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芦苇

2020-05-21 15:32:47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风中的芦苇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15120.html

  我喜欢走在黄昏的滨河路,晚云在幕天上散锦,溪水在残日里流金。我喜欢大树底下散落的小花,枝叶已经萎黄败落,花儿却绽放着笑脸,像天上的星星,彼此相偎彼此分离,花儿在守望距离。最喜欢的莫过于泾河两侧的芦苇荡,每次看见风中的芦苇,我的心就寂然不动;每次亲近风中的芦苇,我觉得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莫非芦苇就是知识分子精神的血统,帕斯卡曾说:人是一支芦苇,自然界最脆弱的生命,但是是一支会思想的芦苇。无尽的芦苇风情的在夕阳里微微荡漾,我的心融化在滨河路上。

  这时,我总会轻唱一首歌,但唱的最多的是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看着昏黄的太阳沉沉的坠下,我是消隐了忧愁,消隐了欢乐。我感到了永恒,像爱与死。多少离家的孩子寂寞行走,走在陌生的街头,走在异乡的路上,有一天无可奈何的垂下手臂,最后变得痛不可抑。风中摇曳的芦苇,生命的困顿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人是有思想的芦苇,很多时候的思想与物质生存名利无关,在别人看来确实活得超然物外,梵高已死,诗人已死,难道还要效仿拜伦高举自由的旗帜对世俗生活做犬儒的抵抗吗?时代变了,时代不再需要诗歌文学了,科学技术成为主流成为时代最重要的产物,每晚睡前拨弄手机屏幕才能安然入睡,传播太多无用的信息,发声的通道被人操纵,思想者散落各处,如树下散落的小花,彼此不知有人是否也同样思考,我们可怜着,绽放着笑脸,高居塔尖隐藏着最深沉的思想。为其如此,在滨河路上散步,并且选取下午5点钟,花儿你可记得我?我是像德国康德一样散步的。我也同样仰望星空,最浩瀚的是星空与心中的道德律。

  人是一支会思想的芦苇,是灵与肉的结合。长夜痛哭的人们,人生已了然于胸,直到有一天看破人生真相,仍然要记得不能忘了热爱生活,别让灵魂拖垮了肉体,肉体康健,灵魂才能继续飞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