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P | 虚张声势开店不易

2020-09-28 17:18:48 | 作者:大鱼 | 点击: | 手机版
阿P | 虚张声势开店不易https://www.sengzan.com/juzi/26625.html

阿P | 虚张声势开店不易

  原题:阿P做生意

  作者:罗天文

  题图:李加

  ◆ ◆ ◆  ◆ ◆

  阿P从厂里下岗后,在自家楼下租了间铺面,开起了火锅店。火锅店开张后生意还不错,阿P心里美滋滋的,进来出去嘴里常哼着小调。

  可快活了没几天,他就遇上了一件倒霉事。

  这天凌晨一点多钟,来了一群客人,足足有十多个,都是年轻小伙子和姑娘。他们一坐下就点了不少酒菜,然后互相劝酒猜拳,足足闹腾到早上三点钟。

  阿P跑前跑后地招呼,最后实在是累了,正坐在柜台后面打瞌睡的时候,这群客人不知怎么的突然大声吵了起来,随后大打出手,又摔杯子又踢桌子。

  阿P赶紧跳起来跑上去调解:“不要打了,有什么问题大家坐下来好好说嘛。”

  可那群年轻人根本不理他,反而越打越热闹,桌子都快砸坏了。

  阿P见劝说无效,只好喊道:“要打你们到门口去打,别把我的东西打坏了!”

  那群人这回倒是听了,一路打到了门外。

  阿P刚刚喘了口气,就听老婆大叫一声:“挨千刀的,别跑!”

  阿P一溜小跑到门口一看,那群年轻人已经跑得远远的了。阿P这时才明白过来,自己遇上了耍无赖的小流氓,吃饱喝足后假装打架“逃单”。

  阿P又气又恨,可一点办法都没有,急忙算了一下损失:乖乖,菜钱酒钱和店里被打坏的东西,合计起来竟有四百多块。两口子心疼得连互相埋怨的力气都没有了。

  ◆ ◆ ◆  ◆ ◆

  第二天,阿P把这件事告诉了邻居小二。小二是个小混混,也是社会上的“老油子”了,他听了以后哈哈大笑,说道:“你呀,就是太老实了,对付这种流氓要‘黑吃黑’,让他们怕你才行。下次看到苗头不对,赶快给我打个电话,我来教你怎么办。”

  一个月后的一天深夜,阿P又遇到了像上次那种情况。这次是五六个小青年在一起,喝着喝着就为了敬酒的小事吵了起来,阿P一看苗头不对,怕再碰上“逃单”的,赶紧打电话通知小二。

  小二倒是说话算数,五分钟后就出现在阿P的火锅店门口,他一进门二话没说,拿出手机“嘀嘀嘀”地拨了个号码,然后对着电话大声嚷嚷:“喂,是光头吗?我是李老大,今晚的事办得怎么样了?兄弟们有没有伤亡?好,好!叫弟兄们待会儿到我哥开的火锅店里来喝酒,老大我请客!”

  说来奇怪,小二电话还没打完,刚才闹得很凶的几个小青年就停止了吵闹,他们带着一种敬畏的表情看着小二,然后老老实实地把桌上的东西吃光,付了钱后匆匆地走了。

  这一幕把阿P看得是目瞪口呆,连声称小二为师傅。

  可小二还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轻描淡写地说:“看到没有,其实我根本就没打电话,不过自言自语罢了,遇到这种情况,就要装作自己是个更坏的坏人,要从气势上把这些小流氓压倒,这就叫作‘黑吃黑’!以后遇到情况不妙就用我这招,准行。”

  阿P一脸虔诚地听着,把每一句话都记在了心里。

  ◆ ◆ ◆  ◆ ◆

  十来天后的一个深夜,阿P迎来了几个表情冷峻的客人,他立刻提高了警惕,给客人上齐酒菜后,他就退回到柜台背后,耳朵支起来听他们说话。

  那桌客人说话声音很低,像是不想让人听见,阿P只隐隐听到“抢了一万多”、“又杀了一个人”之类的话,阿P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回不得了了,白吃白喝不说,闹不好还得出人命哩。

  怎么办?阿P搓着手在屋里转了一阵,决定把小二教的那招使出来。

  阿P倒了一两白酒喝下肚,顿时胆子大了许多,于是就拿起柜台上的电话,装模作样地拨了个号,然后对着话筒说了起来,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那些客人能听到:“是老陈吗?今天他们钱来了没有?什么?只给两万?你跟他们说,一分都不能少,最迟明天交钱,不然就撕票!”然后“啪”地把电话挂了。

  做完这一切,阿P用眼角偷偷一扫,见那几位客人的神色果然都变了,心中不由得意起来:原来演戏也不是很难啊,花拳绣腿来这么几下就行了。

  阿P正暗自高兴着呐,突然觉得眼前有个黑影一闪,还没回过神来,后面上来两个客人,用力抓住他的手臂,将他牢牢摁倒在柜台上。

  阿P急得哇哇乱叫:“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不就是想白吃吗?好,今天我请客还不行吗?”

  可那些人还是不松手,其中一个30多岁的男人从怀里掏出一个证件,对着阿P晃了一晃,严肃地说:“我们是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现在怀疑你与一起绑架案有关,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阿P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眨眼的工夫就成了罪犯,他赶紧表白:“我、我可是规规矩矩做生意,没做过坏事呀。”

  警察冷冷一笑:“你刚才在电话里都说了些什么,还规规矩矩?走,有什么话到局里再说!”

  阿P傻了眼,此时他才明白,自己跟警察演起了“黑吃黑”!

  经过一番周折,阿P终于走出了派出所。他摸着被警察扭痛的手臂,嘴里就骂小二尽出馊主意。

  骂着骂着,阿P想到自己好歹也当了一回黑老大,他一下子又神气起来,忘了刚才的烦恼,嘴里哼起了小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