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目光

2021-03-15 15:56:52 | 作者:默言 | 点击: | 手机版
母亲的目光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8565.html

  每逢佳节倍思亲,又是一年清明时。

  在这多雨的季节,在纷飞的细雨中,一个人静思,总会想起含辛茹苦大半辈子的母亲。

  想想母亲已逝去七年了。每年的清明节,我们兄妹六人都会带上儿女去母亲的墓地烧纸钱,寄托一份哀思和那永远无法忘却的思念。平时为工作和生活不常见面的六兄妹,尽管母亲己离开了人世,我们又因为清明,因为母亲走到一起,互相问候,相互了解各人的家庭生活和身体状况,从而使得兄妹间感情不致于疏远。而我们聊得最多的还是母亲在世时对全家人的好。越回忆愈发觉得母亲的伟大,都已年过半百的我们便进一步读懂一个普通妈妈,为了子女的未来所做的良苦用心和她那目光中蕴藏的丰富内容。

  常常有人说,有妈在,家就在。每年的大年三十,我们兄妹都会带着各自的一小家子,来到母亲居住的老家老屋。这也成了一条铁律,年年如此。因为那里有母亲365个日夜垒积起的期待,那一双期盼的目光,在焦急地等待着我们这些游子的回归。直到所有人都到齐后才能开饭。整个大家庭,几十口人,通常要用两个大圆桌,才能人人有座位。这顿饭是母亲忙活两三天才准备妥当的。大家聚在一起欢声笑语,其乐融融。这一天也是母亲最开心,最快乐的一天。她的眼中盛满了母爱的满足,目光中散发出幸福的光彩。

  我记得,还在我上小学五年级时的夏天,我出去割猪草,中午回家时,从生产队的玉米地里顺手掰了三个玉米,到家后用铁火叉串起,放在用草烧饭的锅灶里烘烤,待闻到玉米香味时就拿出来,吹掉上面的草灰,兄妹六个每人半截,平均分配。也许是肚子饿了的原因,很快便被大家吃光,吃的真是香啊。因为是偷吃的,也没有留给妈妈,我们统一思想,谁也不准说出去。不曾想还是被精明的妈妈给发现了。这一次,妈妈的目光不再温柔、慈善,反而很严厉、凶狠,用他那美丽的大眼狠狠地盯着我们,特别是我,足有两分钟时间,一眨也不眨,对我们兄妹说道:“别人的东西再好我们也不能要,人再穷也不能偷别人家的东西,这和做贼是一样的。做人要堂堂正正,不属于自家的东西坚决不要。”

  打那以后,我们兄妹从不要别人的东西,即使是最好的小伙伴们无偿给的,我们也会拒绝。每当遇到这类事情,心里总会想起妈妈的话,和她那狠厉的目光。就在那天晚上,还没睡熟的我,看到妈妈帮我们盖被子时,眼里噙着泪光,显然有自责的意思。因为我们兄妹多,劳力少,父亲在外上班工资低,生活条件比别人家差,让母亲觉得愧对子女。

  农村实行分田到户后,母亲的目光里写满自信、坚强和责任。那时,我们兄妹都逐渐长大了,能帮家里做些力听能及的农活,可正在家里需要劳力时,她却将我们一个一个的送了出去。我是老大,被送到部队,二弟送去学油漆工和泥瓦匠手艺,排第三的妹妹送去学制做皮鞋技术。她宁愿一个人扛起一个家,也不让我们在家做个一生碌碌无为的人。她常说:“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人要有一技之长,才能养活自己,养好家人。”在这方面,母亲的目光看的很远,很坚决。她根据我们兄妹的性格特征和文化程度,以及各人的兴趣爱好,帮我们选定专业主攻方向。这让我们兄妹几人以技傍身,终身受益无穷。

  母亲是个勤劳、善良的女人,更是一个聪慧、大度的好妈妈。她的目光能溶化天地。她有五个儿媳,无论是人前还是背后,总是夸赞儿媳比儿子好,对公婆比儿子孝顺。她的这一举动,让我们这帮做子女的觉得汗颜,也让众儿媳和女婿羞愧。她自己上街看中满意的衣服,买回家后,都会告诉别人是某某媳妇买的,这次说一个,下次说另一个。妯娌之间偶有矛盾,她总是及时出面进行调解,公正的指出双方的对错,让矛盾双方心服口服。她常说“做人要多为别人着想,自己也会活的轻松。”只有小学毕业的母亲,却能从长期的生活实践中,提炼出发人深省的“醒世恒言”,影响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为我们更好的融入社会奠定了基础。

  “多为他人着想,自己也会快乐”,这普通的语言却蕴含着无上大道。她把这句座右铭贯穿于她整整一生,直至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在母亲去世的那年清明节,我们回到老家祭祀祖父后,来到母亲的病床前,己两天未吃食物的母亲强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依然用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温柔目光望着我们,嘘寒问暖。她已病入膏肓,明知自己生命己走到尽头,都到了不能吃的地步,还在关心子女,用她温暖而坦然的微笑,缓释沉积在我们心中的压抑和痛苦。我爱人和其他妯娌们强忍着泪水,跑去厨房做母亲最喜欢喝的鱼汤。当我爱人端着半碗鱼汤一口一口的喂完母亲吃下后,母亲又露出她那让我们再熟悉不过的笑容,再次说道“还是儿媳妇好”!我知道,母亲其实并不想吃,强行喝下鱼汤,是吃给我们看的。这顿鱼汤是母亲临终前吃得最多的一次,也是我最后一次见过母亲那慈祥的笑容,和她那让我们子女再熟悉不过的温柔目光。

  母亲那内容丰富的目光让我们终身难忘……!

  作者简介:作者韩军,笔名默言,江苏淮安人,1963年生,退伍军人,三级残疾。曾先后发表新闻作品近千篇,文学作品30余篇。

Tags: 母亲 目光

  • 上一篇: 林下
  • 下一篇:梦幻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