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值得学习的对手

2020-09-28 17:30:09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太值得学习的对手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26770.html

  

  因事返归武汉,跟老友叙旧,难免忧患战争危机。这时很容易恨煞日本!甚至达成高度默契:一旦日、美联手祸害中华,就应该毫不迟疑,抹平日本,永绝后患!

  然后驱车神游,渐渐地又不期然逆转到了矛盾的心态。转换的契机,仿佛在于忽然停车加油。我问“加几百?”答“二百块。”“一次能跑多远?”“不一定,路程差异很大。”“你这车省油吧?”“反正我从头到尾,只相信日系车。稳定、可靠,比较省油。”我感觉了矛盾的突兀。老友也无可奈何地感喟莫名:“还是我在天津日化的那个日本工头语言最瓷实——不怕你们多么擅长痛骂,到最后你还达不到日本的质量!还不是得求我们?有本事你就应该拿得下高质量,这样你才有骂的资格?对吗?!”

  喔,隔着千里远,20年前的对话,空谷蛩音般的余韵袅袅,冲击了我的抑塞不平之气,令我沉吟良久。

  1979年,世界著名指挥家日本籍小泽征尔首次来华指挥交响音乐会,小泽征尔听取试唱,选拔了杨洪基。从此男中音杨洪基一步步发展为男中音第一人。并且小泽征尔听了《二泉映月》感极而泣、泪流满面说“我应该跪下来听……!”这个评价,比起西方人的赞美:“中国的贝多芬!中国的《命运》”!要早了十几年。

  中国大画家齐白石,赢得了西方大师无比的敬仰!但这至少晚于日本人的眼光几十年。齐白石一直到58岁,都相当穷愁潦倒。他能够跃升大师高位,一靠陈师曾全力以赴为他开拓日本市场,二靠日本人慧眼识珠,每幅画都卖到了一百、到几百的银元!

  范曾的成就,同样如此。起步于中国,而首先蹿红于日本,然后才回中国久盛不衰。

  在林散之名声大震,享有“当代草圣”美誉之过程中,日本书法界群体性神魂颠倒的崇拜他,也明显起了推波助澜作用。

  我想到的这些说明了什么?艺术能力,这肯定是人类最神奇、显赫而骄傲的领域!你可以不喜欢数理化、……或任何一种知识、技术、运动项目?但没有人不喜欢艺术熏陶;这也许就叫做:人类在文化上的最大公约数。

  换言之,一国的艺术能力,简直能代表其社会科学能力。那么我们已经可以推测,在人类知识的一大领域,日本人非常卓越。另一大领域,那就是自然科学了。这方面更不用细说,日本的诺贝尔奖得主,实在举世瞩目!得主之多;势头之猛,似未可限量!日本无疑是科学立国的先行者。

  接下来,是否应有一问?在哲学、理论思维方面,日本表现又怎么样?还是相当惊人。

  明代洪应明的《菜根谭》,是论人生修养的名著,堪称三教真理的结晶,充满着万古不易的智慧。此书在中国曾经繁华,渐归落寞。

  然而此书一朝传到日本,就被认为一部经典之作,受全日本珍惜、迷恋,简直无人不高度追捧《菜根谭》。迄今日本已出版过195个讲义和注释版本的《菜根谭》。

  直到百年前学者孙锵前往日本,购买了《菜根谭》,回中国重印,才避免了这本中华古典的湮没。而《菜根谭》最好的版本就是日本人整理的。

  《海国图志》这个魏源编撰的巨著,也发生了同类的事情:在国内备受冷遇,但到日本,狂受追捧,大放光芒!。

  甚至在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方面,日本河上肇的著作,也对中国革命者产生过巨大影响!……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至少,我们也应该减免一点令人尴尬的‘出口转内销’吧?

  

Tags: 学习 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