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支笔呀、发癔症

2020-10-07 10:54:10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一支支笔呀、发癔症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6784.html

  人到了银丝怒发、两鬓霜染的年纪,应该能够遍阅大千世界,从容应对工作、生活了吧?但我根本不行,所以迄今狼狈不堪,可劲儿往好里说,仍然逃不脱疲于奔命。

  唯一自负的,就是认字特多,无数字、词,都死忠粉丝一样、拥戴我的草台班子、愿跟我瞎闯荡;支撑我幻想有亲兵卫队,嫡系部队。我天天写呀,不是写作、就是抄笔记。一千年前的、天子脚下的俺长安话咋说的?“你得了、由不得”,就好像是笔墨之间的一种、额、最轻微的强迫症?总觉得捕捉一种有趣的想法,以及将重要的事实、现象、迅捷地拢括住、按到笔记本里,留足清晰的记录——那都是职业必须,或曰本能的指令!

  我这个习惯,有一次受过上级领导无形的反衬,结果更坚定、还越发庆幸了。那是宣传部长牢骚感喟:“哎,这是怎么说的?我还闹得提笔忘字啦?真是的!很熟的字嘛,印在脑子呀,咋写不出啦?!”我却永远没这问题。

  假如我入行没这么深呢?嗨,那我反而少受些折磨!因为,近十年来我不知道小小一支笔,竟给了我难以历数的困惑、磕绊、一筹莫展!先是我见学院乱扔笔现象日益增多,于是我有时捡起来,洗手时顺便洗了笔,储备待用。后来一试,发现有间断性的下油不流利。怪不得扔呢。我总记得路遥也扔笔,写他的百万字大著,抄完最后的句号,就是把笔甩到窗户外面去了!但那是由于太苦行僧了,累出来肝病,捏不拢笔……受罪太多!而发泄、也庆祝著作竣工呀!

  而我们今天的笔,却往往写起来,费劲,难受!我抄诗也很多。同时我常常反复抄诗:重新排列、组合,三角、圆圈等等符号,只管在笔记上划来划去……折腾好多年。结果我苦于经常不流利下油,甚至于将笔记都划破了!于是我绝不捡起笔了,只会相信买来的笔。但超市的笔,照样存在下油不利!依然解决不了笔记本被划破。

  这是我要控诉的中国笔的第一大害人之处。第二大呢?就是日益变得贼不经用!极短的时间,就没油了。近年我一次购买就是几十只,包括十连装的笔,以及更多的笔芯子。印象里,几乎两三天都得换新笔芯子!不耐用,到了绝对不可思议地步。

  第三大毛病呢?嘿,更惨不忍睹。马尾巴栓豆腐、提不起来!最近发现写笔记,写一大篇幅,忽觉异样?啊,字都没了。敢情我压根没写笔记?我倒是在规划《林海雪原》的布景哪?一个字都看不清啦!就像贾宝玉穷途末路出家,“白茫茫大地真干净!”这现象已经累次发生!我只能重新描,像描老父的墓碑,几乎描七八遍!怀着对信息重要性的珍惜、疼爱……

  找到大超市,态度真的好。但说是“不是我们这儿的。型号不对。”……

  我多么的、多么的怀念小时候的、以及三十年前的圆珠笔呀!永远不出任何问题。

  那时候,就一个绿塑料管,被一个淡黄小帽子、旋钮、顶住笔芯子,感觉永远都泄不完那些取不尽、用不竭的油。不论笔迹粗还是线条细,绝对没有下油涩的问题。永远像拉肚子一样流利,从来只担心油墨太多,会让本子溢出多余的淡蓝色雾。

  并不是从前不懂得‘十连装’,而是一支笔、太难用完呀!现在倒好,粗笔、细笔、纪念笔、豪华笔……鬼作。‘丑人多作怪’。花里胡哨。舍本逐末。笔的功能、唯一只在于书写。在这个本质上,今天、简直连五十年前的零头、也不如!

  这才叫做、火箭能飞火星!但是书写笔呀,很难对人忠心耿耿!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