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是梦起的地方

2020-06-08 15:56:33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风是梦起的地方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17627.html

  昨夜的风一阵紧似一阵,刚刚睡着了,又被风声吵醒,起来一扇窗一扇窗的再次进行检查,明明都关的好好的,但分明有风从窗缝里吹进,阳台的一扇窗户被风吹的直响,窗外什么也看不到,只有风猛烈敲打着窗户……

  躺在床上,默默地陪着这窗外的风,在这个时候好像再没有办法,只能任凭这风刮着,我能做的就是任意地放飞思绪和想像,去猜想这风是怎么了?谁又惹风生气了,半夜三更地发这么大脾气。不知道是谁又不听话,违犯了“天条”。也许是风又看不惯这世间的什么东西了,发怒来收拾收拾。也许是风儿高兴,唱唱歌,跳跳舞,一激动动作有点儿大吧。也许是这风儿要告诉人们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也许这就是自然规律,刮大风下大雨,只是不经常作为让我们感到意外罢了,也许……就这样想像着,伴着这风声,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

风是梦起的地方

  在老家的院子里,还是那间座南面北的屋子,母亲躺在床上,轻轻地呻吟着,时不时还有哀叹声,母亲肯定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我急忙走进去,看到母亲和衣而卧,头朝里侧身躺着,一只胳膊和手都枕在头下,一只手在轻轻地抹眼泪,呻吟声和哀叹声连续不断。我便过去关切地询问:

  “妈,咋了?”

  “没咋。”母亲急忙停住了哭声。

  “没咋,您咋哭了,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母亲连忙又抹了几下泪眼,身子动了动,想坐起来,我顺势抓住了母亲的手,母亲侧身坐了起来,往床沿上挪了挪,抓住我的手说:“我做梦梦到你出事了,说是需要一大笔钱呢,我正在为这事发愁呢,正想不出是啥原因而着急哟…”

  “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您做了梦就哭成这样了,不哭了…”说着又抚摸了母亲的胳膊和手……这时候母亲仿佛从梦中醒来了,突然奇怪地问我:“你咋回来了?放假了?……”我被母亲一问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咋回到老家了,一紧张,醒了,原来是在梦中啊!

  窗外的风好像小了些,没有先前那么疯狂了,可能是累了吧。倒是把我从梦中惊醒,母亲已经走了好几个月了,也不在老家了,哎,苦命的母亲,操了一辈子心,这走了还都不歇心呀,还在牵挂着我们。下意识地捏捏手,仿佛母亲的手还在我的手里,还有余温。一种自责感,内疚感袭上心头,母亲活着的时候就因为我远离家乡不在身边,让她老人家牵肠挂肚的,母亲走还在为我担心,为我流泪哭泣,都是我不孝呀,让母亲在天堂都不得安心,真是罪过呀。还带有母亲余温的双手轻轻地放在胸口上,默默地祈祷母亲:“妈妈,我这里一切都好,您就放心吧,刚才只是个梦罢了,再说了我会照顾好自己,处理好我的一切的。倒是您,在那边要多注意身体,照顾好自己,多想点自己,不要总是为别人着想哟……”窗外的风还在继续刮着,还夹杂着些雨点打在窗棂上的声音。

风是梦起的地方

  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就这样默默地为母亲祈祷。不知道过了多久,又进入了梦乡……

  刚才的梦境竟然又续上了,母亲问完我,听罢我的劝说,擦干眼泪,翻身下床,拉我去后院。我随着母亲来到了后院里,还是老家原来的院子,出了院门顺着墙向右转过去,穿过一个小道子,是一个小平台,靠墙是一个小棚和一个羊圈。这样子还以前老家老房子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变,是那样的清晰,又是那样的亲切。我们离开这老房子都好多年了,但这记忆还在,情节还在。母亲径直把我拉到了羊圈那边,母亲告诉我,她养了些羊,长的可好了,让我看看。打开圈门,看到羊圈被隔成了上下两层,每一层上都有许多羊。看到母亲带着我站在门口,那些羊都围笼了过来,“咩咩”地叫着。那些羊看上去个个都很雪白,那羊毛像刚刚被洗过一样。母亲随手拿起旁边的一个小盆子,羊叫的更欢了,母亲把盆子里的饲料撒到了羊草栏里,羊都跟着挤了过去抢饲料吃。上层的一只小羊羔一跃跳到了门外,我赶忙去拦挡,母亲示意我不必去管它,外面又跑不了,一会就自然回来了。我接过母亲手里的饲料盆,学着母亲的样子给羊撒了饲料,羊也照样围上去抢着吃。

  “妈,您啥时候养了这么多羊呀?”

  “我到那边没事干,就回到老家养了羊。”

  “妈,你应该好好休息,别太累了。”

  “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一个人养些羊也不寂寞,再说了到时候还能吃肉呀!”

  说话的功夫,羊已经把一盆子饲料都吃完了,全围到我和母亲的身边,有的看着我们,有的叫着,有的用嘴闻着我拿盆子的手…

  “妈,饲料在哪里,我再给羊开点?”

  “还是我来吧,你不知道地方,也不知道咋弄呢,”母亲笑着接过盆子。

风是梦起的地方

  我跟随母亲来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面堆放着许多袋子,里面全装的是喂羊的饲料,母亲熟练在从几个袋子里各挖了些饲料,在盆子里拌匀,然后把开水浇到上面,边浇边拌,搅拌成半干半湿的小疙瘩子,最后又把盆子摇一摇,一盆子饲料就拌好了。我着急在要端起盆子去给羊喂饲料,母亲告诉我,这饲料还需要再捂一捂,等会喂效果才好。

  放下盆子,我陪母亲来到了后面的园子里,记得小时我们常在这里玩。园子里一片绿色,还和过去一样,杏树,桃树,梨树,一排儿整整齐齐,都已经挂果了。旁边是一小块一小块的菜地,收拾的井井有条。韭菜、辣子、西红柿,黄瓜、茄子、豆角角,各色各样的菜,长的煞是好看,不像是吃打,倒像是欣赏的。园子也起风了,轻轻的,能听到树叶沙沙响,能感受到那些菜秧子也随风摇摆着,风中有淡淡的香,扑鼻而来。这种感觉一点也不陌生,还和小时候一模一样,母亲在菜地里忙碌,我们几个在旁边玩耍。我完全进入到了过去的回忆中,没有注意母亲去哪里了,等我从回忆中走出来,母亲不见了,我着急在喊了起来:“妈,妈……”没有回音,赶紧转回到屋里,各个房间都找遍了,最后把自己都急醒了,也没有找到母亲的身影……

风是梦起的地方

  窗外的风似乎停了,听不到声音了,窗外天已经大亮了,静静地能听到雨滴窗棂的声音,惊魂未定的自己再次揉揉眼,刚才的梦景好像还在呀,母亲走了,又去忙了。活着的时候就是这样,整天忙忙碌碌的,家里家外总也闲不住,现在还是一样,又养羊还种菜,苦命的母亲……

  真真假假,似梦非梦!

  虚虚实实,半睡半醒!

  风若梦,雨如泪,风雨同舟!

  图文:许建忠

  

Tags: 地方

  • 上一篇: 故乡
  • 下一篇:人生得一知己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