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贞于枯寂、挫磨

2020-12-01 14:25:43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坚贞于枯寂、挫磨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050.html

  “如茵,我给你传过去那么多,你为莫子不看?”

  几个月了,我都抱怨作为武汉人的她。那些牢骚全像一个模子。

  “看了哇”/“看了怎么没得想法?”

  “冇得么意思。”

  唉,就这么个人。只愿意我像古井无波顺从命运,权当一切呐喊飘悠、坠落荒原沙漠。管他什么头条呀,散文网的!你根本就不想看,许多也真的看不懂。要不是希望你在家务上减免一些苛刻,宽容给我一点写作时间?我就应不屑于发给你啦。你姑娘就像你的蒙昧文艺,二十年不懂文章,近期还说就不爱看我的作品。真不明白你那《宋词》、《济慈》读哪儿去了?还有《拜伦诗》、《拜伦传》,只亲近附庸风雅?只图个理论、实践‘两张皮’?!

  敏燕怎么也毫无反应?搬离你们小区,我还给你们扎针灸治好了带状疱疹、腰疼,换得了馋人的铜鼓烟筒火锅,还有脆甜的冬枣呐。你这专管图书的文学硕士,曾经热烈推许我才!还主动借给我袁行霈的几卷大书,甚至慨然垂允我在书中勾画红蓝铅笔,并随意题诗。这五年的交情,仍无法延伸为文学欣赏共鸣吗?算了,人各有志,就不必继续转发与你了吧。

  这样看来,妻之毫无理解感应?也不很反常了?本来她就数十年、乐此不疲推销远见卓识、并出之以仅此一家灵感毒舌哪:“那是的、你肯定有才沙?一直到人家都到了你头高头咧,要钉钉子了,你还QIU到棺材板哈——嗯哪、莫钉沙!我还有才、冇发挥出来,我还要写咧!……”

  莹桦妹那时节真的暖心,历来甘当每一篇新作的听众,后来还欣赏我的诗。更贴心的是,她毫无机巧、利益之念,从不以发表与否、充作先决条件,来定夺是否为我调拨一部分凝神专注、来放纵驱驰交流热情与感慨!哦,也许那也是受时代、及年龄制约的?那时才方兴未艾“市场经济”概念的转型啊,再说当时小妹还不过是到处求学的闺阁女呀。现如今呢?她全部关切的热点,绝不超出那十余套的豪宅私产……一切都昨日黄花,零落岑寂了。

  从早先阶段而论,航模兄那可谓是、被动的不置可否、充填了我不少无法倾泻的苦涩、和内在鼓胀的憋闷。是的,那就是憋闷呀。“我有迷魂招不得……”我也是有苦说不出的祥林嫂、说多了人人起腻呀;我也是车夫姚那,身遭不幸急欲倾吐、可载客一天没人愿意听诉?最后只好暗夜里一五一十、絮说给了老马!我记得车夫之苦,自感觉一旦流出,将漫向世界。当然幼儿园阿姨张燕凤正当哺乳期,既是好心、也是鼓胀吧?她摆着一个个小碟子,挤满了一碟又一碟,就给我喝啦。妈总是说“张燕凤是张灵甫的女儿……”

  航模兄忍着、忍着,三年不发表?!算了我也不当听众、观众咧。“不看咧,屁价值没有,空劳神浪费时间!”

  唉、我就连最后的读者,也丧失净尽。可是我说的难道不对吗?我1980大声疾呼的反对浪费粮食,早于社会40年。我1986写的《向着鞭炮、开火》难道不是多年后变成现实?我1999呼吁的《不要奏国歌、必须高唱国歌》,全遭封杀!

  就算不是社会的‘奶头山’,至少我也是、社会的乳房啊。我的乳汁,经常鼓鼓涨涨。我渴望、也能够滋养饥渴的精神!我面对的问题,经常是一瞬间发现,就一辈子坚信不疑。《朱子格言》怎么会错?“穷年忧黎元……”/万年也不变!“……成由节俭败由奢”李商隐的经典咏史,绝不会错!作为社会的良心,作为生活真理的预言家,此生、我必坚忍!

  

Tags: 枯寂 坚贞

  • 上一篇: 昆明的冬季
  • 下一篇:那抹深深的爱恋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