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记忆

2020-03-23 23:01:10 | 作者:梦无畏 | 点击: | 手机版
夏日记忆https://www.sengzan.com/meiwenxinshang/9199.html

  那时候,老房的屋后全是高大的老树,从一立夏,那些蝉就躲在茂密的枝叶间开始鼓噪,不知疲倦地高歌,千军万马的大合唱一般高亢激昂,把夏日唱得无比绚烂。

  在盛夏的午后,这单调又富有激情的鸣叫,将大人们叫得困意朦胧,满身汗津的躺在炕上,休整劳作了一上午的疲乏。

  孩子们却毫无睡意,悄悄的带上粘知了的工具出门了。三五成群的孩子先是走进一片炙热的阳光里,拖着一小团影子,然后走进树林里,象是走进了一顶动荡着的绿色大伞里,阳光被挡在树叶外面,那一小团影子也不见了,一丝凉快就笼上了孩子们的身上。树林里到处都是蝉,它们躲在细密的绿叶之间,不遗余力地呐喊,只是一听到孩子们的脚步,那呐喊就立刻戛然而止,静悄悄地没了声息。总是要孩子们仰着脖子仔细地寻找好久,才会在某个枝杈上发现它们的踪迹,一行人都屏住呼吸,细细的竹竿挑着绿莹莹的纱网悄悄靠过去,还是被它发现了,一展翅膀飞走了,还洒下几滴尿在孩子脸上,于是一面沮丧地抱怨同伴的影响,一面继续寻找下一只趴在树上不动的蝉。终于捕到时,总是有一阵欢呼在树林里响起。太阳的火热稍稍退去时,大人们醒了,准备下地时,孩子们也拎着一纱网的收获回家了,那些困在纱网里的蝉挣扎着,挤挨着,发出一声声再不连贯的鸣叫,只一会,就被孩子们扯去了翅膀,扔在院子里,笨拙地扭着身子在地上扑腾,一群尖嘴巴的鸡呼拉拉围上来,只一会,便把这些蝉吃进了肚子。

  傍晚的时光是孩子们寻蝉幼虫的最好时机,树的根部一摸,地上有些松土的小洞里一挖,那些长着大钳子,穿着硬盔甲的爬虫就捉到了手上,天色暗上来时,就有人亮起了手电,树林里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的亮光还有叽叽喳喳的交谈,这些虫还没有翅膀,不用担心它们听到声音就迅速地飞走。循着大人的呼喊声赶回家的孩子将寻到的蝉虫一些抛给了鸡鸭食用,一些放在了屋里窗户的纱窗上,任它们用带钩的腿勾住窗纱爬啊爬。

  村里人的晚饭总是那么晚,月亮都升起老高了才吃完。大人们摇着蒲扇在胡同口聊天时,孩子们又成群的去了村边的大道,大道的两旁是枝干粗壮的白杨,挑着一身的细土站在黑黝的夜里。大道的中间,孩子们点起了火,棒秸噼里啪啦地燃起老高的火苗,映亮了杨树,映亮了孩子们的脸。孩子们的开始使劲地踹粗大的树,将那树踹得颤抖起来,栖息在树上蝉被抖得抱不住大树的枝叶了,张开翅膀飞下来,奔着火苗直冲过去,那么多,象满树的枣被竹竿打下来时那样的密集,奋不顾身地冲进火里的蝉们乱飞乱蹦,都忘记了鸣叫,大声欢叫的是孩子们,蹦跳着象是在开篝火晚会。

  玩闹了一天的孩子终于睡在浓重地夜里,有小小的风穿过窗纱游到土炕上,抚摸孩子们结实的皮肤。早上醒来时,就发现那些挂在纱窗上的爬虫变成了有翅膀的蝉,嫩白嫩白的翅膀正一点点变黑,留了一个硬邦邦的空壳紧紧地挂在纱窗上。还有一两个爬到窗纱顶端的塑料布里,一半身子脱了出来,一半还留在壳里。父母告诉孩子,那个因为没有喝到露水,就没有办法脱去硬壳,长出翅膀,死去了。

  每天都有孩子从早到晚寻蝉作为乐趣,可那树间的蝉却依旧响亮地唱着,清脆地唱满了孩子的童年。

  曾以为,没有了蝉趣的夏天,就不能再叫夏天。可是在这个不是故乡的小城里,我忽略了那些声音,迷迷糊糊地过了一个又一个夏天。

  哪一日,才能静下心来,象蝉一样,抱紧一根枝干,放声歌喝我自己的歌谣?

Tags: