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信仰

2021-03-24 13:48:39 | 作者:张阿勇 | 点击: | 手机版
父亲的信仰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28679.html

  当新冠疫情贸贸然、肆意残害我们人族的气运时,当以美国为首的少数西方势力再一次充当戏精,妄图干涉中国的内政时,什么才是我们不忘初心,坚守本心,复兴中华的核心力量?我认为,是信仰,就是父亲那一代人所始终坚守的,那种对党、对领袖、对新中国,真挚、朴素、纯洁的信仰!

父亲的信仰

  骑着战马,紧握钢枪,腰背笔直,目光坚定---这是父亲1968年,19岁在青海当骑兵时留下的一张黑白照片。那一年,也是我国和前苏联爆发珍宝岛冲突的一年。父亲说他当时就写了请战书,体检还通过了招飞的测试。但是,珍宝岛战役最终没有大范围的打起来,父亲只好当了几年和平兵就转业了。这是父亲一生都耿耿于怀的事。父亲总是说,当兵就应该上战场,保家卫国,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

  打小,父亲就爱给我讲珍宝岛战役、对印自卫反击战和抗美援朝的故事。父亲说,新中国在毛主席的领导下,从不崇洋媚外,从不卑躬屈膝,从不割地赔款。我们的国威,我们的军威,我们民族的尊严就是毛主席那一代共产党人前仆后继、用献血、用生命打出来的。

  站在黄浦江边,看着如织的游人,望着祥和的江面,欣赏着东方明珠绚烂的灯塔,你是否和我有同样的感受:日本人的军队再也不能随意践踏这片土地!英国人的军舰再也不能任意横行这片江面!外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肆意欺侮中国人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别了,司徒雷登!

  此时此刻,你是否同样会由衷的呐喊: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英雄万岁!

  2003年,父亲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化疗的时候,六七人的病房里住进了一位特殊的病人---80多岁,抗美援朝时的老团长,参加过消灭土耳其旅的战斗。老团长说,按资历,他可以住高干病房。但他喜欢人多,人多了热闹。孩子要照顾他,他让孩子好好上班就行了,也别雇什么人,他有手有脚,还能动。

  在我晚上陪护父亲的时候,父亲让我一定要坚持着给老团长接水、倒洗脚水。父亲躺在床上,使劲地看着我,重重地叮嘱,英雄、好人、好人呐。

  父亲是一名普普通通的石油工人,更是一名有着三十多年党龄,普普通通、仅有小学文化的共产党员。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兄弟多,经常挨饿,所以父亲很珍惜粮食。我们家里的剩饭大都被父亲吃了,即使我和姐姐的碗里还剩一粒米,父亲也会轻轻地捏起来、吃掉。

  父亲看不惯社会上奢侈浪费、腐败独断的不良风气。他经常念叨,毛主席不爱红装爱绿装。毛主席爱人民,杀贪官。就是爬雪山、过草地的红小鬼犯了错,毛主席也敢杀。

  可惜父亲看不到的是,我们的国家自十八大以来,特别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执政以来,锐意进取,披荆斩棘,在一个个关乎国运的反腐败斗争中,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自来水公司经理,抓“老虎”,拍“苍蝇”,扫黑除恶,不断净化着国内政治环境和经济环境,不断坚定着人们对党、对领袖、对社会主义制度,那种真挚、朴素、纯洁的信仰。

  习总书记说,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这就是信仰的力量,这就是千百年来,我们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内涵!

  化疗间隙,父亲坚持用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随着络绎不绝的人群,进了两回毛主席纪念堂。每一次瞻仰毛主席的时候,我都能看到父亲稳健的身姿,庄重的神情,激动的眼神。那一刻,父亲是没有病痛的;那一刻,是父亲多年的夙愿。

  父亲骄傲地说,他当过兵,当过毛主席的兵!

  时至今日,父亲离开我,离开我们这个家已经有16年多了。我常常想起我的父亲,想起他的音容笑貌,想起他的一言一行,想起那个年代的他们,对党、对领袖、对国家,那种朴素、单纯、真挚的情怀…..

  父亲从来都没有走远,他就在冥冥中、在不远的空间里,守护着我,守护者他爱的每一个人。

  作者附注:

  姓名:张阿勇

Tags: 父亲 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