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海棠死了

2021-05-27 15:25:45 | 作者:李劭芬 | 点击: | 手机版
我的海棠死了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30466.html

  我的海棠死了

  昨天,妈妈专门打电话告诉我,门前的西府海棠死了,她语气特别的平静,但在挂电话前我分明能听到她念叨着“不知道开春会不会再发”。

  小时候经常听坐在夏夜门前乘凉的父亲说想种一棵西府海棠,他说,小时候在别人的花园里看见过西府海棠,那棵海棠树到了秋天叶子就全落了,但是到了第二年春天,会长出一树的红花,很是好看。花儿开时,叶子又会像野草一样发芽,继续生长,就这样周而复始,生生不息。那个年代,在这种南方小城是很难见到西府海棠的,我总觉得父亲怕是记错了吧。父亲是建筑工人,种花是他少有的爱好之一。可惜直到他去世也没能种上心心念念的西府海棠。

  门前的西府海棠还是在父亲去世第二年的腊月,我从芳村买回来的。一是为了完成父亲未了的心愿;二是想给独自在家的母亲一点精神寄托。伞形的海棠树有一米多高,满树都是暗红的花蕊,不见一片叶子。那时临近过年,我休息在家,每天观察,然后培土、浇水,过了好些天,那些花蕊还是毫无动静。母亲却不是很上心,说我瞎折腾,不必操那样的心,到了时候,花儿自然会开的。我甚至觉得母亲太过平静,这是父亲喜欢的花啊!

  过了年,西府海棠终于要开了。最开始是一两朵,悄悄地露出粉白的花心,试探着春天的气息。第二天,发现整树都开了,玫红的花瓣从外到里由深转浅,淡妆浓抹,郭稹海棠诗中“朱栏明媚照黄塘,芳树交加枕短墙。”就是最生动形象的写照。这时,尖尖小叶从细细的茎杆里钻出,绿鬓朱颜,风情万种,春色撩人,令人有忽逢绝艳之感。我想,可能每天培土浇水的工作起作用了吧。看着浓淡有致的海棠,我的心里有一股自豪感。母亲静静地站在身边,痴痴的看着那海棠花,想是她也忆起了父亲吧······

  当我离开家的时候,我放心不下海棠,嘱咐母亲好好照看。之后,在电话里,西府海棠成了我与母亲对话的必备内容。母亲话少,我也话少,海棠树就是我俩亲情的纽带吧。那两年,由于工作的原因,我甚少回家,海棠依然是我和母亲谈得最多的话题。可是,从那一次盛放之后,海棠再也没有开过,健壮的枝干上常年挂着几片暗绿色的疏朗的叶子。母亲开始责备自己,并希望我回家看看。唐王维有诗曰:“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清人宋顾乐《唐人万首绝句选》评此诗:“以微物悬念,传出件件关心,思家之切。”其实我明白,母亲是不好意思直接说我爱你,就借此“传出件件关心”,表达思女之切。后来,在重建房子时,建筑师傅要铲掉海棠建一个花圃。母亲坚决不让,并且专门打电话给我,只是说海棠还安好。

  但是,噩耗传来了。我似乎没有一丝丝感觉,像刀割破了我的手,血出来以后才知道疼。我心里反复想起一个声音——我的海棠死了。我想到了林海音的小说《爸爸的花儿落了》,小说中的夹竹桃和爸爸一起凋零,有几分悲切,又无可奈何。我们这儿终究不是西府海棠生长的地方,可是它真实的陪伴了我们几年。我知道,海棠已经不仅仅只是海棠了,它成了我电话里魂牵梦绕的家人,它连着去世的父亲、家里的母亲和外地的我。

  海棠春天还会再发么?我不知道。待来年早春,我要回去看看······

  作者:李劭芬

Tags: 海棠

  • 上一篇: 渴望红领巾
  • 下一篇:娇艳之后谢春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