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话西窗,再剪灯烛

2021-09-21 12:57:43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重话西窗,再剪灯烛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38734.html

  重话西窗,再剪灯烛

  文/吴琼

  中国的古典文人多情痴,与深爱之人经历过一场生生死死的爱情之后写出一些千古绝唱来。譬如陆游与唐婉,天造地设的一对却硬生生的被拆散,一个再嫁不久香消玉殒,一个另娶之后思念终生,留下了两首《钗头凤》在沈园里千古流传,攥尽了多少后人的眼泪;就像纳兰性德,卢氏难产而死后,他为亡妻写悼亡之词竟成了一种习惯,一生存词二百余首,被誉为“清初第一词手”,绝大多数都是写给卢氏的悼亡之作,二十几岁丧妻至三十一岁英年早逝,每一天都在对两人共同生活的怀念中度过;又如元稹,虽然在古代文人史上的口碑极差,但对妻子韦丛却是一往情深、念念不忘,韦丛年轻早逝,元稹对妻子的悼亡之作多是从生中的琐事入手,两人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他都铭记在心,读来使人潸然泪下,韦丛初嫁元稹时生活清苦、家境贫寒,那句为世人所熟知的“贫贱夫妻百事哀”便是元稹怀念亡妻所作。可是,若论起历代才子佳人的情深义重来,情深不及李商隐。细品李商隐对其妻王宴媄的情感,才是真的达到了极致,超乎世人的想象。

  李商隐十岁左右丧父,为供养母亲及年幼的弟妹,他不得不替别人抄书以补贴家用,后经过种种曲折考取了进士,入朝为官。然而他的仕途之路并不顺利,当时的朝廷分为“李党”和“牛党”两党相争,被视为“李党”官员的王茂元非常赏识李商隐的才华,甚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而曾经对李商隐悉心教导的授业恩师却被划为“牛党”成员,李商隐因此备受朝臣排挤,被指责背师叛道,也由此而卷入政治漩涡当中,一生困顿不得志。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李商隐依旧没有后悔娶了王宴媄,王宴媄秀外慧中,两人婚后感情很好。就这样在牛李党争的排挤之下,再加上李商隐因少年时的经历和文人性情所养成的忧郁、敏感、清高的性格,让他的官宦生涯充满了坎坷与艰辛,为此,他不得不碍于种种原因数度远迁,与爱妻王宴媄的生活聚少离多。李商隐这样的仕途坎坷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富足的生活,王宴媄出身于官宦之家,自幼家境优越,却从来没有嫌弃、抱怨过丈夫,在终年夫妻分离的情况下依旧一心一意的等着他。最后,在李商隐远去巴蜀的时候,已患病多日的王宴媄最终没能等到丈夫回来,在无比的思念和期盼当中离世。

  我们曾读过很多朗朗上口、流传千古的古诗名句,比如“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这些诗句简洁明了如白话,没有多么华丽的辞藻和修饰,也没有什么深刻拗口的词汇,却使人看了便难以忘怀,千百年来流传至今,妇孺皆知,是被我们认为在身边很近很近的文字,李商隐的《夜雨寄北》便是如此:“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我想,读过李商隐诗的人大多不会太喜欢这一首,因为李商隐的诗绝大多数都是想象极其丰富、大量运用典故,文采之风流、辞藻之艳丽可以说无人能及,像这种平淡如水的句子实在不符合他的风格。很多人都知道这是李商隐写给王宴媄的诗,说的是他远在巴蜀之地,在一个深秋下着雨的夜晚,更加想念家中的妻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到妻子的身边去,在同样也是这样的夜晚,两个人坐在窗前点着油灯烛火,闲话家常,把分别的日子里点点滴滴的琐事讲给对方听。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其实李商隐写这首诗时妻子早已离世,他再也不可能实际的与妻子过平凡的家庭生活,但他仍然认为,妻子还像往常一样在家中翘首以盼,期待他的归来,然后,两人可以握着手、说着话、触摸到对方的脸,柴米油盐、穿针引线、红袖伴读。我们惊叹于陆游与妻子相伴数十年,生儿育女,沾尽了烟火气,夫妻亲情十足,可到了八十多岁寿终时念念不忘的仍然是最初与他相爱的、有过短暂相守的唐婉;我们心痛于纳兰在卢氏死后终日饱受煎熬,让自己所有的情感与希望随同亡妻一同离去,悼亡词作成习惯,而且句句精深;我们感慨于元稹穿梭在崔莺莺、薛涛这样的花丛中还能“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在他内心深处驻扎的依旧是亡妻韦丛。与爱人天人永诀是最痛苦的,他们的痛苦,源自于已经接受了妻子亡故的事实,因为怀念往日相守的甜蜜、因为再也无法真实的生活在一起、因为往后的余生都要在无尽的思念当中度过而痛苦。但李商隐从内心底从未承认过王宴媄已死的事实,虽然心爱的人已经永远的离开了,但于他内心而言却从未离开,他们仍旧在一起过着平常人的平常日子,吃饭的时候在对面摆上她的碗筷,睡觉的时候在旁边铺上她的被褥,出门的时候对着她经常手拿针线端坐的位置告诉她自己的去向,回来的时候在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习以为常的说上一句“我回来了”,然后脱下外套,恍惚之间仿佛她像往常一样接过来掸去上面的灰尘,当然也可以照旧期盼着、想象着与她在夜晚闲坐在窗前灯下,一个手执书卷,一个穿针引线,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话着家常,这才是爱情的至高境界——不管你在与不在,我都认为你在!

  在这个世界上,爱情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不管是人类还是其他的动物,每一个人对爱情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每一个人对爱人的坚守都有自己独特的方式,而当繁华落尽、红尘归去,两个人守在一起最幸福的情景还是在一个深秋的下着雨的夜晚、坐在窗前、亮起灯光、彼此都看不够对方、说着那些永远也听不腻的话。

  • 上一篇: 中秋节的“包裹”
  •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