翩翩蝴蝶飞呀飞

2019-11-19 16:10:16 | 作者:姚鸿飞 | 点击: | 手机版
翩翩蝴蝶飞呀飞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5522.html

  简单吃了午饭,趁午休时间,紫环的父母一起来到家里唯一的一块自留地。两个人一棵一棵小心地给秧苗培土,培好的玉米根部形成一个个小小的土丘丘。这短短几天的功夫,玉米苗窜高了不少,鲜绿鲜绿的叶片,齐刷刷地向上,微风吹过,叶子在风中轻轻地摇曳。

  阳光暖乎乎的,照在旁边的矮墙上,靠近墙根,一排南瓜秧长得很壮实。瓜叶大大的圆圆的,粗粗的瓜蔓儿上密生着小刺。阳光下,南瓜花盛开了,一朵一朵,金黄金黄的。花朵挺大,中间冒出几根嫩嫩的蕊,绒绒的,有香味的蕊。那花儿黄的耀人眼,蜜蜂们围着花朵嗡嗡嗡地叫,一会儿钻进花心儿里,一会儿又挂了满身的黄粉飞出来。

翩翩蝴蝶飞呀飞

  不时还有花蝴蝶飞过,紫环紧盯着那漂亮的身影,看它落在哪里,就赶紧走过去想捉住它。可是,花蝴蝶总会扇动翅膀轻盈地飞走,飞到好远好远的地方。

  父亲和母亲在不远处劳作,紫环并在意他们在做什么,她整天就是玩儿。她知道嫩玉米是她的最爱,自打断奶后,只要玉米下来了,就什么都不爱吃,只喜欢吃这香香的嫩玉米。“可馋了,这丫头”妈说。

  紫环有五个姐姐,后来还有了三个弟弟,一大家子人,那年头能吃饱肚子实在不易,都健康地活了下来,简直就是个奇迹。后怕,的确是后怕!可这些都是长大后才懂得的。

  小紫环经常和小伙伴们在门前的小河里玩。河水清清浅浅的,村里人都在这条小河挑水吃,生产队的牛马羊也在这条小河里喝水。

  紫环最爱夏天的小河了。

  炎炎夏日,孩子们几乎天天长在小河里,大孩子们用手抠一团一团的黑泥,在小河中间筑起一道坝,待下游的水越来越少了,就一窝蜂似的跑着去捉鱼。鱼儿们少了水,着急地四处窜跳,有的还撵着水拼命逃。可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孩子,历害得很,不大一会儿,手里都拎了满满的成串的鱼。串鱼的工具来自岸边的红柳条,找那种中间分叉的,去了皮,白白净净的。串了鱼腮进去,鱼就老老实实从柳叉根排到柳梢,大鱼小鱼,鲫鱼泥鳅花棒子,长长的排成两串。

  溪边的荻草成片成片的,蒲苇子头上顶着黑褐色的蒲棒,细细高高的红柳条,垂挂着一身窄窄的叶子,满河堤都是。红蝴蝶黄蝴蝶花蝴蝶到处乱飞,蜻蜓悄悄站在柳梢头,要么站在一株深蓝色的牵牛花叶上。天空也蓝蓝,云朵白白的,比去了皮的柳条芯儿还白。

  院门口,土鸡们一看见紫环姐弟们回来了,趔趄着鸡腿,半飞半跑地冲过来,抢着啄食串串上的鱼。鱼儿撒开一地,鸡们仰脖瞪眼,吞咽着远远超过自己嗓子眼的扁圆形体积。

  日子蝴蝶一样飞走,秋天一来,河水一天凉比一天,不能下河洗澡,也不能下水捉鱼了。小紫环觉得一下子空落落的,蜻蜓去哪儿了呢?蝴蝶怎么都不见了呢?山坡上的鸽子花也落尽了。还好有大雁飞过,小紫环望着天上人字形的雁阵,想着那多像串鱼的柳条勾啊。

  那一天,天气很凉,刚刚去村小代课的大姐红着眼睛回来了,姐姐哭什么呀?小紫环想知道。大姐流着泪把一朵白色的小花别在紫环的衣襟上,告诉她,毛主席逝世了。

  这一年,大姐17岁,紫环4岁。

  紫环不知道毛主席昰谁,她只知道全家人都很难受。

  直到2018年,紫环带妈去北京拜谒毛主席纪念堂,妈还说,毛主席去世时,就像天塌下来一样。

  小紫环上学了,背着二姐亲手缝制的花布书包,粉色花,带条纹的,宽单带,斜挎在左肩上。那书包是用一件旧衣服改做的,二姐是姐妹中最手巧的,自己会画花样子,绣花。会做鞋,会裁剪衣服,会织东西……好像什么都会。

  紫环在书本里见到了外面的世界,书上说有个地方叫蝴蝶泉。小紫环想,冬天,是不是我们的蝴蝶都飞到那儿去了呢?长大以后去看看。

  突然有一天,紫环放学回来,看见父亲正和邻居一起把几只羊往院子里赶,木桩上还栓着一头长着浅黄色毛的大牛。大人说,生产队解散了。所有东西都分给各家各户,要单干了。

  单干了!村民们异常地兴奋,终于有属于自己的土地了。

  春雨及时,从天而降,沐浴着春风,个个笑容满面,吆喝着耕牛犁出一行行希望。和着播种的嗒嗒敲击声,布谷的咕咕声,燕子的叽叽声。微风送来嫩草味儿,清清爽爽,钻进心底深处。时而就有各色蝴蝶妩媚的倩影光临田间,好一派生机勃勃的春景图!

