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文 > 美文欣赏>

美文欣赏及赏析_学生美文_随笔美文_名家美文

    • 与秋初见

        与秋初见  (凌阿峰33岁河南夏邑县人)  夜是凉的,雨让夜更凉,风在屋外狂啸,嗒嗒嗒雨珠敲打着窗台,很长时间了,夜里很少醒来,今夜与秋初见,为了不让秋撞痛双肩,和一床薄被蜷缩在...

      发布于 2021-07-30 阅读:364

    • 小洋河,我心中的河

        小洋河,我心中的河  李永钧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河,那是在心头源源不息流淌的爱,无论漂泊何方,都溢满着深深的眷念,承载着沉沉的情怀和挂牵……  我的家...

      发布于 2021-07-29 阅读:470

    • 农村轶事(一)

        农村轶事(一)  文/于世涛  一、炒火药  中学放寒假时,在家里呆着没事,我就到生产队去劳动,也好给家里挣点工分,队里分个小杂粮什么的也就分给我们这些“非农业户口...

      发布于 2021-07-23 阅读:550

    • 奶奶来过

        奶奶来过  7月21日凌晨,4点30分左右,我给二宝换了纸尿裤以后,一时走了困,便看了一下新闻,5点20分左右,重新入眠。  5点20分到6点半之间,就短短的一个小时多一点时间,我居然...

      发布于 2021-07-21 阅读:426

    • 夜抵高雄

        夜抵高雄  高山  访游台湾,或许是人们的一个共同向往。台湾以其特殊的历史变迁、美丽的海岛风光被世人瞩目。来自世界各地的观光者趋之若鹜,何况隔海相望的大陆人。 ...

      发布于 2021-07-19 阅读:549

    • 夏天的回忆

        夏天的回忆  南方的夏天热的人喘不上气,这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着实有点不适应。夜晚,我坐在屋里,看向阳台上的花耷拉着“脑袋”,白天的太阳把它烤的已经不在那么...

      发布于 2021-07-15 阅读:475

    • 鱼的泪海知道

        鱼的泪海知道  昨夜梦见大海,一无无际的海面。抬头望,天还在,海却蓝得像天一样。正在从蒙圈里清醒,分明看到原本平静的海面上碧波荡漾,海风轻轻吹起,海浪声声,算是在跟我打招...

      发布于 2021-07-14 阅读:334

    • 散文《春》

        大寒之后,整座城市的气温都有了些许回温。我慵懒地依靠在杨柳树边,遥看着那被铺满了暖阳的大楼,心中不免想起了故乡的早春。  立春的姑娘长着一张白皙的脸,纤细的双手在轻...

      发布于 2021-07-13 阅读:344

    • 黑狗大夫的传说(八)

        黑狗大夫的传说(八)  文/于世涛  当时的科左后旗人民政府,面对广大骨伤患者的拥戴和黑狗大夫的实际医疗成果,于1973年10月,聘请医疗卫生界的专家学者对黑狗大夫进行全方...

      发布于 2021-07-04 阅读:539

    • 黑狗大夫的传说(七)

        黑狗大夫的传说(七)  文/于世涛  不管怎么说,黑狗大夫一板子把二哥手上的筋包拍没了,堪称手到病除!  已经在部队退休的二哥和我说过,他非常感谢当年的黑狗大夫治好了他...

      发布于 2021-07-04 阅读:78

    • 黑狗大夫的传说(六)

        黑狗大夫的传说(六)  文/于世涛  二哥浑身一激灵,忙睁眼一看,黑狗大夫笑呵呵地说,小伙子,筋包散了。你回去后要静养一段时间,右手别吃劲儿,别干重活,再犯了我可就没法治了。...

      发布于 2021-07-04 阅读:618

    • 黑狗大夫的传说(五)

        黑狗大夫的传说(五)  文/于世涛  父亲下班回家时听妈妈说了“黑狗大夫”的事儿,根本就不相信。但二哥坚持要去甘旗卡看病。无奈,父亲托人买回两瓶锦州产&ldqu...

      发布于 2021-07-04 阅读:581

    • 黑狗大夫的传说(四)

        黑狗大夫的传说(四)  文/于世涛  哈次楞满头大汗地说,没啥大事,可能是疼昏了!他腰椎骨错位两节,我已经给复原了。回家平躺,静养几天,就可以下地干活了。说着,他用手拍了拍还...

      发布于 2021-07-04 阅读:498

    • 黑狗大夫的传说(三)

        黑狗大夫的传说(三)  文/于世涛  原来,邻近生产队为了来年备耕,顶着三九严寒刨粪送粪。但大粪堆表层刨不动,就往大粪堆里面掏洞,结果塌方了,起粪的人被埋在里面。还好,没出...

      发布于 2021-07-04 阅读:108

    • 黑狗大夫的传说(二)

        黑狗大夫的传说(二)  文/于世涛  从此,黑狗成了哈次楞家里的成员之一,取名“黑子”。白天,黑子跟着哈次楞上山看护羊群,晚上,帮助哈次楞看家护院。  一晃儿,年...

      发布于 2021-07-01 阅读: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