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说喝茶

2019-11-04 14:51:11 | 作者:刘成友 | 点击: | 手机版
也说喝茶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5163.html

  茶,真是一种很神奇的东西。

  这种看似普通的树叶,经一系列为人知和不为人知的工序加工而变成或银针或细丝或颗粒或圆饼或方砖等形状,并被名之谓或绿或红或白或黑以及诸如龙井、普洱、铁观音、大红袍等等让寻常百姓莫名其妙的名称,再经或纸袋或陶罐或其他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精美得不能再精美的容器包装,然后在或平常或高贵的茶具里用沸水(也不一定,据高级茶客说不同的茶叶用水温度各不相同,甚至是先放茶叶还是先冲水都大有讲究)一冲泡,其贵贱美丑一下子就泾渭分明,变得既普通又神秘。

  说它普通,是因为在中国无论男女老少高低贵贱之人,大都喜欢喝茶,茶叶更是家家必备,成为开门七件事之一。记得小时候在老家,每家人堂屋的桌子上,都随时备有茶水,有的是一个大大的瓦罐,有的是搪瓷缸子,也有用洋瓷盆的,旁边放着一个小土碗或者小茶杯,既供自家人口渴时饮用,过路人口渴了也可随便进来痛饮一气,然后用衣袖抹抹嘴说一声“多谢”。此时,茶的功能和作用似乎十分单一,那就是止渴。就好象米、面、玉米、蔬菜等食物一样,只是用于填饱肚皮和提供维持生命所必需的营养。贫寒之家买不起茶叶,有些树叶也可作为替代,只要能改变水的颜色又有苦涩之味即可。

  父亲是一个嗜茶如命之人,无论走到那里都要带上茶水。在他的茶杯里,茶叶和水的比例几乎各占一半,茶水颜色红黑红黑的,味道又苦又涩。晚上睡觉之前也要泡上一大杯,第二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咕咚咕咚地将其一气喝尽。他哪知道喝隔夜茶是多么危险,而他居然活了83岁,和伟大的毛主席一样高寿。有次回家,特意给他捎了一盒西湖龙井,见了那精美的包装之后,父亲大喜过望,立即冲泡了一杯。那知只喝了一口,就惋惜地说这那是茶,一点味道都没有,可惜了这么好的盒子!

  在老家,如果哪家主妇的饭菜做得好,别人就会说某某家的茶饭做得好。普通人家描述自己的生活状况或者在招待客人时常常说的也是“粗茶淡饭”,就好象广东一带将吃早餐称为吃早茶,将点心称之为茶点一样。为何把饭菜称为茶饭,而茶字总居于前,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

  说它神迷吧,好象还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单就对茶的认识而言,不同的人都会得出不出的结论,普通百姓认为喝茶就是止渴,医生或者营养学家却知道不同的茶富含的微量元素各不相同,喝茶主要是养生保健和预防治疗各种疾病。而在某些场或者对某些人而言,喝茶又只是一种象征性礼节,犹如国宴上的饭菜,并没有多少人真吃。文人雅士们则在缕缕茶香中获得灵感,悟出诸多的人生哲理,得到来自太上老君、佛祖和上帝等各路神祉的性灵启示。因此,茶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场合,其功能各不相同;不同的人在不同的季节、不同的时段和不同的地点也应该喝不同的茶;不同的茶要用不同温度的水、不同的茶具甚至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去采摘和冲泡(高雅的说法叫沏茶而不是泡茶)。比如有些茶就需要沐浴后的美少女在薄雾迷蒙的清晨用嘴唇一芽一芽的采摘,再由更加漂亮的丽人身着古典服饰在清静雅致的精舍或富丽堂皇的茶楼里,手执精美的茶具用舞蹈般的姿势来沏制。那姿势,不但优雅流畅,更有着宗教仪式般的庄严。

