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抹深深的爱恋

2020-12-21 15:07:38 | 作者:曹春琴 | 点击: | 手机版
那抹深深的爱恋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106.html

  那抹深深的爱恋

  曹春琴 延川县教育局

  二十几年过去了,烙印在周芳心上的影子今儿活络起来了,他就在她眼前,她泪流满面-----

  现在他们各有各的家,儿女双全,事业上也做得风生水起,日子也过成了别人羡慕的模样,就因最初的那场爱恋-----

  周芳拉着方平的手,把积压多年的爱意,像决口的洪水痛快地哭了出来,她哽咽着说:“就因你我病了,病的一病不起”。方平也眼睛湿润了,他何况不是吗?只能默默地关注她,只要她过得好。方平说:“这辈子我最失败就是婚姻--”。他们就这样牵着手,他们最初的相遇画面又浮现在眼前------

  那是周芳卫校刚毕业参加工作时,乡镇卫生所去炼油厂完成体检任务时,身着白衬衫、牛仔短裙,扎牛尾头发的周芳正给方平抽血,眼前方平清纯、阳光的模样吸引了刘芳的眼球,方平也被眼前靓丽的周芳呆萌了,他们就这样一见钟情地对上了眼。在相识后的几天里,两人的影子在各自的脑海里打转,在几天后的周末,方平佯装感冒踏进了周芳的办公室,乖乖地让周芳打了一剂感冒针,周芳也热情地招呼方平坐下,喝上一杯热水有助感冒的康复,没想到一坐便是一天,年轻人到一块就有说不完的话,再后来他们一起散步,一起做饭,夜深人静时有说不完的情话,他们总是形影不离,期望着美好的未来。时间过得好快,半年过去了,爱的花朵就这样绽放了。当周芳与家人谈及他们感情时,周芳父亲反对了,说方平是一个合同工,以后厂子倒闭了,方平就没了工作,咱家农民好不容易出了你个公家人,你就这么报答我们的吗?她父亲还说:“张大爷正准备把县政府上班的小外甥给你介绍了,下周末见人行了就定下这门亲事,还说这段日子你妈生病着了,我已给你领导请了假,这周在家侍候你妈吧”。后来张大爷领着他小外甥郭林来到了周芳家,郭林一眼就看上了周芳,临走时给周芳妈放下一万元钱,并嘱咐要好好看病,不巧周芳妈没过些日子走了,临走前嘱托周芳要听她爸的话,嫁给郭林不要再过像咱家苦日子了。在周芳请假的期间,方平偷着去见周芳了俩次,方平提议若家里反对咋俩婚事,那就逃走,他带她远走高飞,过他们世外桃源的二人世界,周芳犹豫了,她妈刚走,她不忍心她爸再雪上加霜,她忍痛告诉方平分手,当时周芳哭了,方平也哭了。

  没过多久,郭林家里人托关系把周芳调回县医院,后来周芳就匆匆结了婚,听说方平在周芳结婚那天在单位喝的烂如泥,嘴里一直念叨着周芳的名字,发誓好好工作,将来一定要有所作为。再后来方平和厂里的一名女职工结婚了,在一次炼油厂创业绩评选中,方平业绩突出被厂里破格转正了,一直来勤奋好学的方平通过自己的努力,现荣升为区炼油厂厂长。

  在周芳的生活里,不管郭林怎样的努力,周芳从未向郭林敞开心扉过,郭林琢磨不透周芳莫名的生气和时不时的冷漠。周芳记得怀上第一个孩子女儿的那段日子,他恍慌惚惚地过着每一天,人群中时常把别人的身影当作方平的身影,有时把别人的名字叫成方平。记得她和郭林路过市场时,害喜的她看到早上市红嘴嘴桃子时,她真想开口要买时,郭林投来讥笑的目光说:“这有啥吃的?别买了,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周芳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流啊流,她想到了方平,换做方平在身边,一定会懂她要什么,不要什么。周芳他们的日子也就这样平平淡淡过了一年又一年,随着时间的飞逝,周芳积郁成疾,患上了心肺病,郭林心疼的带上周芳到处求医,只有周芳才深知她的病根啊。

  方平婚后生了一对龙凤胎,女儿起名叫方芳,儿子起名叫方舟。只有方平心里知道儿女名字的真实意义,心上人周芳就像他的儿女一样在他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方平多年来有事没事常在周芳单位门口走走,有时方平躲得远远的看一眼周芳也就满足了。一晃好多年过去了,他们没有面对面遇见过,方平只希望周芳过得好。

  巧遇方平和周芳待过的沟门乡镇新能源玻璃公司开业,邀请历年为沟门乡镇奋战过的干部回乡做客,他们就这样相遇了,眼前这位头发花白的中年油腻男人就是方平,他少了年轻时的清纯,多了几分沉稳,周芳也胖了许多,显得更加丰满迷人了。他们就这样牵着手仿佛回到了从前---------

  

  • 上一篇: 坚贞于枯寂、挫磨
  • 下一篇:散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