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台军歌亮

2020-11-03 17:39:02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灵台军歌亮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27885.html

  今年以来,在美国空前高调、不择手段打压胁迫中国的逆境下,有关朝鲜战争的,‘抗美’的文章、影片、歌曲再度繁荣,勾起了我一段遥远的回忆。

  当时可能是1971年。我只能确切说,在当时的暖瓶厂大礼堂,经常夜晚聚齐百十号人,围拢着看小电视。像空调机那么大的机壳,嵌着比一本书大一点的荧屏,播放着《打击侵略者》、《奇袭》等等打美帝的电影。当然《沙家浜》、等等样板戏也是大量地播放。这个厂子,正在跟全国一样“深挖洞”,就是通过挖地道,以防备苏联可能的核战争。我那时很喜欢摸黑下地道探险,实地追踪体验《地道战》的氛围,结果还曾经一脚踏空,掉进地道里的一个深坑!……

  我每天得抱着哺乳期的小妹,从15中走一、两里路,去到暖瓶厂,送给母亲喂奶。等候哺乳的时间,我总是找到地道的排气孔,对着那黑褐的陶瓷管独自演唱样板戏。我陶醉于这个私密的发明,这岂不像土办法的麦克风?虽然这套‘设备’最大限度美化了声音,掩饰了技巧的瑕疵,但我总感觉跟我心中范本的美声京剧,相差太遥远。

  在此期间,我观赏到了15中的宣传队,在暖瓶厂的演出。大礼堂几乎拥挤的水泄不通,观众沉浸在美好的艺术享受,现场热情高涨、洋溢欢欣鼓舞。可能我进去的晚了,只能从人缝隙里窥探节目的细节,因此整个节目毫无印象,只有一个笛子独奏对我产生了近似无与伦比的、仿佛像灵魂洗礼般的享受!他奏的是《我是一个兵》。好像用笛音歌唱了一遍歌词,然后用变奏曲式,来美化歌词;可能还运用了低音、攀升到高音的玄奇技法。总之,他收获了惊人的成功。随着“打败美国野心狼!”的笛音戛然而止,观众爆发的掌声如同惊涛骇浪,席卷全场!

  本来这是一首队列歌曲,只能合唱。那么对于群众演出,哪会有技术含量?只会气势取胜,而不可能被观众痴迷追捧,惊为天人。现在这小演奏家,发挥了他天分颖异、而激情烂漫的技法,笛子独奏的一曲《我是一个兵》,本身就像别开生面的艺术创新。这使他在大礼堂赢得了英雄一般的待遇!

  当时这个极致美好的体验,好似一粒种子埋入我心。后来我也学吹笛子。感觉难以入门,我还买了教学吹笛子的书,下大功夫学。终于暗自结论:没有老师肯定不行。于是只好缩小热爱艺术的范畴,专守于苦恋京剧。到了1973年前后,革命呀,大批判歌曲以外,又允许时兴独唱歌曲了,增加了军旅的抒情歌曲,像《蓝色的海洋》、《海军战士放声歌唱》、《我为祖国守大桥》、《师长有床绿军被》、《为伟大祖国站岗》、《参加解放军穿上绿军装》、及《老房东查铺》……这样我的练声追捧目标,又远远扩大到京剧以外。

  这些军旅艺术,带给我无穷尽的艺术享受,也无形中启迪了我应该树立的世界观人生观。后来不幸我遭遇了十多年无法治疗的咽炎症。但是我几十年苦心孤诣的追求,还是给了我普通话的绝大优势。我在西安职大,在广播里讲小说,第一天就围上来赞美我的学生。上演讲台,第二天第三天……校园的学生跟在我身后欢呼。我为本校及、铁道部党校搞配音,他们说市里的播音员都赶不上!我调动到武汉,他们仍然请我回来配音。在武汉,我创作演出的(集体救人)的朗诵舞蹈,全场轰动!我在本学院的诗朗诵、及普通话比赛,永远震翻全场!

  这都拜军旅歌之所赐。展望今后征途,军旅魂还将助我斩关夺隘!

Tags: 灵台 军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