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起来的东北

2021-09-06 13:40:33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冻起来的东北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37365.html

  冻起来的东北

  文/吴琼

  有人说,我好像生错了地方,一个喜欢穿着旗袍读宋词的人,似乎不应该是东北人。我也承认,我的内心的确被江南的味道熏醉着。春天的时候,捧着“烟树重重芳信隔,帘外落花飞不得”的句子嗅着那份淡淡的伤感与绵软;夏天的时候,在“一江烟水照晴岚,两岸人家接画檐”的唯美中寻找那并不毒热的暖晴;秋天的时候,闭上眼睛脑海中便浮现出了“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的含蓄与温婉。可是,一入了冬,特别是到了天寒地冻的时候,这些便全不值得一提了,我脱下了江南的外衣,将骨子里最“东北”的一面显露无疑。冬天,只有在东北,才体会得完整而又透彻。

  时光向多年以前追溯,东北的冬天在我儿时的记忆当中最深刻的便是冰雕。冰雕是一种以冰为主要材料来雕刻的艺术形式,它对冰块的选材要求极高,不可有裂痕和气泡,以色泽透明、类似水晶的质感为最佳,制作摆放和布局要合理,要注意平衡和流水线方向。八零后的童年,娱乐方式很少,尤其是到了三九天的夜晚,零下二三十度,除了在烧得热乎乎的火炕上看黑白电视,外面能吸引我们的,便是广场空地上的冰雕被加入了颜料或挂上了彩灯,在冰的透明的衬托和夜的黑暗的笼罩下,那色彩愈发吸引孩子们的眼球。更幸福的是,有些冰雕会做成滑梯,那可真成了孩子们排着长队翘首以待也要去体验的一种奢侈。随着科技的发达,现在的冰雕已经并不仅仅在冬天才会有,材质也并不一定都是纯粹的冰了,高科技会在任何季节里制造出适于保存冰雕的温度,也会利用任何材质雕刻出像冰一样的视觉效果,我便觉得当年的那个味道已经很淡了。

  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很少有人能用得起冰箱,但在生活水平已提高到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冰箱的今天,东北的冬天同样不需要你用冰箱,外面的世界便是一个天然的冷库,而且,走进这个冷库,绝对比在家里打开冰箱更让你感兴趣。各式各样的冰淇淋就那么直接摆在街边,东北人有在冬天吃冰淇淋的习惯,很多人无法理解,这是因为东北的冬天外面太冷,屋子里面就会尽可能的供暖,室内外温差太大,刚从外面进来一股扑面的暖气有时会令人产生反胃呕吐的感觉,吃上一口冰淇淋,瞬间觉得清爽顺滑;老式的红山楂糖葫芦带领着新开发出的各种水果糖葫芦斜插在玻璃车里,绿色的猕猴桃、紫色的葡萄、黄色的芒果、白色的香蕉,各有各的味道,花花绿绿的点缀在被白雪覆盖了的的街道上;最神奇的是把梨、苹果、柿子在这种天然的气候下自然冻透,吃的时候先放在冷水里浸泡,过一会儿,这些坚硬无比、让你觉得根本不能再吃的冻果就变得软嫩多汁,那口感和味道将它们变成了另外一种物质,完全颠覆了你之前所吃到的样子。

  冷是外人对东北的冬天最直观的想象,但在这冷得让你动都懒得动一下的季节里,也有暖热的存在。那就是一家人围坐在桌边,桌上的火锅或是炖菜不断地冒着热气。如果你住的是平房,那么恭喜你,你这时候太幸运了,同样的食材与配料,用一口大铁锅和柴火炖出的东北菜,跟楼房里电磁炉或是煤气灶配着所谓的不粘锅炖出的味道,那是绝对不一样的。将传说中努尔哈赤的妻子发明的酸菜横切成条,加入肥瘦相间切成薄片的带皮五花肉,还有凝固成块的猪血,炖至汤水滚开,热气充盈着整个厨房;将收拾干净的一整条大鱼放入锅中保持它的完整性,加入切成方块的豆腐,还有或宽或细的粉条,炖至鱼的腥味完全消失,豆腐入口即化;将农家散养的土鸡切块,加入夏秋时节从山里采来晒干的野生蘑菇,还有软糯焦黄的土豆,对于这道菜,有经验的主妇们判断鸡肉是否炖熟,就是用一根筷子去扎,通过筷子能否将鸡肉捅破,以及捅破过程中的软硬程度,来掌握能否出锅,或者还需炖煮多长时间。这三道炖菜,是一定要远离那些味精、鸡粉之类的调味品,只去品尝它们的原汁原味,也是必定要在东北的冬天、映着外面的天寒地冻来吃才更有感觉!

  要想更为极致的感受东北的冬天,那就到远离喧嚣的大自然中去寻找那些野生物吧!广阔的湖面上结满了厚厚的坚冰,一个最有经验的领头人被称为鱼把头,带着一群忠实的“跟班”。他能够分辨得出在这肉眼根本无法看到的冰层下,凿开哪一块下网能够打捞上来丰厚的鱼群,这便是传说中的冬捕。在积雪没到膝盖甚至齐腰的山林里,除了掉光了叶子的大树和如刀割面的北风,还存在着让你意想不到的惊喜。野鸡跑着跑着就一头扎进了雪堆里,从不会想到身体还露在外面,你轻而易举地就能将它俘获;乌鸦就在枝头或是你的头顶鸣叫,似乎就在等着你来抓它;狍子肉和野猪肉也曾是东北人冬天的美味。尽管现在已经日渐很少能见到它们的踪迹,即便是见到了也会因生态保护而不再狩猎,但那段时光仍然是老一辈人永久的回忆。

  所以,冬天,即便是刻骨铭心的挨冻,我也宁愿在东北,拥有一个真真正正的冬天!

  姓名:吴琼

  简介:吴琼,女,1986年生于吉林省蛟河市,毕业于牡丹江大学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在校期间与学友创办文学社,并出版报纸《镜泊学魂》,自2003年起开始在《蛟河市作文报》上发表散文、诗歌,吉林市诗词学会会员,现就职于蛟河市漂河镇人民政府。

Tags: 东北

  • 上一篇: 珍惜余生,高相逢
  • 下一篇:哭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