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封锁的春天

2020-02-24 14:56:53 | 作者:周佐璞 | 点击: | 手机版
被封锁的春天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6668.html

  二月又到了,几场东风,大地开始脱去素衣。

  遥想江南的样子,几江春水,几簇柳烟,几番细雨。然后,尉蓝的天空,金黄的油菜花。如此莺歌燕语唱响了春天的诗,吱吱呀呀的小船寻迹熟识的旧路……

  而北国的早春,虽然也吹着习习的微风,却是冷冷的。太阳从地平线升起,并没有激荡起温暖的热闹。西望北山巅的积雪,宛如逡巡的行人,徘徊着,找不到归去的路。

  我曾经常散步的那带林地上,依然满目的萧条,有点儿凄凉。几只脏兮兮的小狗,鼻息嗅着地面,似乎在寻访着什么。但并不是一切都如此低婉,几树野杏的枝梢,却鼓起芽苞,宣示着这季节的讯息。

  春风轻轻地呼喊,半垣土城墙上,震动出一阵回声,与我目中泛出的波光相迎,撞击出异样的寂寥。我,无法自抑了,不由泫然泪下。

  呆对这个二月,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整个世界沉默了。远处高耸的烟囱,无力地吐着白烟,似在欷歔,似在埋怨,似在哀伤,一缕缕的,飘渺着,散漫在天空。这不会是人类命运的预示吧?

  是谁要封锁这个春天?山川,大地,人畜,相对无言。沉默的城市,好像到了死的前夜。

  不应也不能如此啊!你没看那遍地吐青的细草,它们踏着残雪流淌的血迹,三五成群地,挥着手臂,向茫茫的死寂展示着战胜者的示威。

  看啊,那几阵断断续续爬行的虫子,那几只慢慢展翅的蛾蝶,不正向着未来花儿绽放的方向前行,这不正是徐徐拉开的春天的序幕吗?

  大地忽然广大了,严冬的丧衣,如蛇之残皮,慢慢地褪去。

Tags: 春天

  • 上一篇: 你在,就是幸福
  • 下一篇: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