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之夜

时间:2019-09-06 | 作者:刘成友 | 网站:www.sengzan.com | 热度:387°C | 手机版
城市之夜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3887.html

  一直不明白,无论是从田园走来的诗人,还是终生居住在城市的文人,都热衷于赞美乡村的夜晚或海滨的夏夜,尽管他们最终都投身于城市的怀抱,笔下却很少出现描写城市夜晚的篇章。

  于是,我常常踽踽独行在午夜的街头,或者晚饭散步归来后独自站在水泥和钢筋搭建的阳台上,将目光和心思穿过高楼的缝隙,寻找城市夜晚的魅力,回忆故乡如水的月光,并努力试图从二者的对比中,弄明白文人们为何舍近求远的对乡村夜晚反复吟唱,却不肯将笔墨倾酒在无论是色彩、声音和意境都要丰富得多的城市夜色上。在无数次穿行大街小巷和凭栏凝望后,我似乎多少触摸到了一点他们内心的迷惘。

  城市其实没有真正的夜晚。城市是不睡觉的,尽管路灯和七彩的虹霓灯代替了耀眼的阳光,城市仍通宵睁着双眼,奔跑着迎接明天的太阳。当远方乡村在朦胧的月光下朦胧睡去,城市高楼的缝隙中,大大小小的车辆还在不停穿梭,街边的夜市里正人声扰攘,可怜的未成年人还在为成年后的好日子发奋苦读,农民工们也为了他们的儿女能在城市占一块地方奔向工地、菜市场乃至可拾到垃圾的地方……如果你在午夜后的城市随处走走,你会发现,有人还在为城市快速奔跑废寝忘食,工厂和写字楼里还有绰绰人影,环卫工人们在乡村雄鸡报晓前已早早到岗,诗人们也正在创作兜售给人们欣赏和品味的乡村月光。你还会轻易的看到,有人正摇摇晃晃的扶着行道树大声呕吐,在他身后的歌厅舞池里,红男绿女们还在翩翩起舞,歌声依然高亢嘹亮。同时,你也许还会通过明天的新闻,知道此时有人因家庭背叛、企业破产等原因正走在轻生或者夺取别人生命的路上……

  此时,乡村正在月光温柔的抚摸下酣然入睡,只偶尔会有夜行人嘴上的烟头在一明一灭的闪着微光,在远离村落的地方,他便大声唱起歌来:

  “郎打鸳鸯哨,姐装画眉儿叫,点子告得一哟,郎到姐也到”。

  他此时并不是去赴姐儿的约会,他唱歌只是为了消遣独自夜行的寂寞,也为自己壮胆。随着他的歌声,远远近近的狗和身前身后的树上睡着了的鸟便相互应和的叫。此时的狗非常紧张,以为有人来偷主人的钱粮,而夜行人听到狗叫心里却变得踏实和轻松,并随即将歌声压低成轻轻的吟唱。城里夜晚也有狗叫,但那些狗都关在屋子里,它叫,是因为听到了相处很久却互不认识的邻居开门的声响。

  也许是城市之夜的题材过于丰富,每一个场景都可敷演成一部长长的小说,每一个现象都足以支撑起一部解剖社会的宏篇巨制,而这些又似乎都不适宜烹制成陶情怡性的小品,我们便很难在诗人们的文集里找到城市之夜的抒情短章。

  城市的夜晚没有月亮。太阳突然消失,大地还一片明亮。这时,大街小巷的路灯、高楼的轮廓灯,巨大的广告灯,各式各样的商铺招牌灯以及高楼顶上如探照灯般来回扫视的射灯等各种花花绿绿、闪闪烁烁的灯光就一下子都亮了起来,好象春天某个早上一觉醒来,满街花枝招展的裙子就在你眼前招摇。说太阳突然消失,是因为你无法看到诗人作家文章里写的“太阳沉到了地平线下”或者“太阳半个脸还挂在山顶的树梢”等场景,城市没有地平线也没有山脊。太阳说没有就没有了,地上的灯说亮就亮了,白天和夜晚的交接就这样匆忙。其实城市也没有天空。天还是有的,只是不空了,它已被高高低低的楼顶剪裁成几片不规则的碎片,好象裁缝师傅案板上那些弃之不用的布头。过去,城市的天总是一贯深重的灰白,月亮太过温柔无法穿透这深灰的天幕,它便只好无奈地永远站在这幕后。随着生态环境不断变好,月亮现在可以在城市的夜空露脸了,但地上远比它明亮和绚丽的光抢了它的风头,柔弱的月光淹没于人间的七彩,人们便不知不觉的将它遗忘。在城市,人们或者只顾低头看自己匆匆的脚步,或者埋首于案头的文章,或者深陷于电视和手机,或者在广场和街头,向肉感和骨感都让人浮想连翩的大长退和浓妆淡抹的红唇美眉打望。于是诗人说,城市的夜晚没有诗意的宁静和超然,只有生存的压力和因此而导致的无穷无尽的紧张,人们在对物欲无休无止的追逐中,梦想着一夜暴富或一夜成名的风光,却忘记了月光。于是,他们就凭着自己蜻蜓点水般的经历,再加上自己的臆想,一遍遍讴歌山村的月亮,勾引着城里人趋之若鹜的赶向那些偏僻落后的、他们曾经认为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十分单调的小山村,在夜风吹拂下,在鸡鸣狗吠声中,举头向天上那轮或圆或亏的月亮仰望。

  城市的夜晚也有光照不到的地方。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城市之大,更是超出了山村人的想象。那些如丛林般林立的楼房,如一个个巨大的蜂巢,这既是城里人栖息的地方,也是他们争斗的战场。于是无论是白天和夜晚,城里人的房门和心门都紧紧关闭,互不来往,互相设防。很久以来,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把城市的楼房比喻成水泥丛林,在无数次在街巷穿行后,我终于明白了,丛林中动物们要生存就必须优胜劣汰,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用于比喻城里人的关系的确十分恰当。在城市的夜晚,在某些窗帘紧闭的房间里,说不定阳谋和阴谋正同时上演,在某个阴暗的角落,也许正有恶狼正对过路人虎视眈眈。在华灯齐放的闹市,衣着光鲜的人们正悠闲的享受着多彩的生活,但在富丽堂皇的茶室、灯光暧昧的花房以及某些僻静的地方,肮脏的交易正在登场;在车站、码头和人行道边上,一些无家可归的人,正瑟索蜷缩在冰冷的地上……

  城市,是浩瀚的海洋,蕴含着无穷的机会和向上的力量,它给奋斗者提供了舞台,指明了方向,同时也给冒险者提供了疆场,于是人们都拼命挤进她的怀抱,从乡村,从城镇,从四面八方。同时,它又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表面虚怀若谷,从不拒绝任何希望,但它既让一些人轻而易举的获得成功,又不露声色的碾碎无数人的梦想;它既是理想的乐园,又是藏污纳垢的泥沼,它既热情似火又冷若冰霜。它慷慨地制造和提供着人们需要的各种欲望,又让人失去了安放灵魂的地方……于是,它就把白天和夜晚变成了一样。

  但是,人总是需要夜晚,犹如春天需要秋天,灵魂和欲望之间需要一座桥梁。于是上帝在给人城市的同时,也给了人僻静的山乡,并让诗人给人们以指引,带你的心灵回到你来时的地方,那里天似穹窿,月光皎洁,空气里有泥土和青草的芳香,有鸡鸣狗吠,蛙鼓蝉唱,古老的情歌在青山绿水间悠扬回荡……

  作者:刘成友,重庆人

发表评论
验证码: 匿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