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收

2020-07-31 14:42:47 | 作者:王润林 | 点击: | 手机版
麦收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0500.html

  麦收

  ——谨以此文献给我年少生活过的岁月

  文/王润林

  好久没有写不参杂任何公文性的文章,上次动笔,还是四月,最近一直想堆积一点文字,一直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事占据了自己的时间。前段时间去潘津,路过一片片麦田,风吹过阵阵麦浪翻滚,好不壮观,看到麦田,总能想起一段属于自己的岁月。

麦收

  麦子快要熟了,对于地处西秦岭断山山系的家乡而言,当麦子慢慢变黄的时候,村人都要好好的忙上一阵子,村人劳苦的身影,那是一场浓缩九亿多农民的写照。乡下村民用自己简单的纪年法,从快要开镰起的前半个月开始忙碌。农村有集市,开集后便开始置办收割的用品,比如置办两把新镰,割上几丈大绳,更有甚者还有买块磨刀石。家乡逢二五八的日子便开集赶市,在开镰前的半月,集市上往往也要比以前热闹。

  当开镰后割麦成了我们家很重要的一项农事,意味着一年的收成和全家的口粮,割麦也像我的期末考试,是对学习成绩的一个检验,所以意义非凡。对90后来说,会割麦的寥寥无几,小时候不会割,会持割的又去了外地打工或求学,但是在我的记忆里,对背麦确记忆颇深。

  当年划分土地,祖父在县委上班,偏远的土地祖父率先承包给我们家。老家多山地,都是梯田,我们家的地都在山梁最高处,父母把麦子割好,往山下转就需要我和哥哥两个人背下山去。去往麦地的路上是轻快的,我和哥哥像两只小马,套上车,车上放两根勒绳,放一大壶水,他和我共同将车拉到山脚下,再往麦地蹦蹦跳跳走上去,看见蝴蝶、蚂蚱还能玩弄半天,甚至还有力气打架。到了地里,父母已经割了半边,父亲便说休息会就把割完的转下去,二叔用绳子捆好麦,我用双肩半伸进绳子,父亲从后面一提,我就“嗖”地一下站起来了,刚开始还有些小兴奋,但是麦芒像针一样扎在身上、火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擦不尽的汗珠吧哒吧哒往下滴,再也高兴不起来,上坡路陡,走不了几步就得找个地埂,休息一会。孩童时候的快乐是简单的,当在地埂拦休息的时候,要么给自己胳膊上用麦子压花花,要么就是逗逗地里的虫子,不多一会父亲和二叔就把几垄麦子收过,母亲便会扯着嗓子叫我弟兄两个的名字。背了一回又一回,只到太阳下山,然后架到车上,如果路窄,让不过去车乡亲们便会作者等一等,大家坐在路边,相互让烟闲聊,无非就是聊聊今年收成如何,明年种些什么品种的麦子,或者要向丰收的户主换些种子,庄农户人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丰收的麦子里。

  对于收麦的记忆,我至今能够回忆起的就是那一趟趟的背麦了。

  那时候一个夏收,个个人都忙忙碌碌的黑汗直流,哎,过去那么重要的夏收,现在居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人也真是奇怪,如今没有麦背了,竟然还有些怀念,或许这是对童年美好的回忆及对家的依恋,过去一家人的夏收,现在都留给在老家的父亲母亲。

Tags: 麦收

  • 上一篇: 月光如水水如天
  • 下一篇:铅华尽洗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