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三咏

2021-02-20 13:57:20 | 作者:潘素珍 | 点击: | 手机版
兰州三咏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297.html

  2015牛7月,我去敦煌莫高窟探宝,途径兰州稍作逗留。虽然行色匆匆,但还是在我脑海中留下了几个宝贵的剪影。

  一.正宗兰州牛肉面

  “到了兰州不吃牛肉面等于没来过。”此话早已传遍华夏,牛肉面就是兰州的一张王牌金名片。

  我于是就在遍布大街小巷的牛肉面馆中专挑人气最旺的那家去排队,并在等候过程中亲眼瞅见制作牛肉拉面的全过程。

  只见一位头戴小白帽的老师傅,先将面团和上本地土碱,经过反复揉抻拉摔,捋成长条,再搓成碗口粗细匀称的一段段面节,然后三下两下就把面节拉扯成粗细均匀的“五线谱”。又听的“唰”的一声,“五线谱”被另一位掌勺师傅丢入沸滚的锅里。随即,粉面浮沫荡开去,一朵“莲花”浮上来,团在一只大碗中,舀上特制的面汤,撒上预备的调料,一碗醇香扑鼻的牛肉面便端上了桌。

  清亮的汤水中,红绿白黄紫各色杂陈。原来红的是辣子,绿的是香菜蒜苗,白的是萝卜,黄的是面条,紫的是碎牛肉粒。忙喝上一口汤:咸鲜辣酸麻,各味倶全。再尝一筷面:柔韧劲道爽滑,口感极佳。外添一碟片得极薄的熟牛肉,绵软香酥,入口即化,味道妙极了。

  我在家乡和上海也曾吃过“兰州牛肉面”,虽然每家的招牌上往往冠以“正宗”两字,但从未吃到过如此美味。原来真正可称为“正宗”的牛肉面,只能在兰州遇到。一方水土孕育一方特产,以至于兰州老师傅到了外地也做不出原来的风味,其原因就出在食材上。

  自从光绪年间回民厨子马保子创制的兰州牛肉面面世以来,而今已经名扬天下。这种独特的风味小吃,与特定的地域环境建立了某种必然的联系。这里是丝绸之路的起点,欧亚大陆桥纽带,世界历史三大帝国与四大宗教的文化交汇地。我想,那道不尽的文化风情多少溶入些在牛肉面里吧。

  读懂了这些文化符号,才能真正品出牛肉面的味道来。

  二、黄河风情线

  想不到兰州竟有这般耀眼:穿街过巷,尽是高楼丽影,车水马龙,繁华市场。白日热闹异常,晚间流光溢彩。穿城而过的黄河水到这儿不曾咆哮,也不那么浑浊。走在岸边的绿色长廊上,好像兰州离大漠戈壁很远很远。只是偶尔吹来干裂的风,摸一摸脸颊上尘土,掸一掸衣襟上的灰沙,或者站到高处望一望光秃秃的山岭和绵延不断的不毛之地,才意识到这儿地处西北!

  在黄河两岸打造一条绵延数十里的绿色风情带实属大手笔!

  这是一项民生工程:风情线上浓浓的绿色遮天蔽日,到处鲜花怒放,一路绿树参天。又有曲径古道、活动地坪、雕塑盆景镶嵌其中。供游人小憩的坐凳与排椅,既保护安全又供人依凭的栏杆,瓷砖铺地的临江大道等等公共设施数不胜数。这里是老人们晨练、青年们黄昏约会、孩童们嬉戏的理想场所。怪不得人称其为西部小上海的“外滩”呢!

  兰州人真悠闲:散步,观景,拍照,品茶,纳凉,跳舞,唱歌,拉琴,唱戏,踢毽子,下象棋……更有各色美食供人品尝:鲜嫩的羊肉,香甜的山芋蛋,鲜糯的甜玉米,个大皮薄的仙桃,甜美沙脆的西瓜等。再喝上一杯沁人心脾的黄河啤酒,真是令人乐而忘返、一醉方休!

  这里还是一处文化集萃地:沿途点缀着“平沙落雁”、“丝绸古道”、“黄河母亲”、“唐僧取经”等众多精美雕塑,天天讲述着与兰州历史有关的故事。

  水车园中的古老水车在流水的带动下将水带到高处,通过空中水槽将水引到磨坊,带动磨盘转动,流出磨盘的水又可以浇灌较高的田地。由此想到遥远的过去,黄河两岸一排排水车一齐转动,那阵势是何等壮观!源源不断的黄河水流向两岸庄稼地,一辈又一辈的黄河子孙被哺育、滋润,成长壮大。黄河母亲,您的功勋是何等卓著!

  古老的羊皮筏子在黄河上摆渡,那是没有大桥的年代里人们重要的交通工具。如今一座又一座的黄河大桥飞架南北,那筏子与黄河铁桥——中山桥已退居二线,成为游人漂流嬉戏和观光拍照的对象。我此时也走在铁桥上,一边欣赏着两岸风景:滨河路、白塔山、皋兰山上的寺庙、芦苇与沙滩;一边看羊皮筏子载着游客顺流而下,高空索道上的缆车在头顶晃悠悠地划过。这一切使人联想起“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年代,耳边又响起《黄河大合唱》的旋律……

  哦,魅力黄河风情线,兰州的又一张金名片!