  也许正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吧,于是有了茶文化。中国的茶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包罗万象,而且具有无穷的创新活力。随着茶文化的不断创新,其功效越来越多越来越神奇,包装越来越精美,精美包装里面的茶叶份量越来越轻,价格越来越昂贵。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个“买椟还珠”的成语故事,而且这个故事在我老婆身上还真得到了重演。她不太爱喝茶,对茶的好坏贵贱毫无兴趣,而对一些茶叶的包装盒却爱不释手。

  由于茶文化过于博大精深,资质鲁钝的我别说研究甚至不敢偷窥,只能从一些散见于报刊杂志的文章和资深茶客的口口相传中拾得一点零碎。据一些精通此道的朋友讲,其精髓好象大抵是含蓄内敛、冲淡平和,无为自适、乐天知命等等道家的思想占了主流,同时又吸收了儒家思想和佛教文化中一些成份,从而既非儒非道非佛,自成一家,又兼收并蓄,有容乃大。比如以茶养生,当属道家思想;以茶参禅,肯定是佛家文化;而以茶敬人,则是儒家理念。为进一步说明这个理论,一位颇通茶道的朋友举例说,你看现在稍有档次和品位的茶楼,不都高高悬挂着名人题写的“茶道”、“茶禅“这类书法作品么?中国人待客不是必先奉茶么?还有中国人娶儿媳时不是也有一个新媳妇向公公、婆婆敬茶的仪式?这不也是儒家文化的上慈下孝?

  对这些关于茶文化精髓的阐释,我都深以为然,但同时也有些疑惑。比如日益豪华的茶楼、喧宾夺主的包装、不断攀升的价格还有那些令人神移目眩的茶艺,哪方面符合佛、道、儒的思想和主张呢?而那些经常进入“有文化有品位”的茶楼者,有几个又是真正在喝茶或者品茶呢?清时官场“端茶送客”,含蓄尚礼似乎无可挑剔,但是不是也透出一股冷漠和霸道?而这些似乎与所谓的茶道相去甚远了。我始终怀疑,无论是在雅致幽静的精舍还是富丽堂皇的茶楼,面对如花似玉的茶艺姑娘,有几人真正能够静心摄神,参悟出多少含蓄蕴籍的人生哲理,顿悟出玄奥的三乘精义。我也曾出入过几次高档茶楼,观赏过几个精彩的茶艺表演,但说实话,在整个过程中我真正注意的只是坐在对面的那位美眉,不仅注意到了她如笋的纤纤玉手,藕节般白晰温润的胳膊,甚至还注意到了她那极具民族特色的服饰上领口和袖口的花边,但对茶水的滋味则如猪八戒吃人参果,至于她介绍的所谓茶文化,则一句也没听明白。有时又常听到一些失权失势或退居二线者发出“人走茶凉”、“现在喝茶了”的牢骚和感叹,更让我对茶文化感到更加迷惑。

  有时我想,茶或者茶文化,其实就象女人。既有布衣釵裙的山野村姑,也有锦衣玉食的名媛贵妇,既有秀外慧中名重一时的才女佳人,也有红颜薄命的怨妇和沦落风尘的青楼女子。而所有女人之中,大概占主体的也只能用“平常女人”四字来概括。假如这些姿色各异,境遇不同的女子各安其分,各守其位,这“女人”二字也就平常。但如果非要对其中的某类加以特别推崇,甚至冠以“文化”的大帽子贴上花里胡哨的标签,赋予种种不同凡响的意义,估计问题就会变得比较麻烦,而这种麻烦最直接的表现,可能就是让真正喜欢喝茶的人喝不起了。

  其实,茶,就是一种饮料而已。过于强调和渲染人为的所谓文化,恐怕最后剩下的便只有“文化”而没有茶味了。

  于是,便理解了所谓的茶文化为什么只在那些有钱有闲的人们形成的小圈子内神出鬼没,而广大的喝茶人却并不知晓,为什么那么多关于茶的歌曲,能够成为经典广为传唱的只有一首《前门情思大碗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