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的未婚、与没嫁

2021-02-01 15:12:27 | 作者:梅雪吟香 | 点击: | 手机版
伤痛的未婚、与没嫁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277.html

  近十年我居住银川,尚未主动介入年轻人谈对象,却有一次被邀请旁观晚辈的女友,希望听取观感印象、参考意见?然后提了中肯的意见。都等于零。徒劳感慨。

  不过,这类事我没法置之度外。我侄女,开春即将跨入大龄青年、之末段?啊。36啦!我多么仁慈、热心快肠呀,每每提起,不牵扯隐痛吗?

  千里之外,我鞭长莫及。每见面,或电话谈起,我只能反复劝解:算啦,千万别挑剔啦!(怕伤了孩子的心,我没敢使用‘降格以求’!但我满脑子急急转来转去,都想揭示那么个原理!)就算随便————草草!——嫁个人、也比现在……强百倍!因为她确有一次,忌讳对象地位差点,结果错过了机缘!哎。皇帝不急太监急!我越俎代庖,比当事人更恨她错过机缘!

  这事、俺两口子高度一致。要说伤痛?那她‘创面’就更大。她俩外甥、女待嫁、男光棍,俩接近31岁。另外有一早年闺蜜、室友,独生女36岁,铁四院博士,迄今待嫁。这一组‘旷男怨女’。都长相稍逊色,或很差。男的长相还好,高高壮壮;瑕疵是上中学打架,提前毕业,入了铁路行。

  此外,还有俩案例,都是41岁的光棍,印象太深了。一个是我孩子表弟,身为在德国获博士学位的医生郭颖华;一个是、曾经遵从父命、追求我女儿的常凯,硕士。亲戚聚会,颖华的妈总是抱怨“萱萱咧?萱萱怎么不来咧?”意思是,她喜欢我女儿,想做这门亲事,终于机缘不当。常凯的父亲是校长,曾是我妻的老师。这两位,几乎都综合条件相当好。身高、长相都没问题。要说事情坏在哪?我只特别清楚常凯,主观能动性差了。似乎傲慢,同坐列车,对我女儿不够照顾,导致了一票否定,连个门槛都没通过!

  有本事、你找个更优秀的女孩呀!谁知41还打光棍!

  此外,再说俩老师行当里的‘旷男怨女’。女的教语文,曾任团书记。眉清目秀,身材高挑。婚嫁期早过,还扎倆油黑小辫,发髻像插朵花;但也许倒只是靓色发卡?我没好意思细看。

  您如果只用特写技巧,去观察她,只是局限盯她的眉眼?那、若再赶上青春年龄段?她将很可能有一点《英雄儿女》“王芳”的明星味道!区别只是“王芳”脸蛋儿圆润、像小桃红,她呢,脸型却像“王文清政委”、像多了一点点、而已。总之,这条件真不该耽搁了她呀!然而他的老父,临大去之日、多么的抱恨终天!“……剩下的、怎么会是你!?”

  大约那是1998。我在学校值班。夜里听到一个女声音,在几乎无人的空旷五楼转折处呻吟……怒嚎!渗得我毛发冲冠!……事后了解,正是这位彭老师,几乎是在例行性地仰天长啸、控诉那位用情邪曲的意中人、如此这般毁灭了她的一切……

  我从此心里埋伏了戒备。人皆畏怯躲避着她。

  另一位男老师,那还是1979以前的事。68中的这位年轻人嚆五岳,白白净净,健硕文雅,一表人才。兼任报社记者。唯一缺憾是,高不成、低没就,沦陷‘港湾迷失症。’最后的丑男都拥得了佳偶,可嚆五岳依然没法拜会丈母娘!你说他情场壅滞吧,嘴别臭?行不行?不。哪壶不开提哪壶。好容易有一位对象超越了偏见、芳心暗许了他,即将筹备嫁妆了!结果一个嘴失把门、滑溜了一句:某某女子还念旧情“跟我通信……”

  得,急急思嫁女、闻言酿醋,再细查那潇洒风度,疑心他有点玉树临风的登徒子相、未必省油……恐难驾驭、立马率先告吹!

  他于是成就了教工之家“闻者足戒”的、风度翩翩的著名光棍。

  对于所有这些反面教员,我有一个眼跟前的典范性成功案例。

  这也适合叫做对症下药、‘降格以求’的康庄大道一般的成功示范。她就是我们楼下的凌紫燕。我给他们一家多次扎针。仅仅老年耳背、未及见效、她就回西安了。凌紫燕皓齿红唇,婚礼彩照一望之下,令我心生‘恨不相逢未婚时’之《长恨曲》!

  真的,我老想跟她偷情!(我已经失口说了句“只是礼节性抱一下嘛……”)碍于他老公的友情……等等戒律,只能动辄吞咽口水、覆盖炎灼色欲;或力求减免串门;死读书以遗忘烦闷……

  但是,她也曾是婚恋艰困户!底盘低呀!奋斗为硕士,家资已彻底罄尽。职业很体面。却在情场久失意!一个底盘毁了她。

  她审时度势。降格以求!仅以人品做唯一入选条件。结果找了曾涌涛。小矮个。灰土脸。混人堆、或许最丑之一?我努力、但愿不至于他每次垫底吧?

  所幸她俩情深意笃,老公宠她如公主!生下一双儿女。双方事业蒸蒸日上!老公学历低,但是德业处处堪为标杆!

  有鉴于此,我就想不通,上述一切的旷男怨女,为什么就不愿学一学凌紫燕“从实际出发”呢?究竟什么愚蠢附体的鬼祟、清高、死死阻隔了他们、逼他们付出一生绝缘交媾极乐之外这代价呢?!

Tags: 伤痛 未婚

  • 上一篇: 冬日农家院
  • 下一篇:童年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