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菜园

2020-06-24 18:02:07 | 作者:张国荣 | 点击: | 手机版
小菜园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18438.html

  许师傅每天的一万多步可不是去公园锻炼快走走出来的!他老伴一旦在家里喊不着的时侯,从客厅里一瞅,许师傅准在楼中间的小菜园里转悠里!

  时近夏至,小菜园里的菜正可着劲的长呢!种的早的豆角、黄瓜已然有人摘了头茬。玉白晕染紫色、小巧有点四角模样的是豇豆角花。鲜黄鲜黄,从竹架底层慢慢向上开的是黄瓜花。茄子秧蓄积了一个初夏的能量,阔大的叶子,粗壮的枝桠,虽然一看还有点矮,但只有上足了肥,管护到位,才会有这番模样。你就等着吃纯天然绿色无公害的茄子吧!还有刚刚分杈、丛绿间悄然开始点缀小白花的辣椒、褐紫色菱角样的秋葵、刚割过、新茬上还盈盈溢出汁水的韭菜。伸着长长丝曼才爬上架的丝瓜梅豆。小苹果儿大泛着青白色的西红柿。真要是数,也得数上一大会。小菜园的菜,应着季节,不断变化着品种,每一个时段怕都不下五六十种吧!

  随着小菜园里菜的繁茂,这个介于小区高层、矮层之间的小庭院也活跃起来。今年疫情,小孩儿们除了上网课,不方便去外面玩,这儿便成了他(她)们的乐园,骑着小单车、踏着滑板,穿梭游嬉于间,灵巧的身体经常倏然就从大人的背后窜了过去,引来一阵惊呼!

  也有聘婷的小女孩,拉着大人的手,站在菜地边上,新奇的望着、抬头问:“这个叫什么?那个是什么?”惊诧于餐桌上的菜竟是这么从地里冒出来的,无意间增长了课堂里没有的知识。

  也是得益于本院的建设者们,空间虽小,但还是在绿地中间设计了两个圆形小庭园,安放了些许的健身器材,中间一条弯曲小径相连。上下班、外出的,有事没事都要从这里走一走。早晨踩着晨光,与向日葵的笑脸擦肩而过;晚上背着夕阳,穿行于青疏嫩果之间,若有若无那种植株绿叶间散发的新鲜芬芳气息,时时侵袭着你的鼻息,濡染着你的身心,你会恍然生发出落身田园、荷锄晚归、牧牛炊烟的感觉!

  小菜园以前可不是这样子!

  小区刚建成时,也曾栽花种草。可日子一长,由于缺少管护,夏季野草疯长,雨水积聚,蚊蝇滋生。居民们经过时无不掩鼻侧目,不敢逗留。物业也费劲收拾了几回,雇工除草、清除垃圾淤泥,可无奈经费力量有限,难于长久,过一段又复如初了。

  能有今天小菜园的模样,少不了三个人的功劳。医院小宇的首种(第一个在杂草丛中种菜)、看门老夫妻的坚持,功劳最大的莫过于开头提到的许师傅了!

  许师傅精瘦,60多岁年纪,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是:“做什么去啊!闲着也是闲着,种着玩呗!”,每天早、中、晚必到小菜园巡走几遭。偶尔见他时,时而驻足、时而蹲下。曾自言:“咱小菜园的菜,谁家的地该浇了、谁家的黄瓜该摘了、辣椒快老了,我都清楚!”

  许师傅种菜很有一套,他收拾的地畦平垄直、有模有样,很是耐看。更加可贵的是,许师傅乐于指导。谁家想种什么了,只要喊一声,立马就会手把手的教你如何种、如何管理,该注意些什么,这也大大提升了小区居民们种菜的积极性。

  在许师傅的带动影响下,没两年,这个小菜园便初具规模了。每年的清明、谷雨前后,早晚间,小菜园就热闹起来!翻地的、点种的、从楼上自家扯管子浇水的,四下里找农家肥的,好一番欣然景象!各家的锄头、铁锹都放在靠墙的旮旯里,邻居家认识不认识的打声招呼,就拿走了,想着还便是了。住高层的胡哥不方便扯管子,就每天手提四趟八桶水浇地。问他,何不扯点管子,笑答:这样又锻炼身体又浇地了,多好!

  偶尔听到,小区应该建绿地的声音。按规定是应该,可只有两栋楼的小区,叫小区真有点“拔苗助长”,充其量算个家属院。建了绿地,就靠现有物业的力量,实在是捉襟见肘。刚能维持现有的卫生安全管理水平,让他再拿出财力精力来,怕是勉为其难了!再者,这菜园不就是绿地吗?而且还有收获,居民们没事就向菜园里跑,种的菜也是五花八门,真个是丰富多彩哩!

  其实,小菜园的菜,要单算经济帐,绝对不如到菜市场转一圈买菜,又快又省钱。但你别忘了,在小菜园种菜的,除了自己种植绝对绿色放心外,收获的不仅仅是种出的菜,应该还有人们对未尝试事物进行探索的新奇,闲暇之余劳作、收获带来的愉悦,邻里之间的交流等等,这些又怎么算经济帐呢?

  这两天,许师傅和强哥、热心的田姐捣鼓着在小庭院里装了灯,经营石头的刘经理赞助了石桌,物业给买了几个小凳。一切就绪时,许师傅邀约强哥,在夏至的夜晚,用菜园的茄子、黄瓜、小葱等拌了几个凉菜,门口便利店的花生米,许师傅老家拿来的炖大骨,吹着晚间的徐徐凉风,小酌起来!

  刚刚结束的两会,总理对摆地摊的表态,一时间让地摊经济火的一塌糊涂。疫情下如何提振发展经济、保障民生,对于各级管理者都将是一篇颇具考验的大文章。让城市多些烟火气,如何更多的增加群众改革的获得感,应是很值得深思、研究和因地制宜落实上级政策的迫切问题。

  初夏的夜晚,没有焖热,有点风,甚者还稍稍有点凉。一楼画家画室的灯光透过窗外,斑驳撒落在栽在半埋地里伸出瓷缸外挺拔摇曳的荷叶上,也许“江南可采莲,荷叶何田田”正从画家的画笔中流出。庭院被小菜园一片墨绿色环绕着,离离落落竹篱枝影之间,许师傅的话稍稍有点多,“小强,你看你嫂子关灯了,咱今天是开始,但这一杯也是今天最后一杯,喝干了,今儿就结束!

  小菜园里新按的灯关了,楼层里透出的光也在减少。但静谧夜空中的星星,却显的愈发明亮了!

  2020年6月23日

  作者:张国荣

Tags: 小菜园

  • 上一篇: 邂逅醉美湿地
  • 下一篇: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