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这东西

2019-11-18 18:56:28 | 作者:闲话少说 | 点击: | 手机版
爱情这东西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5521.html

  世间好象没有长生不老的东西,如果有,那肯定是爱情。

  自有人类以来,这东西就一直存在,犹如从未断裂和消失并不断丰富和发展的中华文明。只不过这东西比任何一种文明的生命力都更强大,不管肤色人种,不管东西南北,不管过去和将来,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从未缺过爱情。

  爱情是个令人怦然心动的词语,每个人都希望它长驻在自己的生命里,把人生滋润和涵养得更加蓬勃。就象甘草,虽然不能治疗所有的疾病,却出现在每一个药方中,因为它能中和药性,并稍减一点药之苦味。

  但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却好象谁也没说清楚,只说它与地位、财富、年龄、相貌,以及男女之间那什么的都没关系,而只是两情相悦的一种感觉,感觉当然是没法说清楚的。于是大家都跟着含含糊糊又无懈可击的说,说得清楚的便不是爱。就象老子的“道”一样,莫可名状,不可方物,谁也不知道它是个什么样的东西,但却都认为它是万事万物运行的规律,是一切生命的本原和动力,是玄而又玄的云里雾里的神秘和美好。

  一直以来,人们始终认为爱情是崇高,是神圣,是纯洁,是坚贞不一,誓死不渝,是最最最美的情感和奉献。并为之创造了无数动人的爱情故事、优美传说。翻开古今中外的文学史,能够流芳百世的文学作品,绝大多数都是关于爱情。在诗人和情人的心中,爱情可以跨越时空,超越生命,战胜自然。当面临生命和爱情的选择时,宁愿舍命而求爱;唯愿与爱人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因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因为“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但世间有过真正的爱情吗?有的,有古代,在神话和传说中,在文人的笔下。只是那无数令人为之涕下的爱情故事,结局多数并不美好。以我的孤陋寡闻,中国爱情故事中结局最好的莫过于《西厢记》中的张生和崔莺莺,虽经曲折,终成正果,皆大欢喜。但其前提是张生金榜高中,假如张生名落孙山又当如何?作者没有交代,后人也不愿从这个方面去假设。其次则当属牛郎和织女,虽天地两隔,但每年总还能有一次相聚;可惜时间太短,匆匆一见,又要分离,其余时间,想来也是望穿秋水,想断肝肠。除此之外,大多以一人或双双殉情,化为山石、蝴蝶和飞鸟……

  因为不懂外语,对外国的爱情故事知之不多,印象最深的是俄国最伟大的诗人普希金,他因爱情与人决斗而丧命。他舍命相夺的那位美女,对自己芳心何寄难以取舍,便将命运交于两柄宝剑来判决。有时我想假如她芳心独委一人,可能就不会有这场决斗。普希金一生都在为爱情而歌唱,为爱而死,本也死得其所,但为一不专情女子而死,又似乎有些不值,更为他那半肚子还没来得及倒出来的爱情赞歌而惋惜,这真是人类爱情史上一个最重大的损失。

  今天,世上还有爱情吗?应该也有,而且更泛滥,更容易获取。君不见我们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着夫妻出轨分手反目成仇、情人谋杀亲夫亲妇、贤妻良母同时拥有大公二公三公四公、爱情暖男搂着小三小四小五小六,更有最近报道的甘肃某美女官员拥有差不多有一个班的情人等一幕幕活剧。这些剧中的主角,无不因“爱”走到了一起,又因“爱”把婚姻、前途甚至生命同时送进了坟墓,让“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成了打不破的魔咒。看来说爱是一种感觉是对的,因为感觉是最靠不住的东西;说爱情与权势地位财富等等无关是不对的,但与年龄相貌无关又是对的。因为有些“爱情”无不是奔着权势和财富和地位而去的,如明星嫁豪门,妙龄女子搂糟老头子,富婆养小白脸,女公务员为一级升迁傍多位上司。他们之间有爱吗?肯定有的,因为他们都深情地告诉对方“我并不图你什么,我只是真心爱你”,尽管也许都心知肚明,但依然柔肠百结的享受着最后变得轰轰烈烈的爱情。

  于是,不得不再问:爱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恩格思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莎士比亚说一切不以结婚为目地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柏拉图说爱情是心灵的沟通而不是肉欲的满足。李银河没有正面回答,只说爱分有性之爱和无性之爱,而无性之爱的爱则很难持久。众说纷纭,各持一端。不过从无数事例来看,李专家的说法似乎更接近事实。

  《红楼梦》里的一幅名联“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将被视为天高地厚的情,落脚在“风月”二字之上。贾瑞死于爱情,也是忍不住要不断看那“风月宝鉴”的正面。广东那个曾经名闻天下的赖老板,建了一座漂亮的楼房并将其命名为“红楼”,以吸引不少达官贵人和社会名流去里面寻找“爱情”。赖老板虽文化不高,看来也是看过《红楼梦》的。最近从网上看到三则信息,似乎也可为此作个旁证。

  其一是某知名大学某知名美女教授,在作演讲时对听众提了一个问题,大意是假如有美女坐怀,你乱还是不乱?说乱吧,道德上有问题,不乱吧,肯定是身体有问题,我想在场的男人都一定十分尴尬,而美女们则一定是自信的哈哈大笑。其实假如这问题让“棒棒儿”来回答,那就简单多了,因为他根本或者很少有美女坐怀的机会。这正是“爱情”更多发生在那些有身份有地位有实力者身上的原因。而真正能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白头偕老的夫妻,似乎又少有海誓山盟的爱情宣言。

  其二是有报道称北京某地有个公开的中老年人爱情市场,众多老人在这里寻找失去的爱情。曾经沧海的他们方式非常直接,标准更是十分明确,那就是“那活儿还能干不?”如只能作心灵沟通的一切免谈,若说能干的则马上去开房验证。

  其三是微信上一篇文章教人如何发现哪种美女可泡。说只要对那些不断在朋友圈发美颜照片,不断发表关于爱情的观点,不断宣示自己对爱情的誓言的能会其意,投其好,则事可谐。因为她其实是在暗示你她有吸引人的资本,想得到爱和还没得到想要的爱情。初觉其说法有点牵强,方法也似乎太过简单,但将其与一些事例对照,别说还真有些道理!

  如此看来,被古人说得玄而又玄的爱情这东西,其实和长生不老的愿望一样,过度迷信,也许会催生出不少学问,比如写诗和炼丹,但也能让你致幻甚至致死,至少也会让你遍体鳞伤,精疲力尽。但只要不太当真,想得到也容易,只要你有能干那什么的本钱和那些被称之为与其没有关系的身外之物。只是千万要记住一点,那就是要象伟人对待医生那样,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全信,则可能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甚至那天熟睡中死于非命,或者懵懵懂懂就进了监狱。一点不信,又可能与真正的爱情失之交臂,而且也会活得太没情趣。因此,最好是似信非信,似醒非醒,而且得一种花草过敏病。万一那天被爱人出卖或者有意无意沾上了被很多蜜蜂采过的花粉,不妨哈哈一笑,拍拍屁股走人,千万别死拧着一根筋,去学那个只会写诗的普希金!

  • 上一篇:心灵的镜子
  • 下一篇:翩翩蝴蝶飞呀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