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渣”主委汪立军

2019-11-25 14:31:19 | 作者:李祥坤 | 点击: | 手机版
“学渣”主委汪立军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5654.html

  汪立军说自己是学渣,我们都不以为意。我们的想象力很难把学渣跟民进主委、国土局地灾应急中心主任、文史编委、市美协副主席、市拔尖人才联系起来。直到甪直回宣路上,汪主任具体谈及自己读高中的种种不堪,才知道他原来是可以被称作学渣的――毕业于职高。根据现在的情形,通过中考的甄别筛选,前1/2入普高,或省市范或市示范,后1/2入职高。尽管这里曾出过名人施润章,但人家是侍读,皇帝的老师,与我们的学渣汪同学似乎没有太多的关系。

  与汪同学有关系的是他的班主任。那是一个夜晚,汪同学和某邻居同学在宛溪河畔溜达,隐约在黑古隆咚处看到两个影正在热烈的互动,其中一个好似班主任,某脱口而出班主任老师大名,一转身,影不见了,灾难来了。由于扰了人家的初恋,汪同学在班主任眼里便横竖不是,什么挨批评啦,写检讨啦,喊家长啦,接踵而来,又是要换班啦,种种不堪……汪主委认真地讲,我们随意地听,车晃悠悠地,人昏沉沉地。

  “渣”是“沉渣”,喜欢钩沉。汪主任是《宣城历史文化研究》编委,自己写了很多考古厘定的文章。单是在美术理论研究上,汪编委以宣城画派梅清石涛为重点,开有“画里话外”专栏坚持至今七余年之久,成为该刊自创刊以来的特色品牌之一。汪编委还主笔撰写了一本40万字的煌煌巨著《我法——宣城画派研究》的主要章节,划分了早中晚期代表人物,作为文化部扶持项目开了宣文化个案研究先河。最近又被吸纳为民进中央民进史研究小组,尤其是对民进宣城人梅达君有深入的研究,稽其文献,访之梅氏家人。又以梅达君为切入,着重以民进创会期早期会员中会史研究的空白为重点,在查阅研究的基础上撰写一系列会史文章,让宣城民进在会中央会史研究中一梅傲雪。广德新杭发视泥盆纪森林化石后,汪主委又忙着陪同北大教授实地考察。4亿年前的化石,有他研究的。汪主委策划了石涛纪念馆展陈,参入了宛陵塔的设计,规划了市博物馆的格局,这不,上个月直接上任市规划馆馆长了。

  “沉渣“不免有些“迂腐”。宣酒厂李白雕像落成,请他去参加揭幕仪式。看罢,他说,李白手中举的是商代的爵,无异于我们现在拿唐朝的杯子,很搞笑。感觉像在卖文物,不是喝酒。会上,“学渣”还和李总普及了酒杯的变迁。是呀,“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李白《哭宣城善酿纪叟》)

  这老春酒是米酒,大约就是杜甫喝那种“浊酒”“旧醅”,李白又嗜酒,是不是用碗更合适呢?。若要文雅,用酒杯也好,“举杯邀明月”。宣砚厂及宣砚文化园新建,请他去观摩。看后,他说,就凭一句“宣州石砚墨色光”(李白《草书歌行》)?古砚遗址在哪里呢?古砚遗存在哪里呢?

  他的建议是依托太白的诗句推广可以,但送他们八个字:宜粗不宜细,宜虚不宜实。宣城中学新校建校史馆,请他去做方案专家评审。在座的五人评审专家有四人自称宣中毕业,独汪主委自称:“我是学渣。”人家是百年老校,曾经是教育部直属30所中学之一,走出过革命家恽代英、肖楚女,走出过导弹专家任新民,正走出科大讯飞刘庆峰,你这学渣……

  “学渣”是真渣,认真的真。三年前,一支部成立,他是主委候选人。选举时,他坚持海选,说“民主党派就是要真正民主”。其后两次发展新会员,一次扩大支部委员会,都是民主投票确定。去年年终会议,汪主委精心组织了民进诗歌朗诵会,民进会员读民进诗,新颖活泼。奖品是他估计画了半年的画,精美的装帧。他的画是被民进中央收展的,他的画是在全国各地巡展的,不乏奖证与荣誉。我最喜欢他做画,继承中有独创,尤其是那幅《蜥蜴》。今年建国70年国庆,汪主委策划了“我和我的祖国”Mv,要求全体会员带家属孩子都参加,并点名要我穿着骑行服。那天我有晚自习,不想去。他不高兴,撂了句“我真想不通”。我是携着老伴带着孙子去的,不能骑单车。拍摄时,汪主委恁的要我搞辆自行车,直到我向人家小朋友借了辆,拍了Mv,才完事。最感动的是去年的重庆行红色调研。出发前,我被狗咬了。其实也没破皮,但家里人高度紧张,亲笔签了字才打了狂犬疫苗。汪主委为此改变了行程,安排在成都给我打第二针。我怕影响大家,家里人也不放心,决定不去。汪主任深表遗憾赞我“高风亮节”,很麻烦地退掉了订好的机票。

  关于学渣是怎样考上大学的,汪主委说那是父亲对姐姐的偏爱。“特别是有一次,父亲出差回来,给姐姐卖个精制的礼物,而我没有,那叫一个气呀!争抢中把姐姐搡倒了。然后是父亲怒不可遏的痛骂。从这以后,我就发愤,学习上与姐姐一较高下。”“学渣”的姐姐是学习好成材的典型,苦学派,认真派。现为某证券公司上海分公司总经理,大boss。当然,汪同学也并不是一无是处的混日子。在市职高机电中专班只认真听了一个月,剩下的都在做自己的事,比如手抄了红楼梦诗词,元曲,徐志摩诗全部,此其一。二是遇得良师,期间拜宣城书画名家黄书元先生为师,朝夕观摩,三年来不下三千幅。看多了,日后竟能下笔有神。三是职高毕业后,选择了专业,上了高四补习班,读了大学,把业余的爱好提升到专业的水准。

  在安师大,老系主任安良发上课,观看其作画说:“我上课你不用听了。”汪同学一惊,也没得罪他怎么就……他又说:“你自己画.我教不了你。因为我讲的是给大家听的,入门级的对你没用。”《史记·高祖本纪》载汉高祖刘邦登帝位后,曾对其父说:“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其兄刘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无奈,用今天话说,就是“人渣”。莫非汪立军与刘邦都是渣中豪杰么?

  一支部今年四月作为基层组织建设典型在全省大会上作经验宣讲,题为《用心,用力,用情》。这个宣讲原计划是中央蔡主席来皖让汪主委作的。后支部公号以《一支部看来要火了》报道。果不其然,今年十日一支部被民进中央表彰为先进基层组织,汪立军本人也同时获得先进个人的表彰:双喜盈门,全国少有。

  汪立军喜欢藏书,尤其是民进作家的著作,大多有作者签名。民进作家如叶圣陶,如冰心,如柯灵,如唐弢等,民进之外的签名本有巴金,朱光潜,黄永玉等等。汪主委,你家汗牛充栋,还敢称学渣么?

  作者简介

  李祥坤,1962年生,安徽宣城人,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中学高级教师,有作品发表于《散文网》《中国作家在线》《中国诗歌网》。

  • 上一篇:盐碱地上的“油画”
  •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