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四月

2020-05-12 15:54:05 | 作者:冯雁声 | 点击: | 手机版
乡村四月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14439.html

  (冯雁声/原创首发)

  妩媚的春风,轻抚着河边舒展的垂柳,吹开了千树万树的花,吹绿了乡村田野。到处是芬芳宜人的花香,到处是千姿百态的花影,到处是草长莺飞的画卷。如果说春天是一首诗,那么,四月就是这首诗中最美的篇章。四月的美从来就是那么自信,张扬,特立独行。

  民国才女林徽因在《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中写道,‘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间的四月天’…寥寥数笔,写尽了四月的风情万种和对人间美与爱的无限遐思。读着这些温馨的诗句,不禁让我心底涌起波澜。在历代文人墨客们的眼里,四月的春天才是最美的。他们总是极尽渲染,把春天的四月描写得繁花似锦,莺歌燕舞。

  四月的春天真的有这么美好么?其实在不同的人们眼里有不同的答案。

  在农民的字典里,乡村四月应当是最忙碌的,没有什么风花雪月。这时候既要忙于越冬作物的田间管理,又要忙于春耕作物的播种,如病虫草害的防治,棉花制钵、播种、育苗,防除麦子油菜田病虫草害,水稻育秧,春蚕饲养等等,是农事活动最多最繁忙的季节。农民们起早睡晚,常常三餐並着两餐吃,煮一顿饭吃几天是常有的事,在他们眼里,乡村四月一点也不诗情画意。

  然而,从喧嚣的城市来到乡村,你会发现如今的乡村四月依然很美,但总觉得似乎不那么忙了。那种‘才了蚕桑又插田’,‘昼岀耘田夜绩麻’的繁忙景色渐渐地没了。

  就拿市区近郊的小镇来说吧,许多村庄被拆迁,农民们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年轻人都外岀打工了。几万亩的农田保护区,因为城市的发展,现在都变成了各级政府的开发区。一座座厂房,一幢幢住宅楼拔地而起。市区周边还大手笔地建起了四五座千亩左右的娱乐休闲公园。

  我家附近的几个拆迁安置小区,因为农田被征用,许多人没事干,每天下午到处都有麻将、扑克的吆喝声,既有中老年人,也有一些暂时还没找到工作的青年人,更有甚者,把巨额拆迁款当作赌资,化为乌有,激化了家庭矛盾的。还有一些老年人无所事事,就在小区附近转悠,晒太阳聊天。偶然发现有路边忙碌的老百姓,不是在田间劳动的,而是在绿化带里除草喷药施肥的,或补栽绿化树木的。曾经是闻名全省的粮棉大乡,蚕桑之乡,除了有一部分农田是粮食作物,许多种上了蔬菜水果,也有的开挖成了鱼塘,还有的良田栽上树木花卉,棉花蚕桑都绝迹了。

  十多年前,小镇上有二十多家种子农药生资门市,目前仅存四五家,我家八十年代开的种子小店,因为附近农田被征用,生意萧条冷落,去年初就歇业了。家住胜利桥的妻弟经营的种子小店,近几年生意也越来越差,惨淡经营,仅能维持简单生计,他家斜对面的一家农资门市,因生意不好,前年就关闭了。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粮食安全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我国作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每年全国人民的口粮加上各种用于饲料和粮油加工的粮食,是一个十分庞大的数字。据报道,我国每年粮食进口量超过1亿吨,如果一味依赖于从国外进口粮食,国际粮食的价格会在中国巨大需求的刺激下逐步上升,到时只能被迫为高价粮食买单,一旦遭遇外国公司的粮食垄断,将会直接危及到我国的粮食安全。

  由此看来,中国人的饭碗必须要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我国作为一个农业大国,农业生产绝对不能松懈。然而现在农村种地的人越来越少,大量农田被征用或废弃,诸如此类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对此,有关专家表示,我国大量粮食靠进口的方法并不可取。

  央视曾经专访过袁隆平先生,袁先生说,中国差不多14亿人口,中国粮食是不够吃的,要进口的,要进口一部分。我举个例子:大豆也是不够吃,我们中国人吃豆腐,每年进口大豆七八千万吨。

  泱泱农耕大国,要靠进口粮食来满足国家需要,这是很危险的,假如哪天国内灾害粮食减产,就算人家不掐你脖子,或者人家不高兴了,我们想进口的粮食也会水涨船高。

  童年的乡村四月,刻骨铭心的是‘三春头上’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饥荒,是苕子头煮饭,是青菜、山芋、萝卜当主食的艰苦岁月。再美的风景不能当饭吃,迷人的花香不如稻花香。从乡村走来,骨子里还是农民的我,不敢想象没有了庄稼,没有了农忙的乡村四月还美不美?

  ‘风吹南亩秧波绿,时有蛙声到小庐’。乡村四月最美的不仅仅是绿树繁花,乡村四月应当是播种的季节,是丰收的希望。尽管远去了牧童短笛,渐渐消失了炊烟,但我依然认为,只有繁忙的、沸腾的、蛙鼓虫鸣的乡村四月才是真正的最美!

  2020.5.12于徐州

Tags: 四月 乡村

  • 上一篇: 母亲的河
  • 下一篇:浅夏小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