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枫

2019-12-16 16:39:04 | 作者:不晓春眠 | 点击: | 手机版
雪枫https://www.sengzan.com/jingdianmeiwen/6000.html

  拾落一片雪枫,带走所有的情怀。

  流水港,烟花巷,落了谁的心?水在流,花自飘,独舞风中,空了何人梦?素雨轻弹,淅沥落花残,桥木横亘,荒芜片片情……

  题记

  七月烟云已逝,晚霞落尽余晖,华美的谢幕;八月黄湛大野,金穗田园,丹桂飘香;朝阳横天,俯撖江山万里。荒郊外的绿水岸,樱枫树下落叶飘飘。捡拾半片枫残叶,捧在掌心,轻柔慢缓十指合心,寄叶以情,附叶以念,然后放手给它自由,看着它风中飞舞,渐渐远去

  小河边,红堤岸,绿意葱葱,碧水荡漾,欣欣然恍惚间画自成天然,画中杨柳逐花,花戏游鱼,群鱼共跃。花傍不着柳条,鱼啄不到花瓣,彼此间永远都有那么些距离——就那么点点。我轻笑摘花,手托着荷叶,左右捣鼓着不让玉珠洒泄而出。俯耳聆听,它就似银河幽水滔滔,其内自成一方小世界,鲜花烂漫,泉水叮咚,恰似人间仙境;又如九天仙阙,阙中仙子身姿绰绰,舞姿缥缈,仙音萦绕不绝于耳,优美音符律动胜比人间神曲,甘甜悦耳,不矫揉造作不拘不束,满心祥和。我轻捋一丝乐迹掠进脑海,退了出来。所以轻披蓑衣,缓上堤岸,沿江垂钓,不为鱼儿上沟,只为细赏江水畅流,枫花曼舞。枫花曼舞,可曾将这一腔幽怨带走,带走不回头………

  连日来风潇雨歇,山草小花得到滋润,小梯青苔得到了哺育。天晴了,人群往来穿梭,花草萎腌,青苔糜烂,可惜了,除了一行浅浅的足迹,就没什么值得留念。浮上一缕清风,捎上思念,穿枝插柳般迂回在想象构建的空间,渐近渐远,追寻你沿路留下的气息。泛一叶扁舟,载上满满一墙情怀,迂回在大河山川的每个角落。在天之涯栽上一株相思树,埋下一地的惆怅,满心的热血,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生根,发芽;在海之滨系条红丝带,裹住塚腹的哀怨,在狂风中飘扬,在雪雨里摇曳,散了一瓢,碎了一汪……

  远山寺钟声轰鸣,斜阳掩埋在黄昏后,徒步石阶,止而伫立轩台,手抚雕栏,看天际云卷云舒,看山腰仙雾氤氲。呷一口淡淡茶香,抿得一嘴芬芳,化作幽香的露汁滋润心田。不止一次的,想追忆往昔的袖珍,想捡拾曾经零星的感动,想镌刻过往幸福的碎片,挽回那份简单的悸动,留住那片真,唯一的美……

  终究是挡不住时间的脚步,抵不过寂寞的侵蚀。清醒时似烈阳灼肤,迷糊里似寒针啄心,悄声无息,却不可磨灭。情在泛滥,爱在滋生,冰冷的愁苦,湛蓝的情丝,杂乱无章的莫名,一个错误,一声惊雷,一切支离破碎,空了一场梦,溢出一心的念。

  生活里,总是时不时偶然持续的躁动。是生活的不愉快,是工作的不顺意,或者是情感的不称心,不舒心?或许吧,人就是种奇怪的生物,明知道不会有答案还是要不停的问,明知道不会有结果还是会拼了命的执着。叹一声,奈何!仰头望天,举目繁星烁烁,触手感切,如水的月色在指缝间流淌,生生不息,生来于世无愁,死后何忧不安?不禁试问,是生活曲折了人性,还是人性艰苦了生活?我们一直都在感性的扭曲,理性的变质。

  繁华落尽,洗尽铅云,空了一场梦;小榭轩台,高山流水,孔雀东南飞,谢了一地的美艳。有些事难以懂,有些人难以明,有份情难以散。梦醒时分,转身回眸,终究是过眼云烟。人世浮华,三生更迭,何必执意….

  一抹红尘,几袖添香,梦幻场上歌舞升平,清幽溪头把酒欢言。烟花巷里独徘徊,陌路街头望秋水,孟婆汤碗泪轻盈。如果时间可以停止,空间能被穿梭;如果寂寞稍瞬即逝,快乐无止尽轮回。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雪枫树下怜惜,天空素雪扬洒,诗人垂泪,爱情化作冰冷白雪,结晶,破碎。拾落一片雪枫,遇水而化,迎风而散,带走所有的情怀……

  不晓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