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的冬季

2020-11-30 14:07:26 | 作者:字泽军 | 点击: | 手机版
昆明的冬季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043.html

  一直想写一写昆明的冬季,是因为看过了汪曾祺的《昆明的雨》。

  汪曾祺老先生在最青春的年纪逗留昆明数年,对昆明留下很多的记忆。把昆明的美食吃了个遍,各种云南独有的菌子应该被他吃了不少;朱德熙同学卖了字典请他的一碗米线可以医好他失恋的痛;黄土坡附近的农田埂上常有他挖灰挑菜的身影;气我的是他竟然把我最爱吃的魔芋豆腐描述成鼻涕一样的食物。

昆明的冬季

  我也在最青春的年纪来到昆明并留了下来,看了汪曾祺老先生的《昆明的雨》,其实觉得应该写一写昆明的冬季。

  我不知道从前昆明的雨是不是真的温柔,现在的雨夏倒也还多情的时候多一些,但一暴怒起来便让多少的车子变成了船。

  昆明的冬季要好很多的。

  如果说,北方的天气是性格爱憎分明的东北大汉,南方就是热情似火的岭南熟女,而昆明就是半推半就的彩云之南的“随便”了。

  昆明的随便可是一道菜,你在餐馆说随便吃什么,老板就会给你用干辣子炒青辣子,滴几滴拓东酱油,随便上桌,倒也可口。

  当北方冷得瑟瑟发抖的时候,昆明人常常秀昆明蓝而被拉仇恨。因为昆明的冬季天空确实常常是一丝云都没有的,蓝得耀眼,蓝得都让人失去对寒敌的警惕变得慵懒。

  街头的人们穿着就太随便了,短袖的,长袍的;T恤的,羽绒的;长靴的,光穿鞋不穿袜的,四季衣着应有尽有。北方人初到昆明会恍惚自己究竟到了哪个季节的哪个怪地方遇到哪里的怪人。

  昆明的花四季不败,当长安的菊狂吟“我花开来百花杀”的时候,昆明的百花笑了,这个怀才不遇的黄巢,走不出八百里秦川,世面见得不够。我八百里滇池边上的月季开得正艳;玉兰的雍容华贵亮瞎你的眼;叶子花红若烈焰,不小心掉落一朵在满地金色的银杏叶上,独有众星捧月的美不胜收;玫瑰在一轮一轮的绽放,而不是你想像的应季而开。

  三十年前初到昆明的时候,房屋低矮,马路破败,垃圾遍地。街树都是一人合抱的银华高到天上,开花的季节满树金黄的碎花儿,掉落在路上倒也好看,但树太脆雨季常有树枝耐不住风吹雨打掉落伤了人而被一批批地砍了。

  而今早已从河东改变成河西了。八十万求和树进了昆明,后来又被田心花取代了不少。钱多了管钱的谁不喜欢折腾呢,市民倒得了利益。

  现在的一街一景确实是好看,冬天除了金色的银杏,红色的枫和姹紫嫣红的各色花儿的点缀,街道还是一如春季的绿,看不出一点冬的肃杀。

  昆明的冬季,最怕的该是雨了。昆明一年无四季一雨便成冬。北方冬季的干寒是切肤的,南国的湿寒却是彻骨的,会冷到心里去。

  雨来了,就得加衣,穿上了就脱不掉。就像一个享受过女性的温存的男人,就戒不掉了,失去总得再找一份温存,明知山有虎还得向虎山行。冬雨总有过去的时候,可天晴了,你脱下冬衣总就觉得有寒意,戒不掉。

  穿上了冬衣,直到明天的春来。

Tags: 冬季 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