  三、五泉山公园

  一大早就去游览市内最大的公园,即位于市区南侧的皋兰山北麓、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陇上名胜五泉山公园。

  山以“五泉”命名,与一个美丽的传说有关:汉代名将霍去病抗击匈奴,曾驻兵皋兰。因水源缺乏,将士们口渴难耐,霍去病遂命令兵卒凿山穿井,但多日未见水源,于是带领将士对天默祷,然后抽出马鞭连挥五下。只听得天上响起一声惊雷,山中突然冒出五孔泉流,顿时三军欢声雷动……后人还给这五孔泉流取了名字,它们分别是蒙泉、掬月泉、甘露泉、摸子泉和惠泉。

  来到山门前,见已有更早的访客在此留影,旁边还等候着十来个人,好像是一大家子拍“合家欢”。据说兰州人都喜欢到此门前拍照留影。抬头看景区大门,果然气派:飞檐翘角,古色古香,上书“五泉山”三个隶书大字,系清末学者、书法家刘尔忻于辛酉冬月所题。

  园门内高高矗立着的汉代骠骑将军霍去病骑马雕像威风凛凛、目光炯炯。这是历史上真实的霍将军,也是兰州人民心目中的民族英雄,兰州人民已经将“挥鞭泉涌”的传说化为了千古美谈。

  一路上山,按公园指示牌寻探五眼泉流。原来它们一个个地悬于山腰,沿东龙口——文昌宫——西龙口一线呈弧形排列,各泉间又以石阶栈桥亭阁回廊相连。泉周围林木葱郁、环境清幽,庙宇建筑依山就势,首尾相连,错落有致。

  循西长廊而上,穿过半月亭,就到了企桥边的惠泉。圆圆的泉口芳草鲜美、绿树掩映。往里瞧一眼:呵,泉水清清,一眼能望到底!据说此水甘甜沁肺、泡茶绝佳。泉水整年充盈,十分利于灌溉,惠及百姓,不枉称为“惠泉”。

  继续拾阶而上。过古槐浓郁、清幽曲折的嘛尼寺,见流瀑纤纤,壁下一汪清潭,原来西龙口到了。不远处那清虚府西南角的山崖下便是五泉中最高的甘露泉。因该泉久雨不涝,久晴不干,饮之恰如甘露,“甘露泉”于是名至实归。

  出甘露泉到文昌宫,东面便是掬月泉。中秋之时,月上东山,月影投射泉中,宛如捧月盘中,“掬月泉”由此得名。此泉深藏如井,距地面约1.6米,可惜如今经常断流。今天一见果真如此,不免遗憾,只能带着“掬月盘中”的想象怏怏离开。

  迈出千佛阁,见如同北京颐和园的长廊那般色彩艳丽的东长廊内,不少人围聚在一位自拉自唱秦腔的汉子身旁。那汉子正在兴头上——“呸!”他啐了一口,唱道:“千岁出言真可恼,气得包拯脸发烧。你依势欺人行霸道,心肠毒辣似钢刀……”边唱边仰起个头,怒目而视,高亢的秦腔从嗓子眼奔涌而出,直冲云霄。

  余音缭绕中,我离开长廊缓步而下,就到了子午台和百卦台。这儿上接东龙口,下近蒙泉。蒙泉在五泉中海拔最底,“蒙”为卦名,寓东谷山下有险之意。在此上观东龙口飞泻而下的瀑布,下览富有易经色彩的蒙泉,不由得人心旷神怡。

  位于地藏宫旷观楼下的摸子洞则带有些迷信色彩。说是善男信女为求子在泉水中摸索,摸着石子者生男,欣喜异常;摸着瓦片者生女,只能期待来年再来碰碰运气。洞口一对联调侃道:“糊糊涂涂将佛脚抱来,求为父母;明明白白把石头拿去,说是儿孙。”千百年来被“重男轻女”桎梏束缚的中国老百姓活得真不容易呀!

  走走停停,不觉已回到台阶下的广场。这里,一拨穿红着绿的大妈们正起劲地跳着扇子舞。远远地又见霍将军雕像下方刻有“霍去病”三字石碑上不断有人上前抚摸,男女老少一个个地摸了又摸。我知道不少人是冲着霍将军的名字“去病”可讨个吉利而来的。看来将军生命虽止,余荫却不断:抗击匈奴,边疆安宁;“凿山引泉”,解决水源;如今老百姓又将“消灾去病”的美好愿望也寄托于他。原来真的应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句话。

  感谢兰州的一豌面、一条河、一座山给予我的美好记忆,感谢兰州积淀了中华文化中厚重的一页!

  作者简介

  潘素珍,女,1946年8月生于浙江绍兴。华东师范大学1969届数学系本科毕业,中学数学高级教师。散文作品曾多次荣获《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祖国好》、《华夏情》等全国诗词散文创作比赛的一、二等奖。另有微信公众号散文数篇。

Tags: 兰州 三咏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