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08 17:08:09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黑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38745.html

  

  文/吴琼

  现今人们对于黔字的认识更多的源自于它是中国贵州省的别称,而追本溯源,为何要用黔这个字作为这一省份的别称呢?贵州是一个多民族共居的省份,仅世居的民族就多达十八个,提到中国的少数民族,我们脑海中浮现出的大多是五颜六色的服饰、载歌载舞的欢声笑语、精雕细琢的手工艺等等,总之是一副色彩斑斓的画面。但贵州的少数民族是个例外,他们崇尚黑色,服饰以黑为主基调,这里的人们认为,黑是大地的颜色,大地是人类的母亲,所以,用黑来修饰自己,是对大地母亲的一种崇敬。黔字最初的意义是黑。黑在我们的概念中更多的是表示一种颜色,而在古代,黑绝不仅仅是一种色彩的表述。古老的中国以青、赤、黄、白、黑五种颜色代表东、南、中、西、北五方,被称为五方正色,黑代表北方,北方在五行中属水,古人认为能够驾驭黑色的人是拥有水德。黑作为五方正色之一,在悠久的华夏历史长河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

  黑在古代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权势的象征,也是一种对某项功德无限推崇的敬畏,先人们对于黑色的崇尚最早可追溯到大禹治水时期。《尚书•禹贡》中有这样的记载:“东渐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声教讫于四海。禹锡玄圭,告厥成功。”说的是大禹治水成功,舜帝赐给他一块黑玉作为劳苦功高的奖赏。我们都知道,中国古人对玉的喜爱由来已久,尤其是帝王将相,认为玉是一种尊贵身份的象征,玉在古代又是极为罕见的,很多王公贵族甚至用玉作为死后的陪葬品。而大禹治水成功在当时是何等的功劳,舜帝将一块黑玉作为奖赏赐给他,这足以凸显黑色在当时的地位。自夏朝时起将黑色上升为国家的标准色,君王的车马、旗帜、服饰均采用黑色,至秦汉时期达到鼎盛。秦始皇根据阴阳五行的学说,黑代表水,不仅仅王室使用黑色,连庶民都要用黑布包头,称为黔首。《太平广记》第二百三十六卷中的《霄游宫》篇这样描述汉成帝对黑色的推崇:“于太液池旁起霄游宫,以漆为柱,铺黑缔之幕,器服乘舆,皆尚黑色。悦于暗行,憎灯烛之照。宫中之美御,皆服皂(黑)衣。”可见,黑在中国古代已经远远超出了一种色彩的意义。

  到了唐宋时期,水墨画空前盛行,文人和士大夫阶层也对黑色推崇备至。水墨画只用墨色的浓淡变化来展现画面的深远意境,尤其是宋代文人画,无论是工笔还是水墨,都把黑色运用到了一种极致,水墨在宣纸上的渐变,山色空灵,水境悠远,只有黑色才能充分阐释出这种虚无缥缈的内涵。真正的文人墨客并不太喜欢浓墨重彩,那花花绿绿的颜料调和是西欧油画应有的斑斓,而在中国,特别是古代的中国,清丽淡雅的色彩才能够得到更多画家的偏爱,因为中国人作画并不仅仅是要画一种实物,更要展现一种抽象的概念,表达一种心境,这也只有用墨的深浅变化来营造更为深刻。古人的智慧还通过水墨画的意境影响到了女子画眉。在没有固定的画眉材料之前,古时女子通常用柳条烧焦后涂在眉毛上,后来出现了最早的画眉材料,是一种黑色矿物,称为“黛”。画眉之前要先将黛碾成粉末状,加水调和,这道工序像极了作画时对墨色的调和。女子刚刚画好了眉,用白色的丝或绢之类的东西做成的手帕敷在脸上,墨迹未干的眉毛便会呈对称式的印在手帕上,如柳叶、似新月、像蛾蚕,就那么两道弯弯地静浮在雪白的帕子上,这在当时是被看做送给恋人的比刺绣和荷包更珍贵的礼物。

  在今天人们的日常生活中,黑色的服饰或许已经没有了那种王权的高贵与神圣,但同样是不可或缺的元素。每一年的流行色里,或许设计师们都不会给出黑色的答案,但你又会发现,黑色是每一个季节、甚至每一天的服饰上都少不了的颜色。黑色的服饰可以出现于悲哀、庄严、肃穆的场合中,以其高雅的格调,华贵而又饱含质朴的意蕴,诠释着现代人们含蓄的浪漫情怀,使我们进一步看到黑色在服装设计中一刻不曾消失的永恒存在。黑色的服饰又是肥胖人群的首选,从视觉的角度上看,人们认为全身裹上黑色会看上去更显瘦。黑色的服饰又是最百搭的,女性穿上黑色裤子或裙子,无论是配以浅色还是深色的上衣,都能取得很好的效果。如果再适当地加上一点装饰,则缓和了黑色的庄严肃穆之感,看上去休闲中透着青春的随意。

  黑,中国的黑,无论在古代还是现代,无论是仅仅作为一种颜色的呈现,还是更深层次的意义,都已经深深地融入了人们的生活中,嵌在了人们的内心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