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诀别

2020-03-22 10:34:50 | 作者:心随缘 | 点击: | 手机版
最后的诀别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9101.html

  一天一夜都是哥哥、弟弟和妹妹在照顾母亲,我回家休整一下。通过电话微信及时关注医院里母亲的情况。中午就听说疼痛难受,止疼针间隔时间才3小时又打了一针。母亲目光呆滞,开始迷糊起来了。接下来的时间也休息不好,时刻惦记着医院里的母亲。一晚上也没睡着,天一亮就赶紧往医院里赶。一进病房,大哥就告诉我,母亲的情况不太好,昨晚又抽血化验,进行了胃管推油,还输了抗生素和三瓶补糖液,插了导尿管,但一夜无尿。听完大哥急切的叙说,赶快跑到病床前,拉着母亲的手,感觉冰凉冰凉的,再摸额头也很冰凉。母亲大张着嘴,喘着粗气。低头贴近耳朵,问母亲疼不疼,没反映,问母亲吃点东西,母亲点点头。在弟弟帮助下搀扶起母亲,端过已经准备好的小米粥清汤,用小汤勺舀了一小勺小米粥汤,尝尝不烫了,喂到了母亲的嘴里,喝了,又喂了一口,喝下了,再喂就不张嘴了。放下碗,擦净嘴巴,准备让母亲再睡一会。突然一阵疼痛袭来,母亲疼得大声呻吟,急忙伸手帮母亲轻揉肚子,看样子疼得不轻,才打过止疼针不久呀。赶紧用开水热敷肚子,毛巾放到肚子上,疼痛好像一下子缓解了许多,母亲的眉头开始舒展,慢慢地睡了。

最后的诀别

  只是很短暂的舒适,又开始疼了,医生来又做了检查,让护士上了心率检测仪,但不知道是机器的问题还是护士的水平,心率检测仪一直在报警,无法检测到心率。护士换了几个,谁也没有调试好。说是母亲的身体太瘦,血压太低,手脚冰凉,机器检测不到。就这样折腾了半天还是不行,医生又弄了半天也不行。医生让护士又加上了振动器,加输了增压药,想多管其下提升效果。但经过几个小时的折腾和等待还是枉然。医生也着急了,向我们下了最后的病危通知,我们通过商议,决定还是把母亲接回家等待吧!

  希望母亲能够在有生之年能回到她生活了几十年的家里。大哥赶紧联系了车辆,我们拔掉所有的管子,把母亲抬上了平板车,告诉母亲要回家了,母亲使劲点头,迷迷糊糊中还催促我们快点。上了救护车,我和小妹一步一刻不离地守在母亲身边。几分钟的路程,把母亲接回了家。2月2日中午3点钟妈妈回到了离开一个多月的家。躺回到自己的床上,妈妈的状态好了许多。情况危机,气氛紧张,全家人分工开始忙碌,守护的守护,准备的准备,用这种方法陪同母亲走完生命的历程。

最后的诀别

  2月3日凌晨4点多,刚刚入睡又被母亲疼痛难受的呻吟声惊醒。妈妈疼得基本失去知觉的双腿都在颤动,赶紧倒了热水进行全身热敷,热毛巾敷到肚子上明显感觉到母亲有舒服感。因为疼痛母亲全身几乎湿透,尤其额头和胳膊上全是汗水,擦一把揪心的难受。快速把医院开的紧急止疼药片研碎,用小勺勺上开水喂给妈妈,可能因为太苦了,当药送到嘴里的时候,母亲紧缩眉头,又喂了几勺开水,母亲把药咽下去了,慢慢地疼痛有所缓解,母亲喘着粗气,眼睛半睁,呆若木鸡,嘴巴始终半张着。不知道母亲还有什么要说的话,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事儿……

  我们兄妹几个,还有父亲和孩子们轮流看护着母亲,谁也不愿意在最后的时刻错过和母亲在一起的机会。眼看着母亲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了,但病魔还是无情地折磨着母亲瘦弱的躯体,病痛不断加重,呻吟声越来越重。把第二片救急止疼药灌给了母亲,又加贴了止疼药贴,同时不停地给母亲轻揉腹部,多管齐下,最大限度地减轻疼痛。肿瘤也在作最后的疯狂挣扎,母亲的肚子越来越涨,又从医院开了开塞露,挤进体内帮助排气。口腔里也是痰多阻气,又用棉签进行清理,尽量减轻母亲的病痛。

  守护着母亲,陪伴着母亲,母亲被病魔无情地折磨,手脚都发紫了,我和小妹再次用清水给母亲擦洗全身。边擦洗边给母亲承诺,让母亲放心,我们会照顾好老父亲的,同时也会过好各自的日子。洗干净换上准备的新内衣,又给母亲灌了些开水。明显感觉到母亲的喘气声越来越小,预感到母亲可能快不行了,快要停止心跳了,我们紧张,害怕,悲伤,揪心,难过,兄妹几个和老父亲守候在母亲的病床前,时间一分一秒地跳动,母亲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呼吸越来越轻,终于于13:11时停止了心跳,停止了呼吸,母亲累了,永远地睡着了。

最后的诀别

  泪水早已模糊双眼,哭声泣送母亲的魂灵。在悲伤难过中快速给母亲穿上了她已经准备好的“老衣”,一件一件,衣服,裤子,裤子和鞋,穿好了,母亲安祥地躺在床上,此刻间仿佛一切都解脱了,一切都释然了……

  公元2020年2月3日,农历正月初十,母亲被病魔缠身,被疼痛夺走了生命,74个春秋被定格。按照当地的风俗习惯,妈妈的遗体在家放了三天,因为疫情的原因,亲戚朋友来吊唁的不是太多,只有市里的一起亲朋好友和周围的几个邻居前来送母亲一程。我们姊妹几个和孙子们轮流守在母亲的棂堂里,按时给母亲的遗体上香烧纸。为母亲的遗体和棺木做了应有的程序处理,第4天凌晨4点多,我们做好出殡前的最后准备,举行了简单而浓重的盖棺仪式,与母亲的遗体进行了最后的告别后起程出殡。因为疫情特殊,一切从简。交通管制提前做好准备工作,还好一路比较顺畅,灵车缓缓驶向坟地。

最后的诀别

  迎着晨曦和朝阳,母亲下葬了……就这样阴阳相隔了,母亲踏上了天堂的路,带着对我们万般无奈的不舍走了,轻轻地走了……

  母亲安详在睡着了,永远地睡着了!

  母亲解脱了,我们的心沉重而释然,母亲走了,但走的只是躯体,她的音容笑貌永远留在我们心中,她的精神永远留在我们心中!

  母亲走了已经整整七七四十九天了,今天再次用这种方式来和母亲作最后的诀别,表达对母亲无尽的思念!

  怀念母亲!

  图文:许建忠

Tags: 诀别

  • 上一篇: 让我做你的耳朵
  • 下一篇:苍老的春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