  紫环还和往常一样,去约肖云一起上学,刚近肖家大门,一声尖喝吓得她抖然停住了脚。“丫蛋子念什么书,家里活儿谁干?……你爹妈忙过来了吗?别哭了!下地干活去……”

  肖云辍学了。

  紫环每天上学下学,没有了肖云一起走。

  之前她们一路走一路玩儿。摘鸽子花编手环,你帮我编,我帮你戴。捉好看的蝴蝶,肖云最喜欢红黑色的,紫环就喜欢花点儿点儿多的。两个人有说不够的话,玩儿不完的花样儿,五里远的乡间小路,不知不觉就走到了。

  家里人口多,分得的土地自然多。高中毕业的二姐一直在家帮父母干着农活,包括别人家只有男孩子才会干的活儿,后来二姐嫁了。三姐说“我不念了”。就这样,余下的姐弟六人才得以相继顺利完成学业。三姐辍学时,没有哭。紫环清楚地记得,那一夜,父亲不停地抽烟,母亲不住地叹气。紫环猜想,三姐一定偷偷在被窝里抹了眼泪,因为早晨起来时,三姐眼睛肿了。

  三姐特别勤劳,又聪明又好学,心地极其单纯,爱唱爱笑,最会心疼人,最能忍辱负重。

  紫环听母亲至今都常常在叨咕,最对不起的孩子就是老三。

  三姐和父母一起起早摸黑下地干活,耕作在那条条田垄里。犁地播种,锄禾收割,样样都不在话下。春花烂漫,草青燕来,蜂蝶蹁跹,三姐无心欣赏,三姐惦念的是永远也干不完的活计。

  暑夏七月,蝈蝈满山"啯啯啯啯"叫个不停,孩子们用编好的草笼捉蝈蝈。三姐扛着锄头去地里砍新冒出来的草,要么拎着柳编的筐子去菜地里摘豆角,拿回来剪成丝,晾干冬天吃。菜地旁边的山坡上,青草长得很旺相,开着各种各样的野花,益母草的花儿一串一串的紫,刺菜的花儿也是紫色的,圆圆的小脑袋里盛满了菊瓣样的细细的花片儿,小巧而可爱。紫环钟爱紫色,盼望着能有一只紫色的蝴蝶飞过来,可是始终没有见过。

  四姐从呼市某校毕业了,有了工作,自己省吃俭用,攒钱给紫环买了一辆飞鸽牌自行车。紫环终于有了自己的自行车,在去乡中学十多里的沙石路上,紫环轻快地飞,像一只长了翅膀的花蝴蝶。后来,紫环考上了某市一所费用全免的师范。那时,五姐已经在呼市一所中专念二年级了。

  家里女孩接二连三飞出来,蝴蝶一样美丽在自由的校园。肖云的母亲不再说丫蛋子念书没用的话,然而她的女儿们早已被她全部培养成了她。

  大门外,收农业税的干部又来了,父亲告诉他们,缓几天卖了这头小骡子就能交上了。干部们是本乡人,了解这个家。这么多年以来,这个家的日子一直紧紧巴巴,然而,这个家是全村里人人羡慕的那一家。

  紫环顺利毕业,分配到一所中学教书,挣得虽然少,也能拿点儿钱帮父母供小弟了。

  一年又一年,那片片有着青草味儿的田野,又迎来了蝴蝶翩飞的春天。可是不见了耕牛,只有一台台播种的机器在忙碌,那机器声音很大,盖过了布谷的咕咕声。农业税取消后,农民日子更好过了,政府给农民各种各样的补贴,只管好好种地吧,收成全部是自己的。

  时代变了,一切都不再是原来的模样。

  院子里,小鸡和麻雀一起享受着黑黑的荞麦粒,还有黄黄的玉米粒。紫环笑微微的:那玉米嫩时才最香,这些小鸡们怎会懂。

  母亲生日那天,所有孩子都赶回来趁机聚一聚。紫环望着后背微驮的姐姐,眼睛湿湿地,终于过上了好日子,姐姐的笑容南瓜花一样明亮又灿烂。

  紫环想起那首歌:蝴蝶飞呀飞,飞过那时光;蝴蝶飞呀飞,飞过那心灵……

  作者 姚鸿飞,女,内蒙古通辽市库伦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