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绳摇过的夏天

2020-09-01 18:36:45 | 作者:罗士棣 | 点击: | 手机版
跳绳摇过的夏天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4463.html

  5月底的一天,家里的划船机坏了,报修多日却无人理会,健身活动被迫中止。

  几天后的一个傍晚,我下班回到小区,恰好看见一群小学生正在广场上跳绳。只见孩子们个个身轻如燕,跳得生龙活虎,一条条上下翻飞的绳子好似金蛇狂舞;剧烈的运动让他们面颊微红、汗水涔涔,却仍像马达一样不知疲惫。旁边围观的小孩儿们合着跳动的节拍欢快地唱着歌谣:“小绳小,真轻巧,小小跳绳是个宝;跳一跳,跳一跳,锻炼身体它最妙;你跳跳,我跳跳,我们大家都跳跳……”这洋溢着旺盛生命力的一幕深深触动了我——兰州的夏夜分外清爽宜人,小区草木葱茏如天然氧吧,何不将体育运动由室内转移到户外,在锻炼体魄的同时享受大自然的馈赠——也别划船了,干脆跳绳去!

  心动不如行动!回家后我便从储物柜深处翻出“沉寂”多年的跳绳,再换好运动行头,来到小区广场足足跳了五千下(分十组,每组五百下,组间休息一分钟)。可能是平时有一定运动基础的缘故,四五十分钟跳下来不仅未感丝毫乏力,反而气爽神清、心情愉悦,累积了一天的倦怠一扫而光。

  然而第二天,我就为自己的“急功近利”付出了“惨痛”代价——两个小腿肚子异常酸疼,走起路来都是一瘸一拐的;右脚食指和中指的指甲严重淤血且一触即痛,结果没过多久便坏死脱落了;两个胳膊肘也隐隐作痛。

  当晚,为了完成既定的健身计划,我不顾妻子的好言相劝又硬挺着跳起来,虽然其间几度想放弃,但还是坚持跳到了三千下双脚几乎无法弹起为止。事后,妻子责备我“顽固不化”“不自量力”,我却笃信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中所表达的观点:“但凡值得一做的事情,自有值得去做甚至做过头的价值。”

  仅仅两天后双腿就完全“复原”了,于是我一口气又跳了五千下,第二天身体未见任何异常,说明肌肉已经很快适应了这种锻炼强度。

  随后的日子里,我不断挑战自我,由最初的一次跳五千下逐步提高至一次跳八千下,由五百下一组提升到一千下一组。在耐力增强的同时,速度也越来越快,最佳成绩是连续跳一千下耗时5分46秒,平均每分钟约173下。

  整个夏天里绳子跳断了三根,其中一根跳了两次就断掉了。后来在一家大超市买到了一种钢丝绳外面套胶管的“中考练习专用跳绳”,质量还算过硬,一直用到现在。

  整个夏天里每周五次跳绳让我一如既往地保持着理想体重,体脂率也在进一步下降,肩臂和小腿精壮了一圈。看来跳绳真不愧是减脂塑形的绝佳运动。

  整个夏天里虽然手臂和小腿上经常会被跳绳抽打出道道红印,甚至会被裸露钢丝绳上凸起的毛刺划出血痕,但相比于跳绳带给我的好处,这点伤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又是一个寻常的傍晚,当最后一抹玫瑰金色的夕阳悄然隐去的时候,我便开始了跳绳锻炼:足尖像蜻蜓点水般触碰地面,又轻盈地弹起;双臂机器似的精确而快速地摇动着,实在感到酸疼乏力便稍微减速放松,尔后又立刻提速;耳边除了跳绳与空气摩擦时发出的单调而密集的呼呼声,几乎听不到任何声响;已看不清跳绳划过的轨迹,只有人和景物在眼中上下跃动,拉出一道道虚幻的光影;微凉的夜风乍起,大汗淋漓的身上不禁一阵寒颤;跳绳上的胶管磨破了,裸露的钢丝绳与地面摩擦发出闪闪火星,引得小孩儿们惊奇地围观,这一刻我甚至产生了错觉——自己不是在跳绳,而是在舞弄齐眉棍或脚踩风火轮,抑或是金钟罩加持在身,刀枪不入。

  索性闭上双眼,在无边际的黑暗和无休止的弹跳中咬牙坚持着,任绳子抽打地面又冲上半空。我强迫自己不去想剩余的次数,或可能出现的中断。我需要做的,只是压低重心、调整呼吸、绷紧双臂,让自己快些、再快些。

  (罗士棣)

Tags: 夏天 跳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