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来过

2021-07-21 11:20:09 | 作者:林英 | 点击: | 手机版
奶奶来过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35641.html

  奶奶来过

  7月21日凌晨,4点30分左右,我给二宝换了纸尿裤以后,一时走了困,便看了一下新闻,5点20分左右,重新入眠。

  5点20分到6点半之间,就短短的一个小时多一点时间,我居然做了一个梦,梦醒了,还清晰无比地记着梦中的情景。我梦到了奶奶,她笑眯眯地看着二宝,对我说,这小家伙跟某某很像。我答了一句,他和他哥哥长得很像。奶奶开心地点点头,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花。

  奶奶已经去世七年多了,她和外婆同年,若在世,九十高龄了。奶奶走后,我极少梦到她,却在这么一个普通的清晨,她悄然入我梦中。

  奶奶这一生,挺苦的。她幼年失去父母,全赖娘家兄长拉扯长大,成家后,养育了五子一女(没算上夭折的一子一女),还要照拂两个未成年小叔子的生活起居。爷爷不到六十岁就去世了,那时候最小的叔叔和姑姑还没有成年,而爷爷的父亲,我的太公还在世,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奶奶的肩膀上。

  等所有的子女都成家立业了,奶奶的重心转到了带孙子孙女上,因为好几个堂弟妹年龄相仿,她经常背上一个,怀中一个,被人戏称“送子娘娘”。奶奶这一辈子带大了子女,又带大了孙辈,加在一起有十几个,而我在父母的相助下照顾两个孩子,还经常叫苦不迭!

  等最小的堂妹也长大了,念小学了,一直身体很硬朗的奶奶,病倒了。奶奶经历了两次大手术,仍然有很强的求生欲望,我一直都相信奶奶能挺过来的。2014年的春节,奶奶在ICU度过的,我们在窗口外面看了她一眼,苍白凌乱的头发,瘦削的脸,枯瘦的手……后来,她转入普通病房,我经常去看她,开始的时候还能跟我们好好说几句,后来去看她的时候,她拉着我的手,眼中含泪,一个劲跟我说,疼啊,好疼啊……那天是3月25日,我的生日,我心如刀割,一个人在走廊的尽头发呆。

  4月3日晚饭时分,奶奶走了。我匆匆赶到医院,摸了一下奶奶垂在被单外的手指,还残留着些许温热,这双我无比熟悉,曾经抱过我,给我做过好吃的手……从此,我的人生中永远告别了奶奶。

  奶奶的灵堂摆在殡仪馆的松鹤厅,守夜的晚上,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只蝶,盘旋半天不去。三婶说,那应该就是爷爷,他过来接奶奶了。爷爷的过早离世,一直就是奶奶的一块心病,记得小时候的每年清明节,奶奶总会背人痛哭一场,后来虽然不哭了,总能看到她眼圈发红、情绪低落。爷爷和奶奶虽然是媒妁之言走在一起,但是打小就听别人说他们感情很好,奶奶的去世对我来说是一件很悲痛的事,但我只能以她和爷爷团聚了来给自己些许慰藉。

  奶奶这一生,很苦,但是也很幸福。她子孙满堂,儿女孝顺,小叔子们敬重,这些都曾经让村里的很多老年人羡慕不已,认为她很“享福”。我认为这一切的“享福”都来源于她自己,她勤劳能干,善良朴实,而且从来不会搬弄是非,是一个很“积口德”的老太太。

  奶奶可能一直很遗憾,没看到我的孩子。其实,这也是我一直耿耿于怀的事。

  作者:林英,80后,司法行政系统公务员,文学爱好者,工作之余参加过古诗词比赛,获过奖项。有调研文章、信息稿、散文等十余篇在网络媒体刊出。

Tags: 奶奶

  • 上一篇: 夜抵高雄
  • 下一篇:农村轶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