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固这些年

2020-12-24 13:40:30 | 作者:罗士棣 | 点击: | 手机版
西固这些年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118.html

  儿时,在管道一公司沟帮子基地西门旁,有一家兰州拉面馆。我多少次驻足门前,被拉面师傅行云流水般的技艺所吸引,但从没进去吃过。那时的兰州对我来说,只是父亲口中一座荒凉干燥的西北边城,遥远、陌生如另一个世界。

  可人生的际遇就是这样奇妙,当年的“另一个世界”,如今已成为我扎根十一载的第二故乡。

  与兰州、与西固的缘分始于2006年。那年11月,正在上大四、刚与中国石油管道公司签订就业协议的我,来到了位于兰州市西固区的兰成渝成品油管道兰州首站实习。

西固这些年

  我是在一个阴沉的上午抵达兰州的。走出火车站,举目四望,铅色的天幕下,灰蒙蒙的楼群如大片枯槁的树林;街道上,机动车、自行车和行人混乱嘈杂,绿灯一亮,便卷起阵阵尘土浊浪般奔涌而去;转身回看候车室背后寸草不生的荒山,一种压抑和逼仄油然而生。我心想,这难道就是“北楼西望满晴空,积水连山胜画中”的金城兰州?

  我在路边的报刊亭买了一张兰州地图。地图的设计倒是很有特点,不是折叠的,而是卷成圆筒,用红线系着,展开后呈圣旨似的长条形。细看一番才知,兰州是一座东西狭长的城市,黄河穿城而过,南北两山夹河而立,人们便在这条带状河谷中生息。

  西固区位于兰州市区西端,是我国西部最大的石化工业基地和油气管道枢纽,有涩宁兰天然气管道、兰成原油管道、兰成渝成品油管道等9条油气干线和数座大型油库汇集于此。

  第一次踏入这片偌大的工业区,只见烟囱林立、塔罐密布、管网如织、火炬熊熊,一派热火朝天的工业大生产景象,跟中学历史课本里描述的德国鲁尔工业区如出一辙。

  实习开始后,我从师傅口中听到一句谚语:鼻孔和烟囱一个样,麻雀和乌鸦一个样,太阳和月亮一个样。尽管谚语“吐槽”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西固,但步入新千年,西固的空气质量仍不容乐观。每晚在场站工艺区巡检,我们几个实习生都会被刺鼻的“臭鸡蛋”味道熏得头晕脑胀。师傅说这是化工厂排放废气中硫化物的味道,闻习惯就好了。清晨推开宿舍窗户,总是看到远处的建筑物在灰白的烟气中若隐若现,宛如“海市蜃楼”。

  实习间隙,我曾到市区黄河沿线的重要景点走马观花地游览过一次。行走在初冬的阳光里,我仿佛闻到了黄河散发出的浓烈的浑厚气息,一如这座城市留给我的最初印象——粗砺、质朴、磅礴。但那时我从未设想过,自己今后的人生会再与这座城市发生什么交集。

  哪成想机缘难料。2009年12月,我被调入了组建伊始的中国石油管道兰州输油气分公司,并于翌年初进入机关工作,就此拉开了十一年兰州生涯的序幕。

  2013年4月,分公司机关搬入西固基地。记得当年基地附近只有一两家小卖部,员工们购物经常要坐半小时的公交车去西固城的大超市大商场,生活很不方便。更让人恼火的是基地门前那段暴土扬尘的路。没完没了呼啸驶过的渣土车卷起滚滚黄尘,员工们出个门是晴天一身土,雨天满脚泥;路边老杨树的叶子总是被厚厚的灰土覆盖,没精打采地耷拉着,任何描绘绿叶之美的词句都和它们无关。我当时想,如果树叶也有命运可言的话,这些叶子无疑是生不逢地、欲哭无泪的。

  员工们休闲娱乐的去处也很匮乏。区里仅有的一个公园设施旧、环境差、规模小,且多半都被露天啤酒摊所占据,晚上散步其间时耳边经常充斥着粗鲁的划拳斗酒声,酒徒们旁若无人地随地便溺,着实大煞风景。

  就这样,在相对恶劣的自然生态环境和相对滞后的经济发展条件下,我们这批因管道而相聚西固的“新移民”,一天天一年年默默地坚守着,为西部经济社会的发展传输着不竭动力。

  然而,生活如河,长久身处其中的人对水流力量的变化往往已失去了敏感和在意。其实,西固这些年也在一点点变得更好,尽快这个过程称不上迅猛,但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发展节奏,只要坚定向前,康庄大道必然越走越亮。

  先拿空气质量来说。如今,从南山森林公园远眺西固石化城,经常是一派天空澄碧、白云如絮的美好景象;身在兰州首站,也几乎闻不到那种浓重的“臭鸡蛋”味儿;大街小巷更是告别了飞扬的尘土。这是因为,近年来兰州石化公司、西固热电厂等过去的污染大户,在兰州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通过实施一系列技改项目,大量减少了各类污染物的排放,环卫部门也在持续开展洒水降尘,这些举措让“兰州蓝”成为了西固的一种常态。

  再看生活质量。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分公司基地所在的小区,从牛肉面馆、各色饭店,到美容院、健身房,再到银行、药店和各类特长班、辅导班,及至家居商城、大型超市,生活配套日趋完善,并逐渐发展成西固区的新兴商圈,

  员工足不出院就可基本满足日常所需。

  此外,昔日那个脏乱差的西固公园(后更名为金城公园)通过大规模升级扩建,面貌焕然一新,已成为分公司员工休闲、健身、亲近自然的绝佳去处。

  漫步园中,草木葳蕤、繁花似锦,鸟鸣啁啾、蜂蝶飞舞,空气清新、环境整洁,让人倍感舒适惬意,仿佛置身于天然氧吧和世外桃源。

  除了自然景观,园内还新建了金城楼、西秦宫等一批汉代风格的仿古建筑和全国首家鲜卑文化博物馆,以及丝绸古道、唐蕃古道两座气势磅礴的大型花岗岩浮雕,充分展现了汉唐盛世的辉煌和西固区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增添了公园的文化品位和人文气息。

  园中,与静谧的古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热闹非凡的儿童乐园,绚丽梦幻的音乐喷泉,惊险刺激的玻璃栈桥,激情迸发的公共健身区,无不洋溢着现代人昂扬向上的活力。

  暖阳斜照的冬日午后,徜徉在金城公园李息将军广场,我陷入了遐思:两千多年前,李息将军应该不曾想到,他苦苦寻觅的这个理想的河谷渡口和亲手建设的军事要塞后世的名字叫做西固,也不会预见这里将会成为显赫一时的丝路重镇和重工业基地,更料想不到的是,他的雕像会矗立于此,静观这片热土在漫漫时光中的成长与蜕变。

  (罗士棣)

Tags: 西固

  • 上一篇: 散步
  • 下一篇:留不住的过往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