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她而心碎

2021-04-09 15:34:27 | 作者:文爱荣 | 点击: | 手机版
为她而心碎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29456.html

  为她而心碎

  三月底的一天上午,我徜徉在玉锈河畔,忽见一株海棠已是綠肥红瘦。树下落英缤纷。李清照的《武陵春》蓦然涌上心头: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人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当时词人已53岁,避难金华。丈夫已死,国破家亡,无儿无女,孤苦伶仃。词人的心内该有多少悲苦,也只能是欲说还休,泪流满面了。也许她一夜无眠,辗转反侧,愁肠百结。望着屋内仅存不多的心爱文物,想着逃难路上的颠波,不知今后的日子又将如何度过。日上三竿她才起床,也懒得梳洗打扮。

  愁苦到了极点的她也想换换环境,减轻点痛苦。这里花已尽,听说双溪春尚好,那里应该是鲜花还在绽放,有彩蝶飞舞,娇莺轻啼,还有黄鹂鸣柳,白鹭飞天。景色怡人,应该能放松一下心情吧。然而左思右想,没有丈夫的陪伴景色再美能有意思吗?囯破家亡,自己又无能为力,哪有心情赏花观柳泛轻舟呢?

  再说那小小的舴艋舟怎能载得动自己如山样沉重的愁苦,如海样深沉的悲愤呢?

  虽说也写过壮怀激烈的诗篇,但身为女辈,又年老体衰,自顾不暇,于国于家又能做些什么呢。也只能是躲进冷冷清清的屋内,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地填词作诗,聊以打发时日罢了。

  每当读词人晚年的词作,我总有一种心疼,一种心碎。正月十五她写赏灯无意思,踏雪没心情。千年不遇的一代才女晚年竟然是如此的悲凉,如此的凄苦,如此的无奈,如此的无助!

  有人说:国家不幸诗家幸,文章憎命达。呜呼!哀哉!

  文爱荣 于济南

Tags: 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