那儿,心里开始盘算着这吃一次饭要花多少钱啊,但又不敢直接问小龙。

  人都落坐,母亲和父亲被安排到最上席坐定,母亲坐立不安,好不自在,摸摸桌子,挪挪椅子。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一盘又一盘,很快上了有十几个菜了,眼看着服务员还在上,母亲有些着急了,上这么多菜要花多少钱啊!现在怎么也沉不住气了,直接对小龙说:“小龙,够了,再不要上了,上多了吃不完浪费…”“妈,没多少,快上完了,再说了,已经点了,不上也得交钱…”听小龙这么说,母亲只好作罢,任由服务员一个接一个地上菜,上一个菜,母亲的心就疼一下。

  “妈,您吃呀,怎么老是看着呀”小龙看母亲拿着筷子不夹菜,就让母亲快点吃。“吃,我吃……”母亲不知道要吃哪个菜,好多菜都是第一次见,别说吃了。看着这花花绿绿的一桌子菜,母亲心里不是滋味,为儿子有出息感到高兴,为自己能吃到这么好的菜而高兴,为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而高兴,高兴的母亲热泪盈眶,偷偷抹眼泪的动作让小龙看到了。小龙端起一杯饮料站到了母亲和父亲的中间:“爸,妈,儿子不孝,这么多年让你们担心了,今天儿子请您们二老吃饭,算是敬点孝心吧,儿子谢谢爸妈对我的牵挂和思念,敬二老一杯,祝您们身体健康,一切顺心…”说完举起杯子和父母亲碰杯后一饮而尽。父亲和母亲碰完杯喝了一口,母亲越发激动的控制不住了。大家互相劝吃劝喝,好不热闹。

  一桌子菜,一家子人,吃了几个小时,大家都已经酒足饭饱了,但还有些菜没有吃完。母亲舍不得走,但又吃不下,一再劝大家再吃点,怕菜剩下浪费了。母亲一直盯着桌上盘子里的菜,感觉好心疼呀。小龙理解母亲的心思,让服务员把剩下的菜全打了包,让母亲带回家,下顿饭继续吃。母亲脸上的心疼愁云才消失了。大家都准备离开了,母亲还在一个盘子一个盘子地检查有没有剩下没打包干净的菜。发现桌子上还有谁落下的一块馍馍,母亲拿起来放进了打包袋里,顺手捡起来了几个馍馍喳喳子,吹了吹,放进了嘴里,含了半天还没舍得咽下去,像是含着一块珍珠似的。临出门时,母亲又仔细扫视了一遍桌子,确定再没有任何吃的东西才离开。

  虽然小龙没让母亲知道吃饭花了多少钱,但母亲也能推断出来花了不了,这让母亲又心疼了好长时间,觉得她同意小龙请她和大家吃饭,让小龙花了那么多钱,真不应该,她又开始自责自己,心里觉得对不起小龙。

  文:许建忠

  

Tags: 散文 回家

  • 上一篇: 不要让爱受伤害
  • 下一篇:又见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