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窗夜话

2021-10-14 10:25:03 | 作者:吴琼 | 点击: | 手机版
萤窗夜话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39000.html

  萤窗夜话

  文/吴琼

  亲爱的:

  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失眠又在习惯性的折磨着我,我起身披了那件浅米色的毛呢外套来到窗台旁,自从今年春天我穿着它去见你,你说好看,我便总是自觉不自觉地穿着,即便是你不在的时候,也总觉得你好像能看得到一样。就像仓央嘉措的诗里写的——“雪莲花开了/开在冰山之巅/我看不见/却能想起来/想起来也一样的美/看上去很美/不如想起来很美/你在的时候很美/哪比得上/你不在的时候也很美”。我不想仅仅是在你面前伪装成你喜欢的样子,正如雪莲花的盛开,你来了它会开,你不来它也会开,你来时它开得很美,你不来时它开得也是那么美,永远都在为你的到来做着准备,永远不会因为你的突然到来而惊慌失措、猝不及防。你看不见的时候,我依然是你心目中的那个我。

  这个时候,我这里早已是一片白雪皑皑、天寒地冻,你那里一定很少见这样的情景,该冬眠的已经冬眠,不冬眠的这个时间也睡得正香,住在乡村单位的宿舍,冬的味道会比市里散发得更加浓厚。窗外的夜啊,被放眼望去那白茫茫的雪地映得通亮,亮得让挂在树梢上的那枚月牙儿几乎没有了存在感。今年的冬天,雪似乎格外的厚,悠闲地覆在周围,不带一丝褶皱,不着一点尘埃,让我看了都不忍心去踩踏这平整的画面,唯有门前那一条被扫出的小路一直曲折的延伸向远方。四面都是静悄悄的,只能听到北风穿过远处的山、掠过近前的屋顶呼啸而来的声音,让我窗前那棵老树上盖着的积雪噗噗簌簌地落了下来,在这简陋朴素的乡间寒夜里,看上去比都市那些盛大节庆漫天绽放的烟花还要美!

  不知道当年的白乐天看到的是一幅怎样的景致,让他写出“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诗句来,虽然你不喜欢喝酒,可当此静夜寒宵,我却真的想烘一炉小火,炉火的红暖与窗外的白冷相映成趣,衬着这芸窗明雪,是否也能映出你在远方高岗上执勤的伟岸身影,映出你排兵布阵勤操苦练的威武雄姿,映出你加班工作整夜不眠的一脸疲倦,还有你再辛苦也不忘记望向我的方向那饱含思念的眼神。我这里没有火炉,我在窗前点了一盏桔黄色的小灯,你说过,你希望以后每一个深夜回家的时候,都能看到我在窗口为你留一盏灯,你就知道不管多晚我都在等你,那晕黄的灯光会让你忘掉一身疲惫,不顾一切的奔向我。其实你不能回家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是每一天不管多晚都在等你,每一天我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我是如何地希望那是你给我传来的消息,尽管我很清楚,这样的概率真的很小很小,但我仍抱有这样的希望。每一夜我都是握着电话睡着的,不管多晚,只要听到你的召唤,都会在第一时间醒来,以至于现在养成了习惯,每一夜都不能完整地睡到天亮,中途总会醒来几次,每一次醒来都要看看有没有错过你的讯息。因为我知道,你随时又有任务要出发,你随时都会失去通讯信号,每一次没等说上几句话,又随时都会消失,如果不能让你在第一时间找到我,我们又不知要等上多久了。没有经历过军恋的人大概无法想像,最长的时间一个星期发过一次信息,一个月零十二天通过一次电话,时长是二十二分四十五秒,四个月零二十二天至今仍未见面,没有人知道,我是如何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样一份爱恋,你又是如何在一副军人满满的刚毅之下拿出你仅有的温存与柔情疼惜着我!窗口亮起了灯,外面的雪景就看不清了,只有玻璃上映着我的面容,我一个人的面容,这情境让我忍不住猜想,李商隐在巴蜀之地历经秋窗夜雨之时的心境,一定与我在冰天雪地的北国独处这乡间寒夜时是一样的,一样的“君问归期未有期”,一样的期盼共话西窗。

  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在给你写这封信之前,我刚刚看了一部很老的电影《牧马人》,看到故事中的男女主人公结婚时的情景,与我此刻眼前所见像极了,七八十年代的乡村,也是这样一个寒冬的雪夜,窗上只贴了剪纸窗花,窗前桌上只燃了两根蜡烛,简陋得不能再简陋,可他们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的笑却是发自内心的。我也好希望我们能结一场这样的婚,没有婚礼,没有婚纱,没有鲜花,没有钻戒,为了尊重你职业的保密性,甚至没有拍一张结婚照,可我这一生都被你嵌在了心尖上。你常对我说“等我一会儿”,可是我知道,这个“一会儿”就不知道是什时候了,不管是每一次去看你,还是每一个深夜和你通话,我都会等上很久,你几乎每一次都会迟到,但从不失约。每当你站到我面前或是你的声音响起在我耳边的那一刻,我都会觉得,所有的等待都是值得的。

  我这里天快亮了,由于时差的关系,你那里天亮得会晚一些。也不知道你的军衣夜里有没有烘暖,代替我去为你抵御严冬里清晨的寒凉,不知道你今天的早饭是在连队的食堂,还是在外训驻地,真希望会做了你喜欢吃的那种色泽金黄、外酥里嫩的椒盐油饼。我更希望的是,下一秒钟我的电话会突然响起,那是你问我,今天我能不能去看你。尽管我知道,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为了不耽误彼此的工作,我选择的路线只能是夜间出行,途中换乘五次列车,然后很有可能由于突然间的临时决定,我订不到座位,又要一路站上十几个小时。

  永远爱你的

  雪夜·萤窗·未眠

Tags: 萤窗夜话

  • 上一篇: 快乐就是斗地主
  • 下一篇:很抱歉没有了
  • 相关文章关注公众号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