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片刻的甘甜对抗一世的酸苦

2021-08-30 10:57:14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用片刻的甘甜对抗一世的酸苦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37181.html

  用片刻的甘甜对抗一世的酸苦

  文/吴琼

  我选择了两条最艰难的路,不弃,亦不悔!

  ——题记

  当我借着窗外的余晖为你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正值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又恰逢着个萧条凋敝的暮秋时节,望着地面这满眼的枯黄衬着天边那如血的残阳,我愈发的觉得此刻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你知道,每一天的这个时候是我心里最孤寂、最暗淡的时候,看到老鸦三三两两的归巢,楼下来来往往下班回家的人,有的手里拎着顺路从市场买的菜,有的牵着刚刚放了学的孩子,有的是一双一对的秋波耳语,我总是在羡慕那些平淡的烟火人生,这颗心便会前所未有的空荡荡的落寞。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这个时间我不知道该不该开灯,屋里光线渐暗,外面夜未降临,不开灯有些黑了,开了灯又着实起不到多大作用,最重要的是,开不开灯,你都不在身边。我有种想哭的感觉,却又找不到任何哭的理由。

  又好几天没有你的消息了,我以为我应该习惯了这种状况,可疼惜和担心还是会风雨无阻地如期而至。没有经历过军恋的人大概无法想像,最长一个星期发过一次信息、一个月零十二天通过一次电话,时长是二十二分四十五秒、四个月至今仍未见面,这样的恋爱是如何维系下来的。连你也不曾知晓,每一天我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是如何地希望那是你给我传来的消息,尽管我很清楚,这样的概率真的很小很小,但我仍抱有这样的希望。每一夜我都是握着电话睡着的,不管多晚,只要听到你的召唤,都会在第一时间醒来。以至于现在养成了习惯,每一夜都不能完整地睡到天亮,总会中途醒来几次,每一次醒来都要看看有没有错过你的讯息。因为我知道,你随时又有任务要出发,你随时都会失去通讯信号,每一次没等说上几句话,又随时都会消失,如果不能让你在第一时间找到我,我们不知又要等上多久了。有时跨越了万水千山、强忍着颈椎的疼痛坐了一天或是一夜的车去看你,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竟不及我花在路上的时间长。每一个清晨或是深夜的道别,你若是能读懂我的沉默和微笑,便读懂了我对你的爱;而我也正是因为感受到了你心底的万分不舍,才感受到了你在和平年代里作为一个军人的使命与担当。我时常会想起来那个春寒料峭的三月,我一路穿过北国还是冰寒雪冷的光景,隔了三个月零五天终于站到了你面前,你发着烧,我也嘶哑着嗓音,可八个多小时之后即将到来的分别的惆怅,已经渐渐笼上了我们的心头。你对我说“以后就是我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了”,你知道吗,就是你这句话,让我在后来无论多么艰难的日子、身处多么不堪的境地、多久没有你的消息,也都咬紧牙关撑到了今天。

  想你的时候都会给你写下一些文字来聊以慰藉,这也是我一直以来坚持不懈的努力和追求,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万没有想到,我这种自幼的嗜好,竟然成了你我之间倾诉思念和表达爱意的最佳途径,拥有一份这样的爱,让我酷爱的文字把你我紧紧连在一起,而似乎也只有这样的爱才能让我把我的文字发挥得更彻底。我的学生问我,怎样才能让自己的文字更多的发表,如何才能在文学上取得一定的成就,我说我还没有取得什么成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但搞文学、写文字首先就要除掉想要更多的发表这个想法,而是单纯的去把文字写好。打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吧,我认为这就像金岳霖对待林徽因一样,金岳霖爱林徽因,并不是挖空心思去想怎么得到她,林徽因与梁思成结婚生子,拒绝了和他双宿双飞,他终生未娶,把家安在了林徽因家对面,和他们一家人都相处的很好。一生没有离开她,却也一生没有走进过她的生活,在她需要时帮助她,却又从未曾打扰过她的平静,所以,历史评价金岳霖爱林徽因是“若父若兄,不即不离”。我认为要想在文学的道路上坚持走下去,你得能拿得出金岳霖对林徽因的精神来。有些事情在于坚持,不在于成功,因为这种事情的成功就是无限度地前进,无限度地看似接近顶点,却又永远不会到达顶点,而它也确实没有顶点。守得住原宪桑枢的清贫,耐得了哭过长夜的寂寞,经得起浮华世界的诱惑,才配得到你——一个共和国军人真挚深沉的爱,才配去触摸文学——这世上最崇高的事业!

  我曾经问你,是不是也会觉得我很傻,繁华无限里偏偏选择了两条最艰难的路,可你说,你爱的就是这样的我。每一次和你短暂的相聚都会有更漫长的分别与等待在等着我,多少年的笔耕不辍也只换来偶尔的只言片语被读者所喜欢,我这是在用片刻的甘甜去对抗一世的酸苦啊!但我,不弃,因为这是我发自内心的爱与孜孜不倦的追求;不悔,因为你是一个军人。

  • 上一篇: 曹公泪
  • 下一篇:清晨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