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

2021-04-08 14:35:47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倾诉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29216.html

  倾诉

  心随缘

  委屈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像脱缰的野马一样,肆意妄行,情绪已经被感染到了极点,她仿佛成为世界上最委屈最伤心的人,委屈的情绪再次催促她抓紧机会倾诉吧:

  “我在单位工作几十年,无怨无悔,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无论工作岗位怎么轮换,各项业务工作都尽心尽力做得最好,曾经也可以算是单位的中流砥柱,现在累了一身病,浑身上下几乎被各种疾病包围了,已经做过几次手术了,还需要继续进行手术……”声音越来越哽咽,几乎有些说不下去了。

倾诉

  她起身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眼泪,停顿了一会儿继续倾诉。

  “身体不行了,主要工作岗位上干不了了,只能被照顾到一般岗位上。病了,每次看病请假都很困难,需要说明情况,还要有各种证明,感觉单位领导不相信我。哎,按年龄也快退休了,坚持坚持退休了再继续看病吧……”感到她很无奈,又很委屈!

  几秒钟的停顿,几秒钟的安静,又是一阵唉声叹气后,她继续倾诉:

  “感觉现在单位的领导人情味很淡,平常也很少关心下属的工作生活情况,更少有谈心谈话,就是一味地压着让干活干活。能干活的还好点,像我这样身体有病的就更不用说了。单位的职工或是家人生病住院,甚至家人去世都很少看望慰问,让人感觉很伤心难过,有些事儿让人很寒心……”从她的语句中能感受到哭泣哽咽的声音,又是抽纸巾擦眼泪的动作。

  “以前能干工作的时候只想着把事情做好,现在身体不行了,感觉自己在单位上是多余的,心里很难受。哎,谁愿意得病呀,要是不得病我也愿意继续干我原来的工作,可是现在……”又是一次唉声叹气后的停顿,接着又开始了哭诉。

  “我已经连续做过几次手术,打过几次全麻,神经受到严重影响,现在感觉身心疲惫,记忆力严重减退,最大的感觉就是不愿意说话,感觉自己都快承受不了,快有点抑郁了……”扔了手中的纸巾,重新再抽一张,再次擦拭泪水。

  “为了工作,管不上孩子,照顾不上家人,到头来是这样的结果,有时候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感觉欠孩子,欠家人的太多太多,心里有无数的委屈,可这些委屈又没处去说,没有倾诉的对象,只能自己默默地承受……”说到伤心难过处,委屈的泪水再次落下。

  就这样说一说,停一停,停一停,说一说,一会儿哭泣,一会儿泪落如雨,报怨心中的不平,话说个人的委屈,慢慢地她的情绪有些平缓,没有先前那么激动了,委屈和不满也缓解了不少,心中的那些不平事一一说了出来,感觉舒服了许多。其实委屈还在,难过还在,所有的一切和先前还是一样,病痛没有减轻,身体没有好转,领导也没有顿悟,更没有关心关爱,也没有理解和支持,但在情绪万分激动的时候,能够抓住机会一吐为快,在委屈的泪流满面的时候能有个倾诉的对象,能够放心大胆,无所顾忌地说出自己心中的不痛快,感觉舒服多了,真实地体会到了倾诉的快感。

  图文:许建忠

Tags: 倾诉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