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离情

2021-09-09 11:43:56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千古离情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37842.html

  千古离情

  文/吴琼

  中国的古典诗词中以写离情居多,越是离别得久了其辞藻越凄美,越是相隔得远了其格调越婉伤,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越是深厚,其诗句越是读来耐人寻味。中国的诗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心境越是悲凉灵感来得越快,所以优美的诗词常常是夜深人静时独自一人坐在灯下写出来的,而面对桃红柳绿、鸟语花香,感由心发诗词轻快活泼的却很少。汪国真曾说,美丽的心出自忧郁的心,先逢绝境,后出绝唱,造成这种绝境的往往十有八九都是离别。

  渭城朝雨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很小的时候便会背诵这首诗,这首王维的千古绝唱流传了几百年,那场雨不仅仅淋湿了渭城的土地,也淋湿了后代文人的心,多少人吟唱着“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心潮澎湃,久久难以平静。

  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诗人送友人远行,杨柳的青绿点染了离别的色彩。临行前诗人劝他再饮一杯离别的甘酿,从此后走出阳关便再难见到故人了。一杯酒如何能够浇灭两人此刻心头的离愁呢,是挽留、是不舍、是眷恋……

  在几百年之后的今天,没有人知道阳关究竟出了多少故事、有过什么样的历史,但那场雨却从那个时候起一直下到了现在。

  不见去年人

  “去年元月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染春衫袖。”对于这首《生查子》的作者众说纷纭,有人说是当年滁州城的醉翁欧阳修,有人说是宋代著名词人秦观,而更多的人则认为是朱淑真。据说朱淑真是位才女,却嫁作了一个商人妇,白居易曾在《琵琶行》中说“商人重利轻离别”,或者这首词恰是女词人自身的写照也未可知。

  在一个车水马龙、热闹非凡的元夕之夜,一对恋人相约月下柳边黄昏之后互诉衷肠,那该是一幅其乐融融的画面吧。而次年元夜花市依旧灯如昼,却不见了去年的人,只剩下一个孤独的身影把泪水浸满了春衫袖。谁都会说这是一种伤痛,却没有几人能够真正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伤痛。于是“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句子流传的最为广泛,也许这正是人们心中一个最美好的愿望,毕竟谁都不愿意遭受那“不见去年人,泪染春衫袖”的经历。

  沈园一曲《钗头凤》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一曲《钗头凤》,唱碎了多少才子佳人、痴男怨女的心。一代诗人陆游毕生为国尽忠,直到“僵卧孤村”时还“尚思为国戍轮台”,而在他的心中却一直隐藏着一份无可比拟的痛楚。是人少时曾与表妹唐婉相爱完婚,并同游沈园,留下了相依相偎的身影,但陆母并不喜欢这位侄女,于是两人被迫分手,后来陆游又娶王氏,唐婉也再嫁。一次重游沈园时两人别后再见,尽管“山盟虽在”,却已是物是人非、“锦书难托”了。

  诗人心生感慨,在墙壁上题下了这首脍炙人口的《钗头凤》,多情的唐婉看后,在含泪题下《答陆游<钗头凤>》后不久,终于因“世情薄,人情恶”而永远的离开了人世。也许没有先前的遭遇,没有这两首动情的词章,沈园便不会如此引人注目,陆游亦不会“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这位才女也不会香消玉殒了。所以后代的文人们认为,唐婉是陆游心中永远的痛。

  人世间最常见的痛苦莫过于离别,而最无法避免的痛苦亦是离别,因而文人墨客们笔下的诗词才愈加逼人泪下。难怪有人会说离愁别绪是永远的伤与痛,而那些诗词便是这伤与痛的永久印证。

Tags: 千古

  • 上一篇: 哭红
  • 下一篇:月宫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