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回忆

2021-07-15 18:20:54 | 作者:董少瑞 | 点击: | 手机版
夏天的回忆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35274.html

  夏天的回忆

  南方的夏天热的人喘不上气,这对我这个北方人来说着实有点不适应。夜晚,我坐在屋里,看向阳台上的花耷拉着“脑袋”,白天的太阳把它烤的已经不在那么的婀娜多姿。路边树梢上的蝉,一直“知了知了”的叫个不停,好像在夸耀着自己的季节。小区里肆意奔跑的小孩一下子将我的思绪拉到了童年,勾起了我对儿时夏天的美好回忆。

  小时候,对夏天没有那么的反感,甚至说还有点喜爱,因为北方的冬天特别的寒冷,一到冬天,就期盼着夏天赶快到来,因此暑假就成为了我童年时期最享受的美好时光。那时候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下河游泳,我是徜徉在农村的血脉中长大的,在村里有一条很长很宽的河流,一吃罢晌午饭,小孩子一个一个从家里溜出来,脱得精光站在河岸边捏着鼻子就往下跳,一会儿是“鲤鱼打挺”,一会儿是“跳龙门”,一会儿又是打水仗、捏鼻子潜水……玩罢,上岸,打扑克,不会,学着玩也行,反正就是图个乐子,累了、热了,就再到水里游一圈儿……回想起那时背着父母,也不睡午觉,和几个小伙伴偷偷跑到河里游泳的时光,真是美好。

  对那时的夏天,还有一个美好的回忆,就是下水摸鱼。北方的夏天,河水很容易干涸,河流中并没有太多的水,然后这里就成了我和小伙伴们的游乐场地。我们纷纷脱掉鞋子,挽起裤腿,进到水里面,有时候鱼会藏在我们踩过的脚印里,也会不经意撞到我们的腿上,因为水被我们搅的很浑浊,完全看不到鱼的位置,只能用手去摸,有时候若是摸到奇形怪状的东西,自己也会吓一跳,赶紧扔掉。好多鱼都被呛的浮在水面,鲫鱼在水面露出了鳍背,黑鱼也在水面露出黑色的头部,然后我们就迅速发力,精准出击,一举将鱼拿下。这摸鱼也是讲究技巧,要想摸到更多的鱼,还是“浑水摸鱼”最有用,在河水稍微深的地方,“浑水摸鱼”还不行,得等到河水消退到大概膝盖深的时候,河里的鱼就“在劫难逃”了。等到摸完鱼,上岸以后,小伙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噗嗤”一下大笑起来,因为大家只顾着摸鱼,却没想到脸上都涂满了泥巴,活像一个个“丑八怪”。

  那时还有一个好玩的事情,就是摸知了。确切的说不是摸知了,应该是知了蜕变以前的若虫,我们当地叫“知了狗”。每当放学后,我就早早吃完饭,拿着手电筒,到村后的树林里去摸“知了狗”。捉“知了狗”可是有讲究的,黄昏时刻,只要借着晚霞的余晖,仔细观察地面就会发现,地面上有针尖大小的孔眼。用小拇指的指甲向小孔轻轻一挑,就会出现一个指头粗细的小洞,这时候小小的“知了狗”正从洞里向上爬呢。然后取一根小树枝伸进洞里,“知了狗”就会抱着树枝被提上来。有时候,天黑了,“知了狗”就会爬到树上,这时就要用手电筒从树的底部向上照,仔细观察,说不定就能碰到一只,运气好的话一晚上可以捉到几十只呢。

  对儿时记忆中的夏天,大都是充满着欢乐和笑声,但在那时也有令自己厌烦的事情,就是过麦。过麦是我们当地收割麦子的俗称,夏天来临,麦田里一片片金黄色,一阵风吹来,麦穗随着风一起摇摆,现在想来,如果给它们配上一段音乐的话,就是在跳一支优雅的舞蹈。那时候还没有完全实现机械化,要人工收割麦子,然后在用车子把它们运回场院,运回场院之后又是一项大工程,就是磕麦子。把麦子一叉一叉的塞到机器里面,然后使麦粒、麦穗、秸秆分开,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拿簸箕去接麦粒,接满之后,倒到一边,然后继续去接。如此循环往复,一天下来,我的胳膊都发酸发胀,再加上炎热的天气和粘在身上的麦穗,弄得全身直痒痒,真是恨不得早点干完活,早点回家。那时候整个过麦的时间差不多是二十多天,而现在已经全部实现了机械化,听母亲说大约一天时间就可以干完所有的农活,而且人又不累。真是感叹科技的日新月异给人们带来的巨大生产力。

  夏天是奔放的,有着洒脱、豪爽的性格,它会忽然带来一场大雨,但雨过天晴之后,又会送你一条绚烂多姿的彩虹,横卧天空,气势雄伟,光彩夺目。杜甫有诗云:昊天出华月,茂林延疏光。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又到了炎热的夏天,夜晚,有星光闪烁,有微风来过,看那一轮明晃晃的圆月,好像我又回到了童年。

  (作者:董少瑞,中国人民银行黄石市中心支行)

Tags: 回忆 夏天

  • 上一篇: 鱼的泪海知道
  • 下一篇:夜抵高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