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2-29 11:25:19 | 作者:嘎旦 | 点击: | 手机版
暮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43935.html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言语去形容此刻我看到的景象。站在一望无际的稻穗旁边,看着瞬息万变的天空,白日里如火一般的太阳此刻也不那么刺眼,收起了耀眼的光芒,向东半大地展现自己最后的余晖,云朵也被染上了大片大片的红,稻田的绿和天上的红填充满了我的整个视野,我像孩童一般就这么痴痴地望着,不愿错过任何的光影变幻。

  耳边是此起彼伏的蝉鸣,给这宁静的傍晚增添了些许热闹,我瞧见那火球又往下走了一些,从这里看去已经不及山头那电线杆子高了,天色也不比方才的亮。一整天都在抱怨着太阳带来的火辣和炙热,这时才感受着太阳给予的短暂的温和。

  如同流油的咸蛋黄般的太阳就这么逐渐逃离了我的视线,往那西大陆去了。看到有这么一句话:“日落的惊艳之处,在于它在坠入黑暗之前,仍把残存的光辉,留给这人间罢。”像那些数也数不清的平凡而又伟大的人们,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社会,直到生命最后一秒。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每一个人都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光芒或大或小,有的能够照亮他人,有的能够照亮自己就足矣。若是在短暂的一生中,对这个社会有所贡献的话,那么在生命结束之时,也算是将自己仅有的光芒留在这个世间吧。

  天并没有马上暗下,除了太阳消失不见以外天空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还是那样亮。燕归巢、禽回笼。远离了车水马龙,远离了灯红酒绿,剩下的便是属于自己的宁静,在这田园间生活只需要遵守着最原始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便足够。天空冒出了几颗星星,在未完全消失的白昼中并不起眼,毕竟,夜才是它们的归属。

  屋子里亮起了灯,白炽灯光打在桌子上的佳肴,风扇呜呜地转着,将饭菜的香气带去未知的远方。门外已是黑漆漆一片,房门伴随着碗筷碰撞的声音缓缓关上,等待着新的阳光冲破这黑夜。

  

Tags:

  • 上一篇: 剃头匠
  • 下一篇:涟水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