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柯

2020-05-20 18:10:59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凉柯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15033.html

  一城花瘦,夏暮,秋至。

  不见三河柳,六荷香。却是二十四桥竹砚凉。

  城南,这个不起眼的酒栈里。凉柯杯中茶水未尽,悠悠绿烟,氤氲了书卷上三两字。

  隐约箜篌之声,潺潺若流水。从镂空的木窗向外看,几近黄昏,街上往来稀疏。再过几个时辰便是花灯节的庆典,那时,街上便会热闹起来。若是动起手来,也许会方便一些。

  凉柯是位侠盗。

  不偷平民,不抢贫苦,偏偏是大家世族的顽劣子弟,他从不客气。

  偷来的财物换顿好的,再换身行头,其余丢给寺庙的方丈,好让他做做慈善。然后继续找寻下一个受害者。

  晚霞匆匆,黯淡了西边行云。

  燃起孤盏,他轻呵一口气,咽下凉透的茶水。

  花灯节上,护城河里千百盏莲花灯闪烁着萤火的微光,伴随流水逝去。恍惚间,千朵红尘愿,若星河璀璨,浩荡在天地之间。

  凉柯婉言拒绝卖花灯的老人。他没什么心愿,过惯了在江湖漂泊的日子,他种下一颗浮萍的心,便只有浮游天地,是他一生的夙愿。

  他看上一位刚从青楼里出来的公子爷。五大三粗一肥猪,也好意思出来调戏姑娘?倒是衣服料子不错,荷包似乎要鼓出来了。

  凉柯思索着醉仙歌里一向惦记的脆皮烤鸭,外焦里嫩,香气扑鼻。那酱料晶莹浓稠,还赠送三道配菜。

  这么想着,悄悄伸出的手却一把被人抓住。他暗自吃了一惊。

  “庄兄醉了酒站不稳,还得多谢小公子。”润玉此公子,凉柯不明白这样的人怎样会有猪一样的朋友?

  “小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他拂袖,一身黑丝织锦摆动,好个君子谦谦。

  无人小巷,凉柯问:“阁下既然明白我在行窃,为何给我台阶下?”

  “侠盗凉柯,自有耳闻。”他浅笑。

  “阁下何人?”

  “无名氏,只怕公子笑话。”

  “什么笑话不笑话!”他估摸了一下,翻墙进院还是能够跑掉的,干脆直接开打。“你断我财路,怎样赔偿?”说着便要拔剑。

  他依然风轻云淡,“小公子想怎样赔偿?”

  “这样,你请我在醉仙歌吃一顿,再赔我三百两银子怎样?”

  原以为这种吃亏的事情他是不愿的,但他波澜不惊道:“好。”

  不客气地宰了对方一顿,又拿了对方的赔偿金,凉柯认定对方非痴即孬。抓到小偷不送官府,不打官司,却老老实实赔了钱。

  凉柯开始打听他的身份。

  青楼的老鸨说他只是陪同伴喝酒。

  街坊的大妈说他常常来买书画纸扇。

  乞丐说他给的钱最多。

  小二说他喜欢一个人弹箜篌。

  种种迹象显示他就是一个有钱人家爱心泛滥的傻子。只是他始终不晓他的名字。

  凉柯开始关注他。

  萧萧平仄,奏一曲落秋瑟瑟。

  他总能在二楼听见他的箜篌之音。

  “你不觉得这是扰民吗?”一日,他踹开门吼道。

  他看了凉柯一眼,“小二,能听见我弹琴的房间我全包了。”

  那是方圆百里唯一的酒栈。

  凉柯深吸一口气,“我回去关紧门窗就好,您继续。”

  “花柳亭台,雕甍阁楼。终是,不许人间白头。”他念着书,不满某个文盲在天花板上睡觉。

  “既然让我教你诗词,又为何不听下去?”

  “我不喜欢悲伤的诗,要不你用唱的,用欢快点的声调?”凉柯厚颜无耻道。

  他叹了口气,摇头道:“无理取闹。”

  “多谢夸奖。”

  凉柯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他是谁,过些日子,他就会离开京城,继续他无根的旅程。

  可怜宋玉为谁藏?笔下古城墙,误把良人伤。

  那夜,他站在桥上,环顾四周无人。凉柯走近,闻见他身上清冽的酒气。

  平日,他很少喝酒。莫不是有了烦心事?

  他冲她回眸一笑,忽然拔下她碧玉的簪子。

  凉柯措手不及。

  他挽住她的手,拥住她。“凉柯……”

  “你早发现我是女子?什么时候?”

  没有人回答她,拥住她的男子呼吸均匀,沉沉睡去。耳畔细微的摩擦,令她心头一跳。

  她将他扶到寝房。

  几日不见,酒气重了,人也瘦了。眉目间,平添了几丝憔悴。

  那夜,凉风肆荡,落了窗外最后一叶红枫。

  凉柯听到隔壁的细微声响,以为他的窗户没关。

  只是一份好意,断了她浮萍的命。

  蒙面的刺客已经来到他身边,银晃晃的刀子对准了他的喉。

  她从不明白自我那么勇敢,那么爱管闲事。或许因为对象是他。

  他感觉到了刺客,睁眼却看见她瑟瑟发抖地趴在旁边,腹部汩汩地流血。

  “冀王爷!”在酒栈外按兵不动的侍从冲进来制住刺客,跪下行礼。看到他没有受伤,才放心道:“王爷受惊了。”

  李冀咬着牙,抱住呼吸微弱的凉柯。不觉泪落三千。

  “蠢货,统统给本王滚出去。”他在说这话时,豆大的泪珠还在往下掉着。

  浮世微凉,梦醉南柯。

  凉柯抚着他的脸,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他紧紧拥着她,“凉柯,我没有名字。”

  只是对你,我不需要名字。

  她颔首,倾城一笑。

  半世烟尘难相守。终是,不许人间白头。

Tags: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